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二十九章 还是不得
夜间

吾王直上

        

顾无畏是被一杯清水活活泼醒的。


        

睁开眼睛,她还处于宿醉脑壳痛的状态。


        

一只手在顾无畏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伸出来,扯着她的头发。


        

这只手来自眼前吹鼻子瞪圆脸的男人。


        

“你就是赵青砚的小甜甜?!”


        

顾无畏腹诽,你不是把我抓来了吗?是不是,还不知道?!


        

但是嘴上,她却说着;“不是,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赵青砚。这位兄台,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没错,她就是瞎了也知道自己现在是被绑架了 。在绑架自己的人面前老实交代身份才是有鬼。


        

男人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突然伸出头,好好的一张人脸,毫无声息的就变成了恶心至极的狐狸头,一下子在顾无畏的脸五分米处停下。


        

“我弟弟在哪!”


        

顾无畏被吓的胆都掉出来了,要不是双手被吊着,她绝对抬手就给这个不人不妖的怪物一巴掌 。


        

而此时,她只能大吼。


        

“啊啊啊啊啊,呸呸呸,什么鬼东西,吓死姑奶奶了!我怎么知道你弟弟在哪,我又不认识他!”


        

狐狸黑了脸,“没用的东西,赵青砚不是你的相好吗?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大王,和她废话这么多干嘛?现在人都被我们抓来了。这个凡人既然不知道小王的下落,那我们就拿她来威胁知道小王下落的人。”


        

一个穿着黑衣服,拿黑纱捂着头的男人沙哑着声音,为狐狸出谋划策。


        

“军师说的对!我现在就让小妖写一张威胁信拿箭射在那混蛋的门前!想要回他的相好,就得拿我弟弟换!”


        

被叫做军师的男人摆手,拦住了大王。


        

“大王,一封威胁信算什么,我们要搞就搞大点的。”


        

顾无畏听着话,紧张的咽口水。


        

这个军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老货!自己保不准要遭遇什么非人的对待。


        

果然,顾无畏听见军师直勾勾的盯着她,很恶劣的说;“砍掉她一根手指头,给赵青砚送去。如此,才能表现出大王对要回小王的决心 。”


        

顾无畏一听这话,直冒冷汗。


        

弟弟?什么鬼弟弟?!


        

她怎么知道,阿砚何时绑过什么狐的弟弟!


        

等等,狐狸?!


        

顾无畏大脑飞快的运转着。瞬间想到了赵青砚与她说的半人半狐。


        

那个拍了阿砚一掌,害得阿砚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的半倾便是眼前大王的弟弟?!


        

想清楚这前后恩怨,顾无畏一阵心悸。


        

“哈哈,军师真是会说笑。小女子并不是赵青砚的什么相好,我们不过是普通的兄妹关系,而且还是那种不带血缘的兄妹关系。你们既然认识赵青砚,那便一定知晓他为人冷面冷心的,哪会真正在乎什么人,更何况我这个他随便在路上捡到的妹妹。所以可想而知,大王、军师你们就是把小女子我四分五裂了,他赵青砚也不见得会把小王还回来是不是?”


        

“按你这么说,你就是一个毫无用处的,那本王把你擒回来岂不是白费力气!”


        

顾无畏点点头,“所以,你看,大王,你我无恩无怨的,我吊在这里除了浪费绳锁瞎占地方,别无好处。”


        

“不如,大王放了小女子?”


        

“哈哈哈。”大王忽然大笑出了声。


        

顾无畏以为得逞了,也哈哈陪笑着。


        

“人族就是狡猾。本王明明观察多时,这赵青砚背着你走了这么多久的路,你要是不重要才有的鬼!”


        

见此法行不通,顾无畏干脆不啃声,静观其变。


        

大王对军师说;“军师,这人族女子不知本王弟弟的下落,真要砍了她的手指来威胁赵青砚吗?”


        

军师冷冷的看着大王,“怎么,大王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怜香惜玉了?大王这么怜惜人族女子,可她的兄长未必怜惜大王的弟弟。左右不过一根手指头,给个警示作用罢了。”


        

大王一想到弟弟可能受到的折磨,愧疚自己对人族的仁慈。


        

“军师说的对!本王这便让小妖砍下她一根手指头,送还给那赵青砚。”


        

“等等!我知道你弟弟的下落!”顾无畏大吼。


        

情急之下,哪还管的了那么多,怎么也得让他们听自己辩驳一番。


        

军师与大王对视,被吩咐的小妖提刀停在半路看她。


        

顾无畏忙说;“大王不是说我在赵青砚心中很重要吗?确实!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赵青砚对我那是情根深种,往常我要是磕着碰着他都会心疼的要死。你现在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赵青砚一定会加倍还在大王的弟弟身上。所以!要想完好的救出大王的弟弟,大王不能真的伤我!”


        

大王扣扣耳朵,“你废话怎么这么多!不是说知道本王弟弟的下落吗?!扯那么远干嘛!”


        

倒是军师问顾无畏,“伤你还不能真伤?那如何让赵青砚知道你就在我们手里?”


        

“信—物—!信物啊!只要你把我随身携带的信物交给赵青砚,他不就知道我在大王手里了吗?”


        

军师与大王对视一眼,军师问;“那你有什么信物?”


        

顾无畏见有戏,忙说;“我腰间戴有一玉佩,那是我随身携带之物,他一定记得。”


        

军师低头果然看见顾无畏腰间别着一块玉,通体雪白,材质绝伦,外型似一朵凤尾花。


        

军师掩在黑衣下的手一紧,他眼底是无尽的惊讶与欢喜。


        

不自觉的,军师看着顾无畏的眼睛里带着几分贪婪。


        

不过这些,大王和顾无畏都没有意识到。


        

大王说, “玉佩也有相同的,怎么都不如一根手指来的直接!”


        

顾无畏气的眼都红了。


        

“我的玉佩这么独一无二,怎么可能是那种烂大街的货色!而且那千千万万人都有手,就算你们把我的手给砍了,赵青砚又怎么知道这是我的手指?!我亲笔给他写一封信吧!再加上那块玉佩!!!”


        

军师:大王,臣也觉得此举妥当。如果我们贸然伤害了我们手中的筹码,怕那赵青砚会恼羞成怒,到头来还是小王要受苦。


        

大王恼怒挥手,来人,便按军师说的做!


        

赵青砚木屋中。


        

张三旬正准备出门买东西。


        

一把铁箭硬生生的扎在大木门上。张三旬闻声前来,打开大门,只见一个精致的小黑箱静静的躺在地上。


        

那铁剪与木门之间,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半倾换芙蓉。


        

张三旬奇怪的转头,恰好看到一个黑影闪过。


        

“什么人?!”


        

听到声音赵青砚也赶了来,赵青砚一把扯下铁箭,挥手便将箭冲黑影扎去。


        

扑通,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阿年趁机提刀靠近黑影,几下便将黑影擒住。


        

一把拉下黑影脸上的黑布,一张半狐半人的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又是这样的怪物!”张三旬惊呼。


        

上次是半狐半人,这次还是半狐半人,他们一定脱不了干系!


        

“二主子,那日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狐人就是这小子!”阿年冲赵青砚说。


        

赵青砚将地上的小黑箱捡起来,打开。只见几张信纸和一块玉佩,静静的躺在里面。


        

“这是芙蓉的玉佩。”


        

可是当赵青砚将玉佩从小黑箱中拿出来后,他又说;“这玉佩是假的。虽然形状大小相同,也带着红结,却没有我留的印记。”


        

赵青砚是一个霸道的人。他知道顾无畏宝贵这不知哪里蹦出来的玉佩,便以送她锦囊之名,偷换了绑玉佩的红结且在这红结里加了他独特的印记。目的是什么,昭然若揭。


        

张三旬拿过赵青砚手中的信,看了看。他说,可这是芙蓉的字迹无疑。应该是抓她的人让她写的。因为只有,今夜午时无华楼来救我,这几个字。


        

赵青砚也不再提玉佩的事情。


        

张三旬:师父,那我们真要等到午时再去吗?


        

赵青砚摇头,“立刻去。”


        

眼前的半人半狐名唤物水。


        

赵青砚一行人抓了物水,并让物水带路去往关押顾无畏的地方。


        

物水被阿年的利刃抵着脖子,他无他法只能引路。不过,他们老巢的士兵可多了,到时候谁亡还不知道呢!


        

去前,赵青砚让阿年回冥界将那半倾抓了过来。而那物水的脖子由张三旬来掐着。


        

虽然半倾捅了赵青砚一掌,可是他们拿了美人骨在先。虽然美人骨非他们所抢,但是由美人骨制成的花灯却因为他们而碎。


        

而冥界一向在四海八荒以和为贵,老冥主曾立下规定,不能随意杀生。如今赵青砚为积功德入的凡间,他手上更是见不得血光。


        

所以,半倾未死,而是被拘在冥界当苦力两年,以还赵青砚的一掌之仇。


        

若是以往,赵青砚是管不了这么多的。那些伤了他的人,早坟前长满半米荒草了,那半倾也不可能还好好活着。


        

不过此时,他非常感谢自己让兄长留下半倾的一条命。不然……


        

而如今,半倾在冥界当苦力还未满两年。


        

当阿年提着半倾来到顾无畏被擒的洞穴时,赵青砚一行人也刚到不久。


        

当然,阿年也带来了不少冥界杀修,一共十五个。


        

听到兵刃动静的大王带一众小妖赶到洞前,而顾无畏被抛在了洞里,依旧那么拿铁链绑着。


        

大王,半天,一见弟弟半倾便激动的喊;“弟弟,你可还好?!”


        

半倾这一年多在冥界给孟婆当差。


        

他每日每夜要挑水劈柴帮孟婆熬汤,冥界鬼差有意为难他,都让他自己一只狐工作,他累的半死,慢慢的就没了当初嚣张跋扈的模样。


        

如今再见兄长,委屈的眼泪就这么下来了。


        

“大哥!快将弟弟带走吧!那冥界可真不是狐待的地方。”


        

半天怒瞪赵青砚,“你居然对我弟弟滥用私刑!”


        

“废话少说,狐王,我要的人呢!”赵青砚失了耐心的一把掐住半倾的狐狸头。


        

“啊啊啊,大哥救我!”


        

半天眯着狐狸眼,咬牙切齿道;“来人,把那女子押上来”


        

“是!”


        

一个小妖匆匆忙忙的去往顾无畏所在的洞穴,可是,没过多久,一声惨叫便忽然响起,周身浓烟一片,蒙了赵青砚一行人的眼。


        

半倾强忍不适张嘴露出锋利的狐牙一口便向赵青砚掐他脖子的手咬去。


        

赵青砚本能闪躲,这让半倾得逞,趁机逃到半天一边。


        

来不及理半倾,赵青砚就冲进洞内,等到赵青砚赶到时,却又不见顾无畏的踪影。


        

倒是一行行的小妖没了声息的倒在地上。


        

赵青砚沉着一张脸,大王见状也很是吃惊。


        

“她明明刚刚就在这里!(大王扩大音量)快封锁洞口,将她拦住!”


        

“是!”


        

众小妖冲洞口疾去,阿年也带了几个杀修用瞬移前往。


        

可终究是晚了。半狐洞口是一片森林,哪里见什么人影。


        

一个细心的小妖小声道;“军师居然也不见了。”


        

半天一听,连忙说;“放肆!军师已追随本王多年,断不会带走赵芙蓉。再说,他有什么理由带走赵芙蓉!”


        

赵青砚冷哼,拔出离他最近鬼差的子剑一下子就抵到半天的脖子上。


        

半天身体比大脑还要转的快,他极速弯腰躲过一劫。


        

一时间,冥界的杀修们与这洞里的小妖剑拔弩张。


        

刚刚被冥界杀修打了却留下性命暗暗窃喜的小妖们不自觉发抖。


        

好像,自己难有这样的幸运了。


        

半天被刚刚脖子上的冷兵器吓出冷汗。


        

好险,若是刚刚自己慢一步,怕是被抹了脖子躺在地上了。


        

这冥界的二主子化作了凡人竟还使的出法术。不过,幸亏是强扭的术法,威力不大。


        

无论如何,半天心惊于赵青砚的能力,但想到冥界那成文的规定,冥界不能随意杀生。


        

再加上刚刚趁乱,弟弟逃到自己的身后,而他这狐狸洞里的狐狸可比赵青砚带来的冥界杀修多几倍呢!


        

这么想着,半天就又有了几分底气。


        

稳稳心绪,半天说,“本王知道你不敢杀我。至于那赵芙蓉去哪本王是不知道了,冥界二主请便吧。”


        

张三旬:“欺人太甚!明明说好一物换一物。现在我们把你弟弟带来了,芙蓉却在你们狐狸洞丢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半天笑了;“哈哈,你们也听说了,是那军师将顾无畏带走的,与本王何干?!”


        

张三旬;“那军师是你的人,我们怎么知道不是你授的意。”


        

半天;“放肆!污蔑本王可是大罪!”


        

赵青砚阴着脸,“大王可是忘了我冥界杀修的威名?!赵芙蓉即便是凡人,那也是我赵青砚的妹妹。那她便是冥界的子民!我冥界杀修为冥界子民而战,可不算有违冥规!你小小半狐族真要与我冥界为敌吗?”


        

没想到这赵青砚竟真将这赵芙蓉看的这样重。居然说出,与冥界为敌这样的话。


        

被赵青砚一提,半天掂量掂量,哈哈直笑。


        

“冥界二主子说的对,是本王一时糊涂了!众狐听令!从即日起,全面捉拿军师异珉!”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