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问九歌吟 > 第五十二章 难以置信
夜间

天问九歌吟

        

江秋舫收起来这把剑后也是满脸的疑问,连忙又问道:“兰姐姐,这剑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川兰坐在那里细细地道来:“惊鸿它随着很多主人征战过百兽森林,可有说百兽森林里的东西都对这把剑有一种恐惧感,加上这剑身中间凸起的部分是用以前一个恶兽的骸骨铸就的,那恶兽不仅危害四方,还把百兽森林糟蹋的一片狼藉。即使身死,但仍旧能在百兽森林里称得上王,剑抽出的那一刻便是这骸骨在嗡嗡作响,所以这里的生物都会因此而觉得恐惧。”


        

“那,兰姐姐也怕吗?”久闻天不禁问道。


        

川兰摇了摇头,淡然地说道:“不怕,只是我与这里的植物心有灵犀,在一定程度上我与它们是感同身受的。所以我也是间接地受到了影响。对了,你是叫久闻天吧,你可以跟我说说关于顾伯庸的事情吗?”


        

江秋舫一愣,有些错愕地问道:“顾伯庸?你还认识他?”


        

念思齐也是被惊到了,他或许之前只是知道久闻天手中的神奇乃上古神器,又猜测是他得了什么奇遇。可若是说他认识顾伯庸的话,那这些上古神器也算是有了溯源,但也没道理啊,顾伯庸乃上古时期的大能,其能力早已可以毁灭九州。


        

据传闻来讲,顾伯庸早已在某地隐居逍遥快活了,而且那种地方也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进去的。倘若久闻天真的认识顾伯庸的话,那瘟草对他来说也是手到擒来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说这种东西是他种出来的。


        

久闻天喝光了盖碗中的茶水后摇摇脑袋说道:“兰姐姐,你想得多了,我也只算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二来受了他一些恩惠。要说认识的话,不,我完全不认识他。”


        

川兰似乎也有些失望,但还是叫来了那些小树人送来了盖碗和茶水,川兰继续说道:“我和他也算是故交了,那时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就和你们一样大,不过他却是天赋异禀,年纪轻轻便达到了三重武者的高度。百兽森林是他唯一的依靠,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可以变成钱,每个动物都可以变成他的食物。可以说,当时的百兽森林是相当的富饶了。”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久闻天他们都沉浸在川兰所讲的往事中,看得出来川兰对这段故事是充满了回忆。甚至都在讲故事的时候眼里流露着奇妙的感情,像是一个沉溺在爱情中的纯情少女,她所持有的感情是那么纯洁,没有一丝的污染。


        

那时的年代还不像现在,在当时可以说是九州大陆最黑暗的时代了。顾伯庸就是那时的一个热血少年,那时的人们大多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所以人们大多生活在山水的旁边。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顾伯庸第一次进入百兽森林也是他突破三重的那一天,进去后顾伯庸就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有趣,又是充满了生机勃勃的韵味。在那时的恶兽还没有很多,可以说在百兽森林是一个没有恶兽的地方,所以那里还没有内外围这么一说。


        

顾伯庸就这样慢慢地走了进去,途中的动物也都在安详地生活着,不像久闻天那个时代的动物见了人都会露出锋利的獠牙。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顾伯庸来到了所谓的灵池旁边,而那时天也要黑了。太阳在山那头落下,月亮在山这头升起。


        

待月光照在了灵池上,顾伯庸看着池水中的月亮,在自己的身旁点燃了一把篝火,火上烤的是一只小白兔,这是顾伯庸今天的战利品。兔肉中的油脂被火烧的噼里啪啦的响,微风拂过树林,鸟儿在暗处默默演奏着交响乐,时不时还可以听到青蛙的呱呱叫。


        

此情此景,顾伯庸也来了兴致,他慢慢地唱着村子里人们都会的歌谣。慢慢地,时间渐渐过去了,兔肉也渐渐烤得有香味了,接着顾伯庸从怀里掏出一点点的盐,均匀地撒在兔肉上。这一下让本来就很香的兔肉变得更香了,溢出的香味也差不多要让那些食肉动物出动了。


        

不过那些动物都没有动,可能是害怕什么吧。顾伯庸这么想着,他本来还想钓只大家伙回去的,没想到那些动物还是很警觉呢。下一秒他就不这么想了,因为在灵池的中央有一个小女孩缓缓向他走来。这一下可把顾伯庸给吓懵了,心说这是人是鬼,居然可以在水上走?


        

顾伯庸抄起插着兔肉的木棍,然后向那小女孩说道:“你是谁?!”


        

“我是川兰,我觉得那个兔肉好像很好吃呢,可不可以给我吃?”川兰死死地盯着那只兔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顾伯庸看了看那小女孩,想着她应该是饿了,不管是人是鬼都是要吃东西的,总不能看着她饿肚子吧。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是和家里面人走散了,怪可怜的。顾伯庸也没有去想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在灵池的中间,干脆就说道:“可以啊,给你。”


        

川兰非常开心地跑了过来接过烤兔肉,然后蹲在那里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好好吃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虽然不会饿,但还是很想吃东西呢。”


        

“不会饿?你是神仙吗?”顾伯庸饶有兴趣地问道:“我听说神仙都是不用吃东西的,没想到我竟然能在这里遇到神仙。”


        

川兰摇摇头,说道:“不是,以前有个人说我是法师,那我就应该是法师吧。”接着川兰又对着地上的小草说道:“嗯?不是了,他不是坏人,你要吃烤兔吗?哈哈,我忘了你吃不了。”


        

顾伯庸愣住了,心想这小女孩不会是脑子不正常才被扔在这里的吧,而且法师什么的他根本没有听说过呢。于是顾伯庸试探性地问道:“你,是在和小草说话吗?”


        

“对啊,你听不到吗?”川兰一脸天真地看着顾伯庸,而且脸上还有油渍,看上去是个大花猫一样,“刚才它说你是一个坏人,还说你故意坐在这里放出很臭的屁。”


        

顾伯庸一下子就脸红了,立马站起来对着小草说道:“你小子竟敢乱说话,你看我不踩死你!”


        

当然,这是顾伯庸开玩笑的,他怎么会和一个小草计较呢?接着顾伯庸和川兰也算是认识了,刚自我介绍了一下后的顾伯庸突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川兰这时也意识到他也没吃饭,而且自己手中的烤兔都已经被她吃完了。川兰对着小草说道:“你能帮我找点水果过来吗?谢谢你了。”


        

说完后不一会儿就有一只小刺猬爬了过来,身上全是苹果葡萄一类的水果,顾伯庸真是大开眼界了,吃惊地说道:“这,这,这,也太厉害了!”


        

随后川兰对着久闻天一行人说道:“后来啊,我们就成了朋友,他也一直来看我,可是后来他却不来了。”


        

“为什么啊?明明你们两个是那么好的朋友呢。”江秋舫正听到兴头上,然后知道了这样的结局不免有些心痛。


        

久闻天在怀疑是不是女人都会对这种爱啊恨啊的故事感兴趣,而且还是打小就养成的习惯。于是久闻天便说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要我说,正是因为有了酸苦辣咸,你才知道原来甜才是可以入口即化的。”


        

不知不觉盖碗中的茶水已经喝完了,川兰放下后严肃地说道:“好了,故事听完了,我们该说正事了。你们也不是坏人,或许说被我困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坏人,生存是每个生物的本能,我无法决定他们的生存方式,却也并不想让他们扰乱我的生活。假如我的东西能够完好的回来,我也会让百兽森林恢复原先的状况。”


        

念思齐表示赞成川兰的说法,也附和道:“川小姐,我一定会把这件事解决的,而且还会让东西完好地回到你的手上。”


        

“你是白龙吧?”川兰看了念思齐一眼后继续说道:“都说白龙是个讲道理的生物,今日一见果然一样,念在你们龙族不知道事情经过,我就暂且放过他们了。让他们两人回去好好静养吧,你留下来帮我办这件事。”


        

久闻天也是作揖说道:“你是我的贵客,这些事让他们去做就好了,你就留下来和我说说话吧。”


        

“啊?”江秋舫愣了一下,随后也说道:“我,我连三重都还没有破,我出去的话也太危险了。念思齐,你自己去办吧,我要留下来,外面实在是太可怕了。”


        

念思齐无语了,顿时沉默了下来,随后才接着说道:“川小姐,您也知道我这白龙的身份不能暴露,而且我也得跟着他们一起行动才行,您这样……”


        

只见川兰手臂一挥,在江秋舫的身上瞬间环绕起了绿色的光芒,久闻天看到这一幕觉得有危险了,但江秋舫却并没有很痛苦的表情,反而是一脸的享受。待这些光芒消散后,江秋舫看着自己的身体,大吃一惊地说道:“我,突破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