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问九歌吟 > 第五十六章 同族异教
夜间

天问九歌吟

        

龙人的身体机能要比普通人类高出很多,既然念思齐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那他也一定可以听到念思齐发出的声音。这是肯定的,不过龙人也不是永远保持在身体的巅峰状态的,龙人的身体代谢还是和人类一模一样,老了就会出现耳聋眼花的情况。


        

但念思齐也不敢保证这个老者到了那种地步,单是过木桥时的动作就看得出来他行云流水,所以念思齐不敢妄自揣测,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那老者来到了石像的旁边,环顾了一下四周后,轻声说道:“既是同族,又何必掩饰自己的行踪呢?”


        

念思齐示意江秋舫不要出声,然后自己从盒子后面站起身来,对着老者作揖说道:“是晚辈无礼了,不过在这里见到前辈也实属惊讶,让晚辈不知如何做了。”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老者脸上的皱纹挤到了一起,随之笑道:“这朝不见太阳晚不见月亮的生活,真让我对时间有些遗忘了。可否告知我,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念思齐走上前去,一边还说道:“前辈,十年前我族时间已与陆上六州所相同,因为六州也达成了共识,所以现在是六州十年,按我族时间来算,已是龙历十万九千八百零三年。”


        

老者仰天长呼一口气后方才说道:“都已经过了几千年了,我这老头子居然还活在这里,看来那位大人的能力真是深不可测啊。对了,你是哪一派的?”


        

念思齐不敢怠慢,直接说道:“回前辈,我是保守派的,不过近年来我族内部已经和平了许多,因为上万年的战争早已使龙族内部元气大伤。倘若再这样下去,‘唐界’的事情迟早会败露。这是两派都不愿看到的,所以近年来两派都在请族长分封而治。”


        

老者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的确,我在当年保持中立的态度,不成想却被逐出唐界,当时唐界还与其他八州相连,我便来到了传说中英雄的故乡。后来那些人发现了龙人的医用价值,在那之后龙人的数量也大减,我偶尔听说在当时的激进派的支持者占据了绝大多数。在那之后族长让唐界消失在了九州大陆,之后我便再也没见过同族人了。”


        

“是,前辈,龙人的使命已经变了。”念思齐恭敬地说道:“我们再也不会造福人类了,但我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依在,我们在暗中保护人类。这是龙的使命。”


        

那老者听到这里却是眉头一皱,紧接着笑问道:“人类对龙人做出了那样的事情,难道仍然值得这么对他们吗?”


        

“龙人受过人类的恩惠,也明白人类的本性是善良的。”念思齐继续说道:“他们当中自然有恶人当道,但那也不过是少数人罢了,族长说过,‘护九州灭恶灵,乃我龙族之任’。”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老者的手紧紧握住拐杖的一端,若不是这拐杖的质量好,怕是已经被捏碎了。但那老者还是继续问道:“倘若人类也就算了,难道那些怪物也要被保护吗?那些怪物吃的是龙肉,喝的是龙血,他们难道也配被我族所保护吗?”


        

“九州之责,不在于生物生存所需的什么,而在于我族如何做。”念思齐说罢后抽出自己的长剑,淡然说道:“前辈,我尊重你,但并不代表你可以侮辱我的使命,龙人一向是九州的使者。念天念前辈,您在八千年前因违背族长的命令被逐出唐界,后来到故城寻得顾前辈,如果顾前辈没有让你迷途知返,那今日便由我来!”


        

老者嘿嘿笑了笑,厉声说道:“小子,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石像里面可是顾老的金身,你要是在这里打,就不怕毁了他的金身吗?那如今的江家小子也是如此的猖狂,不过倒是他还有条件可谈,你怕是铁做的脑袋钢做的心吧?!”


        

念思齐一愣,这石像里若真是顾伯庸的金身,那他说什么也不能来这里打,索性念思齐说道:“你跟我出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着,念思齐化作龙身飞去,顺着之前的洞穴跑了出去,那老者也是跟着念思齐飞去。只留下江秋舫一人在盒子后面瑟瑟发抖,刚才的话江秋舫的确是一字一句听得很是清楚,唐界她也是略有耳闻的,那是一个只有龙人的地盘。后也算是一座州,与其他八州合成九州大陆。


        

江秋舫也懒得去做这些考古的工作,现在的她在想着自己该怎么办,那热血少年念思齐已经去打架了,她一个小女生居然要肚子面对这个地方。不过也可能是念思齐故意这么做的,那老者多多少少听力有些问题,他还以为这里只有念思齐在,却忽略了江秋舫。


        

念思齐这么做可以给江秋舫争取更多的时间来调查这里,这里绝不会只有七神之位这么简单,既然都有一个看门的老大爷,那就说明这里一定有蹊跷。而且这念天刚才还说江家小子,那他说的大有可能就是江付清,江付清既然知道这个地方,那他也就一定认识念天。


        

江秋舫也想要去揭开江付清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如果真是说他整日喝酒来打磨时间,江秋舫都不信。江付清是一个可以在半夜仍然工作的人,这么一个人绝不会让自己颓废下去的,尽管他很爱何泽,但作为一个男人他自己也不会允许自己消沉下去。


        

江付清在夜里的动作有时也被江秋舫观察在眼里,那时的江付清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白天是醉着不醒的人,到了夜晚就和没事人一样鬼鬼祟祟地走到这里走到那里,手中还拿着一张纸轻声说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江秋舫愿意相信江付清是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也相信他为了那些事情疏忽过自己,江秋舫不在乎,因为她还希望着江付清能够在闲暇之余陪陪自己。到今天江秋舫才明白,自己现在的所思所想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江付清十有八九会跟她说说话,但绝不会陪伴着她。而今天的江付清居然还想把自己的女儿当作筹码给送出去,意思就是说他懒得管这个女儿了。


        

江秋舫想到这里也不禁偷偷地抹了几滴眼泪,随之江秋舫起身朝着那石像走去,这石像的确没什么区别,如果有机关的话那也一定不会在石像上。这不是一个靠物理学就能解决问题的世界,江秋舫也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她干脆过了木桥去另一端看看。


        

江秋舫小心翼翼地走过木桥,这木桥虽然看上去很是破旧,但却丝毫不影响行走,还是很壮实的。江秋舫走过去后看到了那一面高墙,似乎是不通的,不过江秋舫却眼尖的看到了一道暗门。这暗门倒也不是说在刻意隐藏,而是门的颜色和墙的颜色一模一样,应该是就地取材了。


        

这门一推便开了,而推开后映入江秋舫眼帘的是令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画面,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她可以想象出来的地方,而是一个可以创造她想象的地方……


        

念思齐出来后便化成人形,他可不想别人发现有龙的存在,不然的话他就算是失职了。念思齐站在地上等着念天出来,念天也跟着出来并化成人形。念思齐心里想着江秋舫一定要快点调查清楚,他深知眼前的念天深不可测,一条路的大限也差不多就是一千年左右。


        

按照一个龙普通的资质,一千年可以达到七重天便是很不错的了。龙族的族长活了上万年才达到了八重天,上三重想要上一个台阶就如同攀一遍天一样难。念思齐现在不过是个五重武者,要是真和他这活了八九千年的怪物战斗,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分钟呢。


        

念天冷笑一声,敲了敲自己的拐杖,淡然说道:“小子,带着你的使命和责任去死吧,我恨透了你们这帮自夸自大还虚伪的龙人!”


        

说着念天手持拐杖刺向了念思齐,念思齐都来不及抽出自己的剑来抵挡,直接拿剑鞘来格挡。但是念天的力道实在是太强大了,念思齐根本受不住。


        

只见念思齐手握宝剑被击飞了出去,念天却仍是站在那里,这天与地的差距可想而知了。念天饶有兴趣地说道:“你不过是为了帮那个小妮子争取一些时间罢了,但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却是让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境地。那墙的后面不是什么秘密,而是一座永远沉睡的城市!”


        

此时的久闻天正趴在一座山头上观察在猴子群里东西乱窜的人和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江付清。久闻天对着川兰说道:“你觉得这么玩很好吗?我怎么感觉有些残忍了呢?”


        

“这样还残忍?”川兰不禁吐槽道:“我要是真的残忍起来,那些人一个都不会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还好你那个朋友手脚灵敏,不过也多亏了这群人,要不然你那个朋友真的会睡死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