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王直上 > 第六十二章 矛盾凸显(二)
夜间

吾王直上

        

来到妖魔两族边界后,顾无畏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严峻。


        

最开始引发战争的地鼠精,被西南三城失去了家园的妖民们抓起来绑于木架上,并且被活活抽打了一个月。


        

而今日,妖族仍与魔族战争不止,满身怒怨的妖民们今日便要放火一把烧了这个害得“和平不再”的地鼠精。


        

“烧死他!烧死他!他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因为他我们才失去了家园,因为他我们才逃亡至此,妻离子散!”


        

为首的蛤蟆精高声大喊,这场战争夺走了他小儿子的性命,而他老来得子,好不容易生了个男娃,才不过月余便一命呼呼了。这让他如何不气!


        

地鼠精被众妖团团围住,妖群中“烧死他”这三个字,声大如雷。举着火把的两个蛤蟆精同样愤懑不已,他们一挥手,便将手中的火把大力抛出!


        

“啊!!!”被大火淹没的地鼠精发出惨痛的叫声!


        

妖族西南三城被占后,当地妖民们逃亡到了最近的“姑苏城”。而顾无畏与周弦等人,便是在一众骂骂咧咧的喊声与地鼠精的惨叫声中来到了姑苏。


        

“住手!”


        

看清烈火中有一个人形破碎不堪,顾无畏立马甩出长绳将地鼠精的腰圈住,咬牙使力一拉。长绳带着地鼠精猛的越过火焰最后稳当落地。


        

地鼠精虽然暂时保下了性命,却还是被炽热的大火烧的面目难辨,伤害让他难以维持人形,两只鼠耳朵颤巍巍的立于风中。


        

“先坐下吧。”顾无畏将地鼠精扶到空地上坐下。


        

“我的天,她居然是个凡人!”


        

不少妖民在看清顾无畏后,惊讶的大呼。


        

“你们人族也想与妖族开战不成?!”


        

妖群中,一个蛇精男满脸警惕的望着顾无畏。


        

蛇精男的话一下子将妖族人民们的心低沉海底,大伙自动改变方向,将顾无畏和地鼠精围住。


        

看到妖怪们的举动,顾无畏反而耸耸肩,当着他们的面表现出自己的懒散,言语中却诚恳不减,“大伙先不要紧张,如你所见,小女子不过一介凡人。路过此地见地鼠大哥被大火围攻,故有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面对妖族子民的警惕,顾无畏越要表现的无害。只要这样才能不再次刺激妖民们本就因与魔族打战而惶惶不安的心。


        

“谁要你多管闲事的!乡亲们,给我上!把这个多管闲事的人类和背叛我族的叛徒一同剐了!”


        

在场的妖怪刚刚被扑灭的熊熊怒火与激情一下子重新燃起!他们各个仿佛失去理智般,拿起手中的武器便加注法力向顾无畏两人捅去!


        

老天,这些刀要是下去,她一定会被刺成刺猬的!


        

顾无畏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迎难而上!


        

在她深陷重围时,周弦带着妖族的几名将领与一队士兵制止了暴乱的妖民。


        

“无畏,你怎么样?”周弦一跃来到顾无畏身边,瞬间便带她脱离了妖民围攻中心地带。


        

“我没事。”顾无畏礼貌的冲周弦作辑道谢,然后不动声色的离开他的怀抱。


        

空张着一双手,周弦眼眸昏暗一闪而过。最后,他假装无事般放下自己的双手,回到妖怪们聚集的阵营解决刚刚的动乱。


        

“你就是仙山派来的大弟子周弦?你来过西陆几次?你了解我们妖族吗就要来充当我们的首领?!”


        

一个穿着及其普通,隐于妖群的雄性蜘蛛精在周弦来到大家面前时,大声质问。


        

这显然就是妖族的将领们不服妖王派一个周弦这样的毛小子空降“姑苏城”来带领他们找的拖!顾无畏心想,周弦身为异族之民却来带领他们这些妖族老妖精,他们不服气是肯定的。


        

周弦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表现的沉稳而胸有成竹,他回应的不卑不亢。他表达了自己虽然来妖族不过三次,却自小熟读各界地理人文相关书籍,此番来姑苏城之前他更是早早深入了解妖族各城情况,对边界的危机四伏与人心动荡了然于心。


        

但到底此刻对在场的妖民们而言,周弦说什么都是空口白牙!


        

“我们不管你来之后能不能将西南三城夺回,我们现在就要烧死这个害我们落得如此田地的地鼠精!”


        

“对!我们可以放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多管闲事的人类女子,但是!这个地鼠精一定得死!我们要用他的本灵来祭奠死去的乡亲们!”


        

跟随周弦一同前来的妖将领们虽然让士兵们制止了百姓们肢体上的攻击动作,却对他们语言上的怒火视而不见。


        

若这个仙山来的小子,连这点人心都稳不住,他如何能稳住姑苏全城百姓的心!


        

“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顾无畏问一直面对妖民们的恶言恶语却不做反驳的地鼠精。


        

脸颊被印着小方块“囚”字的地鼠精,艰难的睁着被大火熏的发红发涩的眼睛,满目水色,“我只是想剐了魔族跨界的树枝,而且那颗树的主人自己答应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整棵树都死了,不是我做的!”


        

“你说的是什么玩笑话?!哪里会有魔会自愿将自己的树拱手让人?况且还将树上的魔果给了你白白拿去?”


        

“我没有!”地鼠精激烈反驳。


        

“不是我做的!”


        

“你怎么证明不是你做的?!说谎谁不会,拿出证据来!”见不得地鼠精反驳,妖群中有百姓质问。


        

“我......”地鼠精不知如何辩解。


        

“没有的话,就烧死他!”


        

“请大家稍安勿躁。”周弦用灵力将声音扩大试图稳住激动的群众。“请给周某十天时间。十天之内,我定查明真相,还大家一个公道。如果这位小兄弟真如大伙所言,故意破坏妖魔两族关系,他便任凭你们处置。”


        

“若查不出来呢!周首座当如何?”老妖将们找的那个托,蜘蛛男挑衅道。


        

周弦莞尔一笑,“那周某便下台,不做这姑苏城的总指挥。”


        

“好骨气!”蜘蛛男得逞大吼。


        

顾无畏等人面面相觑。他就这么有信心能查明地鼠精所言真假?难不成还能找到被夺魔果的魔民与地鼠精当面对质?


        

“你有几成把握?”


        

将地鼠精安顿好后,顾无畏靠着高墙直接问周弦。


        

“没有把握。”周弦回答的爽快,说着这么没底气的话,却还能表现出如此自信还真是令人咂舌。


        

“那你准备怎么办?”


        

“去临漳。”


        

临漳是妖族被夺的西南三城之一,也是以前最接近魔族边界的一城。


        

“还真要去找那个魔民对峙吗?茫茫人海,你如何寻的到?”


        

“会寻的到的,就像我找到了你一样。”


        

这谈论话题拐的,倒让顾无畏不知如何回答周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