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三章 凡人都不是好东西。
夜间

吾王直上

        

(往后皆为顾无畏视角)


        

我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棍子上,全身软绵绵,使不出功法来。


        

想到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内力,遇那群食人小妖时都舍不得耗费一心半点,还怂逼逼的用鬼模样吓人以逃脱,因贪图一件破衣裳,救了个凡人,现在却被这个凡人给绑了!


        

我就,很生气!


        

由于一时火气上冲,顾不得自己现在处于下风。


        

我冲着对面那个死男人便破口大骂:你个死狗子,给我下了什么药?!我的内力呢?!你——赔——给——我!


        

最后那句“你赔给我”我特意梗着脖子恨不得使出全身力气,大吼道。


        

可是吼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还真的是连扭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青砚好像对我很不屑,一直扎在一堆物件里,就在我对面,却对我刚刚的“宏伟大举”屁都不放一个!


        

冷静下来后,我才觉得有点糗,刚刚的鬼模样,自己可是自从承了王位,便未在人前显露过。


        

可幸亏,赵青砚不知道我是谁。


        

张眼后,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赵青砚还在捣鼓他的一些鬼东西。


        

“你还要做什么”这次我问的有气无力。


        

赵青砚破天荒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却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我在找,怎么解剖你这个色鬼,拿出内脏,又能完整剥出一张皮的方法。”


        

心漏了一拍,发现他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我倒吸一口气。


        

“不是,至于吗?我们刚刚的革命友谊尚未结束,我还救了你,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此刻我变脸很是顺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大方,完全没有了那拽的跟个二五八万模样。


        

废话,现在小命在别人手中,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你个大傻 B,快给爷松绑”这样的话,还是在心里讲讲就好了。


        

赵青砚冷笑,“你辱我,拿命来抵,天经地义。至于你救我,与我何干?”


        

算你狠!合着救了你,我就是一厢情愿,我就是个傻大个。


        

不过话说回来,按往时,自己若被辱,定也会取其人,抽筋拔骨,扔进恶鬼池里受万鬼啃食。


        

可是……现在我却不想做这个其人好吗!


        

原本想拖延时间,趁机等这不知名药效过去,再逃离。原不想用自己的最后保底,可显然,这药效一时半会儿去不了,自己的小命还可能不保……


        

若不是那夜采了赵青砚的阳气,我此刻是断不会肯定他真的是凡人。


        

因为凡人的阳气对鬼才有如此大的滋补作用,这也是为何色鬼不喜去找同类采阳补阴,却偏偏喜欢冒着风险去招惹凡人的原因。


        

我是个披着色鬼皮的魔,他呢?到底是披着人皮的什么?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问道。


        

然而,赵青砚又成了一个哑巴,又屁都不放一个。


        

——分割线——


        

也真是衰,随便招惹一个凡人都能遇到这种大麻烦!


        

无论如何,此时逃跑是重中之重!


        

可挨千刀的,我没有时机。我能感觉到赵青砚不时不友善的目光。可能是计划着怎么把我肢解的更痛苦一些吧?


        

我脖子上挂着一个携能珠,存着我一些微薄的内力,足以让我施展瞬移,逃出木屋,最后空脚逃跑。


        

但使用携能珠需要一些时间,而我不能保证赵青砚看到后不会一把把它夺走,若是如此,我就真的是只能等死了。


        

就在苦于找不到时机之时,屋外来了一群戴面具的黑衣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死了,不会是死老货派来杀我的人吧?


        

未等我再多想,为首带骷髅面具的男人,大喊:赵青砚,你可让我好找啊!


        

哟,天无绝人之路啊,可以趁乱逃跑。


        

“我何时躲过?”


        

赵青砚冷笑,瞬间从屋里拿出一把大刀,明晃晃的朝骷髅男砍去!


        

“不自量力!”骷髅男大吼,提刀直面刀刃,反抵为击,直冲赵青砚的头往下砍。


        

赵青砚险险躲过,但没多久骷髅男另一刀又下来了……


        

赵青砚哪怕看起来多么“不普通”,而他,此时终究是个凡人。


        

而凡人的力量,如何都抵不了阴间的鬼怪奋力一击。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群鬼怪等着把他千刀万剐!


        

我窃喜,趁乱使用携能珠,但在使用瞬移瞬间,赵青砚竟跑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我——去——你——的——乌龟——王八——大头鬼,给本王放开!!!”


        

赵青砚眨眼,也有些惊讶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