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五十章 小树林吹风
夜间

吾王直上

        

掌勺的大娘见周弦的脸实在是红,她便忍不住对顾无畏说,“这位公子脸如此红,姑娘,大娘建议你去找大夫给他看看。”


        

“大娘,你看我的手都被他死抓着,他这像是过敏难受的样子吗?”


        

顾无畏用眼神示意大娘,自己的手正被周弦死拽着。


        

大娘看了顾无畏一眼,又看了周弦一眼,前者无奈而恼怒,后者沉默却固执。而且如今一看,这公子眼神也渐渐没了刚刚的恍惚,反倒是透着与他声音一般的清明。大娘突然一副我都懂的样子,笑眯了眼。


        

“小两口搞情趣也不要在人前搞嘛,什么事不能回屋说。”


        

“什么小两口啊?!大娘,我和这个人没关系!”顾无畏急忙辩解。


        

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娘只当她在害羞,开始笑呵呵。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还没年轻过嘞,大娘都懂!大晚上的,两位客官快点回去睡吧。”


        

语闭,这个刚刚帮顾无畏做桃花酥的厨子大娘,打着哈欠,从两人身边走过。


        

而全程,周弦就是死拽着她的手,屁都不放一个。


        

“还不放手?你到底要抓到什么时候!”顾无畏恼怒。


        

周弦顶着仍然红彤彤的脸,装作没看到她的恼怒,又笑得温文尔雅。可今日这个顶着两坨大腮红脸,配上这样一副笑容,怎么看怎么好笑。


        

顾无畏憋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和我去吹吹风,散热气。”


        

“你是过敏脸红,又没喝酒,要散什么热气?”


        

“走吧。”周弦牵着她的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就带她来到了这个饭馆的后院。


        

说来也是奇怪,这饭馆的后院树还挺多。


        

“那边有一个亭子,我们去坐会儿吧。”


        

顾无畏闻言一望正前方,还真有一个亭子,周围居然是一个人工湖。她抬头望了眼满天繁星,提议道;“坐什么亭子啊,你不是说要散散热气么?要我说,亭子上面的空气更新鲜,风也更大,一定能把你吹清醒了!”


        

“亭子上面?你是说要爬屋顶?”


        

“没错!”顾无畏挑眉看他。


        

周弦没犹豫多久就点头,顾无畏忙在他伸手来拦自己腰时,非常麻利的爬上屋顶。


        

周弦缩回伸到半空的手,一个提气,也稳稳当当的落到屋顶上。


        

首先,顾无畏仰着脖子望着孤零零的月牙,感到有些无趣。


        

“此处竟没有星星。”


        

“云层过厚,凡人肉眼,便见不得星星。”


        

“那你们这些做神仙的呢?难道个个都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吗?”


        

“没错。”周弦点头。


        

“那还真是不公平。都是天地生灵,为何人族天资就平平。”


        

“四海八荒,万物生灵,皆无绝对的公平。不过,人族中有灵根者,习修仙术便也可如此。”


        

“可是我也习修仙术了啊,为何我还不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顾无畏疑惑满满。


        

周弦温柔的看着她,眼底安慰意味满满,“莫急,你修炼不过两月,以后便慢慢会有了。”


        

顾无畏被周弦看的心底古怪,她忙转过头。


        

“……这样啊。”


        

人站在高处,往往少不了会俯瞰风景。顾无畏也不例外,她稳稳一屁股坐到瓦片上后,一手撑着下巴,歪着头,一阵瞎看。


        

可是漆黑夜里,唯见淅淅树影,她哪里还能再看出个什么。


        

咦,那边的小树居然在抖。她觉得有些意思,不自觉就说出口。


        

“那边的风真大,都把树刮的摇晃。”


        

周弦顺着她的眼神,瞬间就发现了这个树动的有些不正常,仔细一看,他的耳朵有些发红。


        

而凡人的视力有限,她发现不了什么。


        

“你怎么耳朵也红了?不是说吹风散热气吗?你这是越散越红吗?”


        

顾无畏歪头看周弦脸上愈演愈烈的不正常的红,随口便问。


        

“你记错了,我原来耳朵也红着。”


        

“是吗?”顾无畏有些意外,“为什么风还不了我们这边?按理说那边的树抖的频率这样规律,我们应该很快也感受到它了才对啊。”


        

她这样说着,就要爬下去看。


        

“等等!”周弦拉着她的手。


        

“不然你去那吹风?反正这屋顶也没啥风。”


        

周弦还是拉着她的手不放,“再等等,等下风就来了。”他耗灵力捏了个决,果然没一会儿风就来了。


        

“你看。”


        

这种引风决没啥杀伤力,纯粹是为了娱乐,若是平常,他哪里会这样闲的没事浪费灵力。


        

“还真是有。”顾无畏见风来了,它不狂不燥,也不是微风,反正刚刚好。


        

“既然我们这也来风了,那就继续坐这好了。你快些吹风,吹完我们好回去,我有点困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很应景的打了个哈欠。


        

吹风?


        

怎么怎么听,怎么怪……


        

周弦余光瞥见刚刚那棵摇晃的树身后猫着两个人。他们显然听到了顾无畏的声音。


        

虽然周围漆黑一片,周弦还是很快分辨出来,他们一男一女,衣衫不整。二者的方向正对顾无畏,要是出来,她一定见的到!


        

“无畏!”


        

顾无畏被周弦突然一喊,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她转过头来看他,问;“你这么快就吹好了?”


        

也是难为周弦这个有些迂腐的仙山弟子,他捂着自己的耳朵,有些为难道;“你背过身来,风会向我多一点。”


        

“你在说我脸大吗?”


        

顾无畏皱眉,阴沉沉的盯着他。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周弦显然没有想到顾无畏会问他这个。


        

他很认真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似乎被问住了,回答;“这是个主观问题,大小对每个人而言都不一样。能问一下你的标准是什么吗?”


        

树丛里的男女终于离开,他们经过瞬间,周弦看到他们的脸,表情有些古怪。


        

竟是,一人一蛇,人妖殊途。


        

顾无畏听到周弦这样另人匪夷所思的回答,有些恼怒。但本着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规则,她只能转头死盯着他西后方的楼房。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准确来说,是惊喜。


        

这小楼屋顶上,正停着一只大红色的小鸟儿。看来,她不用等林无来帮忙了,在东陆,她就要离开!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还得寻个周弦不在身边的时机。


        

周弦见顾无畏有些不高兴,他一时也有些笨拙,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她不高兴了。想着她刚刚和自己说,有些困……


        

“无畏,不如,我们回去吧。”


        

“终于要去睡觉了?走吧,下屋顶。”语毕,顾无畏又要自己下屋顶。


        

而周弦早有准备,一把牵住她的手,就揽着她一跃而下。


        

一落地,顾无畏就急急忙忙脱离他的怀抱。纠结了一会儿,她说;“下次不要这么亲密好吗?我……不习惯。”


        

周弦向来不是喜欢强迫别人的人,前几次的固执真的是很少见的。如今顾无畏就在他身边,那种担心受怕的感觉少到几乎没有。既然顾无畏都开口了,再加上他刚刚不知道如今惹她生气,总的来说他是很乐意顺她意的。


        

“那我们慢慢来。”


        

周弦又一次笑的如沐春风。眼底的爱意仿佛要把人溺死。


        

耸耸肩。忽然的,她有些相信,为何他们都爱说,她与周弦的往日种种了。


        

后来周弦问她,“你何时发现自己……喜欢赵青砚的?”


        

“血液沸腾,特别想亲近他,仿佛我生来便是为护他而存在。”


        

可是她除了敢在普通凡人面前为他砸拳头,还真没具体护过他。而赵青砚,在救下她之后,渐渐的,也忘了自己救她的初衷。


        

那晚与缩小的宋九天,也就是那只大红色小鸟儿打了一个照面后,顾无畏却迟迟等不到她来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