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三十二章 躲避(二)
夜间

吾王直上

        

在人族最繁华的街道里,狐族最小的公主“朝”正隐身与高楼之间,和狐族的女护卫们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


        

“公主殿下,请和老奴回去吧。这人族最是阴险狡诈,殿下来这里恐遭小人陷害!”


        

在最前面追着“朝”的是一个俊俏却穿着老气横秋的姑娘。她一边紧紧跟着“朝”时刻防备她的公主殿下“摔着,碰着”,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朝”。


        

这样的戏码明显不是第一次在上演,“朝”玩的可谓驾轻就熟。


        

她灵巧的穿梭于各个高楼亭间,衣着明丽,灿烂的就像花间的小精灵。


        

朝满不再乎,”本公主这么冰雪聪明,那四界最弱小的人族能奈我何啊。枫姨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被叫做枫姨的女子不认同的皱眉,“朝公主莫不是忘记了?你前两个月可是和老奴说,人族景色宜人,好玩物件甚多,你想在这待满一个月再回去。前一个月公主又和老奴讲,一个月不够尽兴,要再待一个月。如今,朝公主已经来此地三个月了,还请公主殿下和老奴回西陆。不然,主公该担心了。”


        

一听枫姨拿“主公”来压自己,朝被修剪的漂亮的柳叶眉烦躁的皱着,她一下子失了”追逐“的兴致。


        

“父王来信要我回去了?”


        

趁着“朝”停顿的瞬间,枫姨给两个狐族女护卫使了脸色。没两下,”朝“便被女护卫一人抓一只手的揪下来。


        

稳稳落地后,“朝”就要挣脱身边两个狐女护卫的束缚。


        

枫姨沉默的看着朝。


        

朝撇撇红艳艳的小嘴,“好啦,本公主不挣脱就是了。但是,这两个丫头抓着不舒服,我要挽着枫姨。”


        

狐族本就天生好皮囊,此时小公主放下往日的调皮捣蛋,一脸乖巧的看着枫姨。


        

枫宠溺的摸摸”朝“的头”,”朝“公主是她一手带大的,她自是最疼爱这个狐族最小的公主殿下。


        

朝顺势挽着枫姨的手,而刚刚两个架着她的狐女护卫早在枫伸手摸朝的头前,便自觉的退在一旁了。


        

枫轻拍朝挽着自己的手,“那公主便随老奴回客栈收拾衣物吧。“


        

朝不置可否,笑的一脸灿烂,与枫姨一行狐去了隐身的术法,悠游自在的前往人族最大的客栈,月致楼。


        

过几日,便是人族情人眷属的节日,七夕节。


        

而“朝”来到东陆整整三个月,她还未过过人族的节日,所以要她现在回去,她可做不到。


        

一回到客栈,枫便接到狐王的来信。


        

”朝“歪着头,”枫姨,我父王信上说什么?还是要我早日回西陆吗?“


        

枫铺开卷着的信纸,看了一会儿,冲“朝”点点头,“是的”


        

“哼!我才不信,那一句让朝早日回西陆会让枫姨你看这么久吗?!”


        

朝一伸手就将枫手里的信抢过来,笑的一脸得意。


        

枫笑着摇头,她其实也没打算硬瞒着她,只是,这下,小公主又有借口再在这人族待上一段时间了......


        

“枫姨,父王怎么还让你接待一位贵客?还说这贵客知晓“汇灵盒”的下落,那汇灵盒是个什么宝物吗?”


        

枫信手结了一朵小火花接近那张信纸,不一会儿,信纸便被赤火燃烧的渣都不剩!


        

枫:汇灵盒是魔族的宝物,用虚无森林最古老树精的根骨所造,是养灵的胜宝。相传,太平纪元前一万年时,老魔主顾厉行在开天辟地以来,最大的一场冰灾中受了伤。那顾厉行本灵几近溃散,就是用的这个汇灵盒将本灵与本体分离,并将本灵置于此盒养了八百年。八百年后,顾厉行的本灵与本体重合,两者谐和度为百分之九十九。如此,他才可以免去死亡之灾。


        

朝:既然这汇灵盒如此厉害,那我们狐族一定势在必得啊,枫姨。


        

朝见枫没有说什么,她再接再厉。


        

“枫姨,拿下汇灵盒这么重要的事,阿朝也要参与进去,刚好借此机会让阿朝好好历练一番。“


        

枫想着狐王让自己在人族接应族人,一时半会儿也离不开身,让朝公主独身离去她也不放心。而主公也为在信中再提及让朝公主回西陆一事,想必,也是想让小公主历练一番。


        

心里这么想着,可枫还是在嘴上说;“那朝公主得保证时时刻刻让护卫跟着,切不可再像今日一般躲起来让我们一顿好找。可否做到?”


        

朝连忙点头,“好的好的,枫姨,阿朝保证一定不会像今日这般折腾你们了。只是这信上还说,这位贵客还带着昔日的女魔头顾无畏?那顾无畏不是病死了吗?”


        

“是的,如今的魔族是邹太平当权。若那顾无畏真未死,到是有趣。”


        

朝讽刺一笑,“早就听闻女魔头顾无畏妖艳绚丽颠倒众生,吹灰不费收下万千迷。本公主到是要看看,她是怎么个吹灰不费法!”


        

如今顾无畏已经恢复神智,她正坐在客栈的大厅里大快朵颐。


        

异珉给她施的神志不清的法不过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一到,顾无畏便清醒过来。


        

感觉到脸上的粘腻,顾无畏跑到客栈房间的梳妆镜前。


        

这一看还得了!


        

人间字号三房里响砌着顾无畏愤怒。


        

“军师!我的脸为什么会这样!”


        

异珉刚好估摸着时辰,从顾无畏所处房间的外间进来。


        

注明一下,他们住的房间分外间与内间。外间是异珉住,内间是顾无畏住。而内间要想出去,一定要通过外间。


        

“这是我给你吃的药丸变化的。”


        

顾无畏双手虚无的捧着布满瘤疮的脸,盯着眼前的梳妆镜,欲哭无泪。


        

“那多久才能好?这些个恶心的东西真的是从我脸上长出来的吗?你要隐藏身份也不能这样啊!”


        

异珉今年九百八十岁,而按人族的寿命来算,他不过弱冠之龄,那隐藏在银色面具下的,也同样是人族二十岁男子的脸。


        

他想着自己让如花面容的女子变成如今这幅模样,也是有点愧疚的。


        

“等入了西陆的地域,你的脸便能完好如初了。”


        

听到自己的脸还能好后,顾无畏便放心了,也不再嚎。但是,她心里还是有疙瘩。


        

“军师莫不是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了?!这便是你对我路途‘畅快’的定义吗?”


        

“那你要什么补偿。”


        

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顾无畏勾起嘴,连到着牵起斑驳满满的下巴。


        

要是顾无畏看到自己的神情,她一定会恶心的大吐。


        

异珉眼中却全无嫌弃之意。他自己的脸就不好看,为什么要嫌弃别人!


        

他这一生最厌恶的,就是以貌取人!!!


        

似乎想到什么不愉快的过往,异珉脸阴沉沉的。可因为他戴着面具,顾无畏可看不到他的表情。


        

顾无畏:请我去人族最繁荣的饭馆吃一顿!


        

稳住心神,异珉点头,二话不说,便将顾无畏带到了人族最繁荣的饭馆,月致堂。


        

在半狐族做军师几百年,异珉凭借一身谋略深受半狐王的宠爱。虽然半狐族不如全狐族(简称狐族)繁荣,又生存在东陆荒林,可到底近人族,半狐王也是不缺少人族的奇珍异宝的。


        

承蒙半狐王的赏赐,这些年他存下的金银财宝不少,全让他装在了储物袋里随身携带着。这才有了他在入关口时用一片金叶子换几件人族百姓旧衣裳的豪举。而见证了这一切的顾无畏,自然不会跟他客气。


        

再说,这可能真是她人生最后的时光了。


        

如果阿砚寻不得她,她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所以,趁有命,快及时行乐!


        

因为他们才刚入关口没多久,自然是还没到人族最繁荣的城市里待着。如果人族最繁荣的城市是一环,那么,顾无畏他们在第七环。也就是,他们还没碰皇城的边角呢。这才刚入人族较多的地带,最多,算近皇城的三线小城市。


        

所以,异珉军师带顾无畏来的,不过是人族最繁荣的饭馆的一个分店!


        

不过,到底是人族聚集的地域,又是此城最繁荣的饭店,人族百姓也还是不会少的。


        

因为怕她的脸吓到旁人,顾无畏乖乖的带上斗篷。


        

月致堂分店之一的小二将顾无畏他们领到了一间食厅。顾无畏一进这食厅,豪气的说了句,“把你们店里的好菜都给本姑娘端上来”后,便控制不住的将头顶的斗篷掀去。


        

“小二来了记得提醒我”顾无畏对异珉说。


        

做犯人做成了顾无畏这样的,也算是人才。


        

可显然顾无畏没有这样的自觉,她一想到这异珉有一天发现自己啥也不知道后将自己一命呼呼了,她就各种放开了。


        

至于异珉,他也是个不心疼钱的,也没觉的有什么。


        

等小二将她点的菜都上来后,顾无畏便开始放开了吃!


        

这怪不得她,你想想,一个正正经经的凡人,两天两夜里除了异珉随手塞的面包就没有吃到什么东西了。而且,在辟谷丹还能发挥作用时,她吃那块干粮饼是会感到撑的。这么讲下来,这两天里,顾无畏无论是在精神上,穿着上,还是饮食上,都非常不如意!


        

还真是命苦。顾无畏摇摇头,卖力的吃着手中的大鸡腿。


        

被什么“半狐半人”的半狐王绑架了,因为阿砚抓了他的弟弟半倾。


        

如今又被这不知道叫什么的军师给绑了,硬要说她是什么女魔王要她交出什么什么......对!汇灵盒。


        

感情,人生中迄今为止的两次绑架,阴差阳错,她自己就是一个苦逼炮灰!


        

越想越生气,怎么办?看着这一桌子的菜,顾无畏决定,吃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