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只忍义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时间断层
夜间

我有一只忍义手

        

杰拉尔面色难看地看着陆修,经营多年的计划结果因为陆修而付诸东流,其内心可想而知。


        

“你这个臭大叔!”杰拉尔愤怒地大吼道,周身被魔力再一次地覆盖,朝着陆修冲了过去。


        

“艾露莎…你要记好!这一拳!是为了你才挥出的!”


        

艾露莎彻底地呆住了,哪怕陆修满脸的狰狞,与其身上寸寸崩裂的皮肤,内心之中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滋味。


        

自从罗布爷爷之后,她再也没有尝到过这种滋味。


        

这种被人保护着的滋味。


        

陆修深呼了一口气,忍义手缓缓地举起,如同一张拉成满月的劲弓。


        

“强化…强化…强化!”要将自己体内汹涌澎湃的魔力消耗一空!用这一拳!把自己体内的魔力全数轰出去!


        

还不能做出魔力外放,将魔力变成魔炮轰出。


        

而是强化自己的肉身!用拳头轰出去!


        

“给我!趴下!”陆修怒喝一声,忍义手竟然猛地朝下一砸。


        

巨大的力量仿佛要将时间也给穿透了一般。


        

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彭!”一声响彻了整个天际的巨响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天狼岛之内,梅比斯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了乐园之塔的方向,小手下意识地放在自己的胸口前,面露担忧之色。


        

刚刚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好似在心口处抽了一鞭子,令她心悸无比。


        

“发生…什么事了…”梅比斯喃喃自语道。


        

而在乐园之塔附近的海域,格雷等人长大了嘴巴,被眼前的一幕惊骇地话都说不出。


        

那高耸入云的乐园之塔在一瞬间四分五裂直接就成了颗颗水晶朝海洋里落去不说,那海洋的中心竟然突然空出来了一块,从上空之中直接就可以看到海底。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最为惊异的,更为惊异的是…


        

那天空之中,从之前乐园之塔的塔尖一直到达深不见底的海底,一道漆黑一片的黑线突兀的出现在那。


        

那海洋仿佛一块蛋糕中间被挖空了一块一般,就算海水在倒灌着那中心的空地,却是无法填补上那片黑线的区域。


        

“那是什么?”露西疑惑地问道。


        

“陆修…艾露莎!”纳兹急的上窜下跳,却又不敢胡乱地靠近那片区域。


        

龙的感知告诉他,那片区域。


        

危险!危险到令他背后汗毛根根竖起,一向粗线条的他,这一次竟然出奇的不敢莽撞。


        

而在那条黑线周围的地区,艾露莎一脸着急地将躺在海床上的陆修扶起,雪乃一脸担忧地站在一边。


        

在落下之时,艾露莎注意到了她,连忙在半空之中将其抱住,这才让她没有受到损伤。


        

“陆修!你怎么样!”


        

陆修的那一拳直接将乐园之塔轰成了粉碎,那杰拉尔早就被肆意的拳风轰飞出不知落到了哪里。


        

四面是海,想必下场也仅仅只有一个。


        

对此,艾露莎并不关心。


        

从今往后,艾露莎对于过去,一刀两断。


        

妖精的尾巴是她的家!她要为了家而奋战!


        

“咳…”陆修剧烈地咳嗽了一声,艰难地扶着艾露莎的肩膀坐了起来,剧烈地喘了几口气,看了看四周,无奈地笑了笑:“做的有些过火了啊…”


        

见其竟然还有余力开起了玩笑,艾露莎和雪乃顿时松了口气。


        

“你这个家伙,疯起来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呗。”久违的老狼在陆修的心里大骂道。


        

“毕竟是莽夫啊。”陆修缓缓地笑道。


        

这一拳倒是让他轰了个爽,可是体内空空如也的魔力,已经开始拧在了一块的经脉都在告诉他一个情况。


        

他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你这一拳直接轰出个如此巨大的时空裂缝,怕不是导致一些时间断层出现了。”老狼凝重地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陆修疑惑地问道。


        

“时空时空,时间与空间,那道裂缝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空间裂缝,更是时间上的一些断层。”老狼缓缓地说道,“这个世界也有时间循环这一设定,未来回到过去,过去前往未来,这个世界的时间其实是很脆弱的。”


        

陆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由于时间断层的出现,未来剧情之中未来的未来回到未来的剧情就会变得模糊不定,往后的发展已经开始变得扑朔迷离了啊。”


        

所以说…甚至有可能未来露西不会出现了呗?更有可能…那个失落之弧的魔法已经沦为了一个摆设…


        

时间的断层。


        

从陆修轰出那一拳开始。


        

过去,到不了未来,未来,也到达不了过去。


        

时间成为了一条单单的直线,无法回头,只能向前。


        

“也就是说,以后的剧情甚至会出现主角死亡么?”陆修神色有些凝重。


        

“嗯,所以…以后的剧情,你一次都不能落下,全程参与!妖精的尾巴不能毁灭!否则这个世界便失去了意义!”


        

陆修眉头皱的更深了。


        

“陆修?”艾露莎疑惑地在陆修的面前晃了晃手。


        

陆修这才回过神来,望了望她,又看了看雪乃,眉头忽然舒展开,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艾露莎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展颜一笑。


        

这么多年来的辛酸经历,终于,在今日,彻底地了断!


        

七日以后…


        

“喂,我说,陆修,她该不会是你的女儿吧?”马卡欧一把拉住陆修,朝着他的胸口轻轻一捶,笑嘻嘻地说道。


        

雪乃正在不远处和米拉一起成为了前台的服务生。


        

似乎因为同样是白发,米拉也曾经失去过自己的妹妹,好像直接就将招人喜欢的雪乃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对她百般疼爱。


        

两个人倒是成为了好姐妹。


        

陆修翻了翻白眼,摸了摸自己刚刚被马卡欧撞的地方,一阵龇牙咧嘴。


        

“我说,你这次伤的这么重么…都回来这么久了,伤还没好啊。”马卡欧有些担忧地说道。


        

陆修点了点头,微微一叹。


        

这一次着实有些太过于胡来了…


        

本想回到公会歇息个几日,就带着雪乃去一趟阎村,让艾玛与其相认。


        

倒是没想到这一歇息直接就歇了个七天。


        

身体竟然还是没有恢复。。


        

虽然体内的魔力因为公会纹章,每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可经脉的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去让她看看吧…”陆修不由地想起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