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学霸的经济世界 > 67,各方汇集
夜间

学霸的经济世界

        

韩庄,开始登上了国内新闻的热点头条,最先出现在这座小村庄的是化为的任老板、中兴的侯老板、比亚迪王老板和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老板,他们一方面是来考察投产的新泰科技制造,另一方面是来参加这一次华夏社科院院举办的全球跨区域经济论坛的。


        

这一座小村庄开始吸引了全国的注意力。


        

接着第二天,一辆红旗H7轿车在警车的护卫下驶入村落酒店,在这里已经等待了一群记者,轿车停稳,一群记者蜂拥而上,轿车门打开,两个马老板从两边下车。


        

阿里马老板笑着同等在这里接待的任老板开口:“不错,这里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任老板,这里是一个很不错的项目啊!”


        

接着,同样在这里做迎接工作的张斌笑着握着另一个马老板的手,开口招呼:“马老板,欢迎欢迎!”


        

迎宾的是张斌和新泰科技制造相关的一群董事,至于韩森,她拉着小秦靖在河里摸鱼呢。


        

咔嚓、咔嚓一张张的照片,华夏“首富马”、“二富马”和“三富张斌”第一次同框。


        

接着,新闻就是两位老板提出在韩庄投资的一系列相关项目了。


        

一条条的新闻,接着就是国际新闻了,一辆辆的迎宾的红旗H7轿车就没有停下,接着出现在这座小村落的是苹果的库老板、亚马逊的贝老板......


        

世界五百强强企业的老板都云集在了这座小乡村里,这本是一场经济理论相关的论坛,但是对世界五百强的跨国企业来说,这场经济论坛是会决定整个世界经济未来走向何方的,它会指出未来世界经济怎么走。


        

当然,这个小村庄一家家的科技企业也得到了丰厚的国际订单,村庄也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投资,韩庄的科技制造也开始了崛起。


        

......


        

接着,来到这座小乡村的是一个个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很显然他们并不是带着善意来到,而韩森站在了村口,作为一个后辈,恭恭敬敬地迎接着一个个著名的学者,对一些商人,韩森懒得去迎接,但是对着一个个的学者,韩森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恭敬迎接着他们的。


        

最先到达的是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克里斯托弗·西姆斯、托马斯·萨金特这两位是2011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他们研究政策变量在宏观经济运行中扮演的角色,在宏观经济学中对成因及其影响进行实证研究,这两位是白宫政策分析室的顾问。


        

“西姆斯教授、托马斯教授,您们好!”


        

“哈哈哈,森,你好啊!我记得我第一次听说你的名字是在哈佛,你带领的普林斯顿大学的辩论组击败了我的学生,哈哈哈,这一次我可要亲自上阵,你要做好准备啊!”


        

韩森恭敬地开口:“哈哈哈,您老开玩笑了,在您面前我就是一个后生,您请!今晚我们村里给您们准备了我们当地的特色菜!一定要尝尝啊!”


        

......


        

再接着,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部长亲自来了,因为接下来这个村庄开始出现了各国政要。


        

第一个出现的是本·伯南克,前任美联储主席,韩森的老上司,更是韩森在普林斯顿大学读研究生时候的经济学导师,他对韩森有着很重要的影响,甚至曾经带着韩森去过国际银行家的俱乐部。


        

韩森亲自把伯南克带到了自己奶奶家,用很是简单的家宴招待他。


        

再接着,出现在这个小乡村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世界银行的行长,接着是美联储现任主席,每个国家的央行行长都来了,这本是一场学术理论论坛,但是多国政要和跨国大集团老板的出现已经盖过了学者们的热度。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经济论坛,齐鲁省鲁东市韩庄村,一下子走在了全世界的面前。


        

这几天,全世界的新闻,都离不开这座小村庄,这座小村庄那条漂亮的小河多次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的头条,一个个忙碌的各国政要、经济首脑总会在傍晚时,三三两两在这条小河边散步、商谈,对他们来说这好像是一场度假。


        

但是表面度假一般的平静,可是大家都知道,私下里是集聚的是一场一触即发的“激战”,华夏主导了一种新的跨区域支付体系,大家能接受,毕竟这是对全球各国来说都有意义的,但是现在华夏在诞生一种经济理论,这是高傲的西方人不能接受的。


        

各个学者汇集韩庄,并不是来庆祝一种新思想诞生的,他们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抨击把这种经济理论要么虐杀在萌芽里,要么把这种经济理论想法吸收进原有的经济理论之中,他们不想在东方出现一种新的经济理论。


        

但是,不管怎样,这一次的辩论、抨击对全球整体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社会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有明确的答案,解出来是对的就好。


        

社会科学的进步是在不断的对抗、抨击之中,通过不断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断完善,而即使再怎么完善,也无法肯定一种理论就是完全的真理,关键在于这种理论对人的思想有什么影响。


        

......


        

韩森从本·伯南克的房间出来,等着这里的社科院吴俊学委立刻拥了上来,对着韩森问道:“怎样?”


        

韩森没有什么隐秘,先是笑着开口:“还好吧,导师告诉我,美国给我国籍,然后他保我未来美联储主席的位子。”


        

接着,韩森严肃了表情,开口:“还跟我说,这一次要我做好准备,这次论坛报告对我有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影响,一个个重量级别的学者都在,要是我成功了,会站在下一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颁奖台上,要是我失败了,我就乖乖的去搞数学吧!”


        

“韩学委,您能去研究数学,可是这一次失败了我们社科院就在没有这样崛起的机会了”,这是吴俊的心里话,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只是拍拍韩森的肩膀,开口道:“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走吧,有领导要见你!”


        

韩森摆了摆手,开口道:“不见了,央行、财政部、证监会、银监会,这几天哪个领导没见过。”


        

“大领导。”


        

“啊?!”韩森睁大了眼睛


        

见面的地方竟然是韩森家,严格来说是韩作栋家,这里是韩森出生的地方,但是已经不是熟悉的家了,因为做民宿酒店,整个屋子收拾的很漂亮,小院子里,有小花园、小鱼池,整个屋子很是漂亮。


        

“哈哈哈,借你家体验一下生活的趣味,真不错!”


        

韩森立马恭敬的弯腰行礼


        

没有什么严肃的话语,只是很平淡的一起吃了一顿饭,老者比韩森想象之中更让人感到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