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五十二章 相处(二)
夜间

吾王直上

        

顾无畏拖着大红色襦裙出来时,卖衣服的小姐姐忙跑回去给她提裙摆。


        

“小姐,您穿这件襦裙真是倾国倾城呢。”


        

顾无畏抬眼看一下周弦,发现他表情幽深空远,像是要透过她看到什么人。


        

不,应该是魔。她知道周弦要从自己的身上寻找女魔头顾无畏的影子。


        

“大红色很适合你。”周弦笑着对她说。


        

顾无畏没理他,提着裙摆朝全身铜镜看了看自己的模样,满意的点头。因为赵青砚喜欢素色,所以作为兄长的他一直给她买素色的衣服。这是她第一次穿大红色衣裳,感觉还不错。带着我就是这条街最靓的崽的心理,顾无畏大佬般点头。


        

“小姐,再去试试这一套吧。”卖衣服的小姐姐喜笑颜开。


        

“去吧。”周弦对顾无畏说。


        

如此,一套,两套,三套……顾无畏差点没死在这间衣店里。


        

不是都说去布店挑布再选衣服花样,再让布娘做成成衣吗?咋的她与周弦顺便来一间衣店就有这么多现成的衣裳?


        

她很郁闷。后来,如此细想一番,她一下子就知道,这一定与周弦脱不了干系。而周弦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前世的顾无畏喜欢穿大红色襦裙。所以他才让她穿大红色衣裙,以此来寻回他的阿星……


        

可是,她不想成为谁的谁,她只想做她自己。


        

周弦痴痴的望着与自己并肩且身穿大红色襦裙的姑娘,他说;“无畏,你其实是魔族中人,而且你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昔日,我们也和今日这般于街道漫步。”


        

没有想到周弦会突然与自己说这些,顾无畏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具体因为什么她却说不上来。


        

张开嘴巴,她干巴巴的回答了一句,“我知道。”


        

周弦却没有在意她回答的是不是热情,他笑的很爽快,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我还记得你最是贪杯。小时候你总爱偷喝顾爷爷酒窖里的酒,还喜欢往我院里藏酒,害的师父以为我爱酒成瘾,不思进取还因此罚我扫青阶石。那一千级的青阶石都被我扫了百遍,你却还是不放过我。“


        

沉默,顾无畏静静听着,不知作何回应。


        

但周弦继续,“还有,我刚离开南极之陆时,你说你舍不得我。你说;如果自己能腾云驾雾日行八万里该多好,这样我们就还能天天见面。所以,为了见你,我拼了命的练瞬行术。终于,这四海八荒的生灵能在瞬行术上高过我的寥寥无几。虽然不能实现一日从北极之陆跨越大中内陆到达南极之陆,但是我们也终于能常相见。”


        

“而且你记得那套剑法对吗?上次在仙山紫枫殿你还舞了一段!”


        

顾无畏争辩,“我不会全部,我只看过一遍且记得那一段,而且还不是看你舞的。”


        

“仅仅一遍你就记下了不是吗?无畏,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的神识都没有把我忘记。此刻的失忆只是暂时的。”


        

男子眉目如星,眸眼伤情,仿佛她就是那个害他伤心的负心汉。


        

都说她吃软不吃硬!周弦如今这番模样,她实在不好意思再拿话堵他。可要让她说出什么违心的话,这也是不可能的。那能怎么办?又还能怎么办?唯有沉默了。


        

前面有一栋阁楼,装修朦胧雅致,此刻他们正经过它的后院。看到后门大开,顾无畏想都没想,就往里冲。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楼梯口,她继续上去。


        

阁楼的楼梯十八弯,顾无畏爬的满头大汗,而周弦在她身后紧跟着。显然,他不会让她逃走,而她也有自知之明自己逃不走。但她就是想暴走一下。


        

“无畏,这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快些离开吧。”


        

“要走你自己走,我想来这看看。”顾无畏忙转进拐弯口,冲入一扇门内。而她对门的房间,房门也半掩着。


        

而周弦,看到没合的门,因为顾无畏走的急,忘了关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周弦无奈的说。


        

没有人应他。周弦走进这间房,外间空荡荡的。他静下来自己一听,突然皱紧眉头,朝里间走去。


        

呜呜呜……有人在啜泣。


        

“有人吗?救救我……”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低的女音,可以与蚊子发出的声音比拟。以如今周弦与那女子的距离,普通人族无法听到的。初判断,她体力不支无法动弹。


        

顾无畏不在这间房里,周弦紧皱眉头,但没两秒,他最后还是选择前往发出微弱呼救声的地方。


        

仙山弟子,一切以义为先。


        

“啪!”一个巴掌声突兀响起,“臭婆娘,不是有钱吗?不是能让老子输的倾家荡产吗!这么现在这么没劲了?”


        

满脸胡须一身结实肥肉的大汉骑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身上。“哈哈哈”他笑的猥琐,“今儿个让你成了老子的女人!我看你以后还拿什么高姿态!”


        

女子眼底恨意与恐惧并驾,汹涌澎湃的要将自己眼前的大汉烧死。“奶奶的还看!”又一把掌给她呼过去,大汉匆匆脱下自己的衣服就趴到她身上,边扯衣服边乱摸乱啃一通。


        

周弦匆忙赶来,一飞掌就将这个趴在女子身上的大汉掀翻,而且目不斜视的从杂乱不堪的床下扯出床布,飞快给女主披上。


        

“哪个狗娘养的敢掀你爷爷!”大汉被周弦暴击,五脏六腑紊乱,火气却不小!他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吼!


        

对受害的女子,周弦一副谦谦君子,非礼勿视的模样。回头他却愤怒的踢了一脚被他掀翻在地的大汉,“还不快滚!”


        

大汉心底骂骂咧咧的,脸上却不敢透露分毫。因为,实在是,这周弦动手的力气太狠了!!!


        

这一掀一踢的,大汉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尴尬的哼哼,“大爷,您牛,您牛!俺服输,这就滚!只是,你看……你武功太盖世!小的……起不来。”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能不能拉俺一把……”


        

实在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周弦一弹指,那大汉就又被他轻松掀到一旁的椅子上。


        

周弦回过头来问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子,“不知这位姑娘家住何方?周某很乐意将姑娘安全送回家。”


        

“我……”那女子声音还是颤巍巍的,眼神有些迷离,几乎要半靠在他身上。这明显就是被人下药的姿态。而犯罪者,昭然若揭。


        

不留痕迹,周弦一个转手,便将女子顺势扶到床边坐好。“姑娘稍等,我定会帮你解了这药。”


        

女子感谢的看着周弦。


        

沉默回头,声音肃静不容拒绝,“解药呢?”周弦问正悄悄往门口爬的几乎赤身裸体只剩一条裤衩的大汉。


        

“哈哈”大汉假笑回头,随后看到周弦阴沉的脸。最后不敢耍滑头,咽咽口水,结巴的说,“在……在床下的黑裤口袋里。”


        

一抬手,大汉的破黑裤就被周弦抓到手上。周弦从裤口袋里掏出一瓶黑色的小瓶子。


        

“对!就是它!让她把里面的液体喝完就可以了。”


        

“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周弦冷冷的说。


        

“怎么会,怎么会。”大汉畏惧的大汗淋漓。伸手进顾无畏那得来的装小石子的锦囊,周弦拿出一枚石子就点了大汉的穴令他动弹不得。


        

给女子喂下解药后,见她眼睛渐渐清明起来,周弦才解了大汉的穴。


        

“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女子有些力气后,就忙大喊。


        

“辱本公主者,抽筋拔骨,要下万鬼窟受万鬼啃噬之刑,永世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