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五十四章 黑暗料理
夜间

吾王直上

        

“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跑了。”朝急的跺脚!


        

要不是因为那个大汉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汗药,竟能将她浑身毒麻,而且后劲如此之大。这让她即使得了解药,一时之间?,还不能恢复过来,也使不出多少法力。


        

刚刚强硬使出的弹指已经耗了她如今大半的微薄灵力,偏偏还被周弦阻了,没能砍在老鸨身上!气出不来,这让她如何不气!


        

不过,在场还能用灵力的人都没有理她。


        

“跑吧。”顾无畏牵着宋九天的手就要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你们居然无视我?!”?朝气急,伸手就要拽住顾无畏。不过,灵力亏损的朝此时不是她的对手,自然拽不住。


        

顾无畏勾嘴,学着朝当初对自己的语气说,“弱鸡。”


        

故事的最后,枫赶来将朝带走。而花楼老鸨神秘失踪,周弦与顾无畏、宋九天一起回客栈。


        

客栈里,在顾无畏意料之外,她见到了林无。然后,在周弦的吩咐下,林无代替他看住了她们。


        

女子眼神里讽刺意味明显,“你不是说会暗中配合我逃走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还没出人界就被他发现了,还真是和我想的一般不成器。”


        

林无听顾无畏的一番话,脸瞬间黑透,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他静了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情绪。


        

“你不用刻意激我,我林无说过会帮你逃走,就一定不会食言。”


        

“哼”故意瞥了一眼林无,顾无畏假意不屑一哼。拉着宋九天进门,一甩门,嘭的就把林无关在她们的门外。


        

虽然林无从幕后到了幕前让她始料未及,不过,帮手这种东西,有总好过无。况且,以前她便听江寻仙提过林无的种种“恶行”,她便不信,这堂堂仙山第二大弟子只有一点本事。


        

此刻激林无,不过是不想让他忘记两人的约定。


        

一扇门,隔开男女三人。


        

“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一个花楼。而且我们如此‘巧合’遇到了朝。”


        

顾无畏晃着二郎腿,咬一口苹果,自言自语,“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朝公主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


        

“对了,九天,你还没和我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们都发生了什么?”


        

“九天?”


        

顾无畏拍了一下自见周弦后便陷入沉默的宋九天的肩膀,问,“你怎么了吗?”


        

缓过神来,宋九天支支吾吾的问顾无畏,“姑姑,你知道你……与仙山首座的……关系吗?”


        

“还能是什么?不就是以前的旧相好吗。”顾无畏回答的无所谓。


        

宋九天一听她的话,表现出不自觉的焦虑。“不是的,姑姑如今不记得往事了,才能如此随意将旧相好三字说出口。若姑姑还有那些记忆,此时一定还是与他在一处的。你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九天,你不是说往前我们从未见过面吗?你如何知晓我与周弦真的合适?”顾无畏问她。


        

宋九天急了,“其实......其实周首座来过长生岛,他是来寻姑姑的。自姑姑失踪后,凡是与姑姑有一星半点相关的地方他都寻个遍。姑姑,你是没见过他淋着雨冲到岛上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寻你的模样......”


        

“可是你想过没有,我......明明不是那个与他牵手的人啊。我觉得赵芙蓉的存在,并不是谁谁失忆后的结果。而是,赵芙蓉与与你们所认为的顾无畏根本就是二个人,你知道吗?不,应该的一人一魔。”


        

到底谁对谁错,都没有绝对的答案。


        

她为什么不喜欢你了?


        

是因为再遇到你时,心里已经有人了。


        

后来,她从宋九天的口中得知,赵青砚一行人来了人族都城。而她们已经经过都城,明日便抵达人族与妖族的边界。也就是说,她错过了赵青砚。而她离那个三月就死的期限,不到一个月。


        

按计划,今晚,一定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


        

“姑姑,你准备好了吗?”宋九天问顾无畏。


        

顾无畏一撩裙摆,一副老娘最美,风华绝代的模样。然后非常骚气的冲宋九天眨了一下眼,“时刻准备着。”


        

宋九天为她臊红了脸,但不得不承认,此刻着大红凤凰图案长裙,精致妆容的顾无畏,张扬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走吧,去会会周弦。”顾无畏说。


        

宋九天觉得自家姑姑真的是豪放不羁,这句会会讲的,活脱脱一个女流氓。


        

她们出逃的计划很土很俗气,那就是色诱。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顾无畏心想,打不过了,只能智取。所谓硬的不行来软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更何况这个武艺高强的英雄,还口口声声说喜欢她。


        

所以顾无畏觉得,色诱可行。所以,今晚她穿着周弦中意的大红色衣裙,欲灌醉他。当然,普通的酒是灌不醉周弦的。不过,有林无拿的药相助,只要让周弦饮下三杯,他一定会醉。到时候,醉了的周弦自然管不了她去哪里了。


        

等到周弦醒过来,也是一夜过去了。而那时,九天已经化作原型带着她飞到八荒去了。


        

宋九天将准备好的药酒递给顾无畏,酒壶的旁边,还摆着一盘秀色可餐的一口酥和几盘下酒菜。这些东西都被宋九天装进了一个木雕花篮子里,再交给顾无畏。


        

深吸一口气,顾无畏镇定自若的提着篮子,前往与周弦约定好的亭子。


        

来到亭子时,顾无畏见周弦已在那里坐下了。这个夜色撩人的晚上,亭子里,唯她他二人。


        

这还是顾无畏以“多与我谈些往事有助于恢复记忆”为名,约的他。


        

不过,他们都心照不宣,要恢复记忆,无生死不可。但周弦想与她多相处谈心,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可能是听到她的脚步声,周弦嘴角擒着笑意,回头对她说,“你来了。”


        

她也跟着微笑,点点头,将木雕花的篮子放在周弦面前的圆桌上,却发现,那桌上已经备好酒菜。


        

笑容有些停滞,顾无畏表示疑惑,“不是说好我带食物来吗?”


        

亲切接过顾无畏手中的木雕花篮子,周弦说,“阿星,不……芙蓉,你主动约我,我太高兴了。一时之间就多准备了些。”


        

他喊她芙蓉,这还是第一次。


        

顾无畏欲言又止。虽然她一直觉得赵青砚给自己起的名字俗气又不好听,但是此刻她也知道,这样的话不能与周弦讲。免得节外生枝,让他以为自己还有什么想法。


        

周弦待顾无畏入座后,主动将她带来的酒菜拿出来摆上。“当然了,我还是会先吃芙蓉准备的。”


        

原本还在为如何开口让他先吃她准备的食物而恼的顾无畏,此刻扬起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她亲切的给他夹了最大的那一块糖醋排骨,“来,给你吃。”


        

周弦一时被她的热情吓到了,随后自然是惊喜。


        

一口咬下去,少年郎的笑容停滞了那么几秒,不过很快,他就面不改色的吃完一整块排骨。


        

他对面的姑娘一下子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却故意眨着大眼睛,笑的如为心上人准备礼物等着被表扬的小姑娘般,问他,“好吃吗?”


        

周弦迟疑的点头,顾无畏笑的心花怒放。她亲切和蔼的说,“好吃就多吃一点!”


        

语闭,她就又夹了四块糖醋排骨到他的碗里。一边一手撑着下巴,一边看着他,顾无畏勾嘴,娇憨可爱,“我看着你吃。”


        

表面如此友好单纯的顾无畏,心里却想着,快给本大王吃了它!不然她怎么进行下一步,让他喝酒解渴呢?!


        

没错,是解渴。此糖醋排骨,可以改名叫盐醋排骨了。因为顾无畏在厨娘做排骨时,偷偷将盐撒了进去,且是喝汤用的一大勺。鬼迷心窍的,顾无畏在干完缺德事后,自己自虐吃了一口。


        

那个酸爽,简直惊天地泣鬼神!当糖遇上盐再来一个醋,还真是无法言说的又甜又咸又酸!那种感觉腻的像一道光!腻的让人心发慌!腻的让人胃翻江倒海要把所有吃下的东西都吐出来!!!


        

而周弦注定难逃一劫!他认命的吃下顾无畏给他夹的不是滋味的排骨。最后,顾无畏顺势递给他自己准备的酒,一杯两杯三杯……,周弦直直将她带来的一壶酒都喝光了才停下来。


        

这一切太顺利了,顾无畏开心的不得了。如愿以偿,周弦在她面前倒下了。


        

倒下之前,周弦迷糊的看着她,“阿星,为何你的厨艺会同以前差的如此之多……”


        

emmmmm


        

看来,她不仅是个武功高强的女魔头,厨艺还很了得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无畏心情特别美丽,吃麻麻香。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林无与宋九天也来到了他们面前。见自家大师兄醉的不省人事,林无心里不是滋味,“你不该让他喝这么多酒,你得拦着他点。”


        

“我可没有强求,你也看见了,是他自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我根本来不及插嘴他就倒下了。”


        

无法反驳,林无没好气的对她说,“翻过这个亭子直走就是人族都城的方向,你们快走吧。”


        

没有过多废话,顾无畏拍拍手,一把扯下繁复衣裙,露出里面穿好的常装。与宋九天消失于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