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君大人带带我 > 第二十五章 宋芳
夜间

神君大人带带我

        

这母子俩连连跪拜,云妙说到:“别拜了,快起来吧,我先去外面看看风水。”说完就出去了,王桂芬生怕打扰到云妙,只敢远远的跟着。


        

院子里那棵几人环抱大的古槐树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听殷道师说过,古槐是凡间最聚阴气的树。


        

云妙来到古槐树下,围着古槐树慢慢走了几圈,不远处的王桂芬看着云妙在古槐树下逗留,不禁直淌冷汗。


        

“下面那具女尸应该就是那个宋芳,埋入土不过一月。”萧索说到,“她冤气甚重,怕是含冤而死,冤魂白日里躲在古槐树里面,到了夜晚就出来作祟。”


        

既然是含冤而死,尸骨在这院子里又一直缠着王桂芬母子俩,那么这事指定和他们母子脱不了干系。


        

云妙面露不悦的进屋,一副高人做派,虽然她不是什么高人,但是电视上那些高人她可是见多了,要模仿那也是信手拈来。要想让这母子俩说实话,只靠温声细语恐怕问不出来。


        

“仙长,请坐请坐。”王桂芬见云妙进了屋,连忙用自己的袖子擦擦凳子,低头哈腰的请云妙坐下。


        

云妙冷笑一声,说到:“坐就不必了,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说完作势要离开。


        

王桂芬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仙长您可不能走啊!仙长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求仙长大发慈悲救救我苦命的孩儿吧!”


        

“呵,骗我却想让我救人?哪有这样的好事。”云妙佯装怒意,盛气凌人的说。


        

“仙长!善神!我……我哪敢骗您啊,民妇实在蠢笨,有什么得罪了仙长的地方还请仙长明示啊!”王桂芬哭喊着。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宋芳的尸骨就埋在古槐树下,而你却告诉我她无故失踪?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纠葛,你最好一一道来。实话告诉你这宋芳冤气极重,你若是再不说实话,再过几天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儿子!”这自然是唬人的,云妙哪儿看得出来大强还能活多久。


        

“我……”王桂芬闻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颤抖着声音道:“不愧是仙人,我也不敢再瞒着您了,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宋大强和宋芳从小就青梅竹马。可是半年前宋芳家发生了一场火灾,宋芳的父母都被烧死了,那时宋芳正在和王桂芬说话,听到自己家着火了,急匆匆的跑回去,哭喊着扑进火场想救自己的爹娘,可是爹娘没有救回来,自己也被烧毁了脸。


        

不久之后宋芳的伤好了,再去找宋大强他却一直避而不见。


        

一个月前,宋芳到宋大强家来堵他,无意中听到宋大强跟王桂芬说看上了王家表妹,宋芳一时气急败坏推门而入,哭喊拉扯着质问宋大强。


        

宋大强被她闹烦了,用力一甩将宋芳甩倒在地,脑袋磕在了锄头刃上,当场就死了。


        

宋家母子怕村里问罪,就悄悄地将宋芳埋在院子里的古槐树下。


        

云妙听了事发过程,缓缓问到:“宋芳消失了一个月,就没有亲友寻她?”


        

“没有。”王桂芬连连摇头,说到:“那贱……她没有别的亲戚,又话少,平时干活什么的也都低着头自己做自己的,之前有个玩的好的丫头去年嫁到别村去了。”


        

“行,等晚上吧。”云妙说到,“我去村子里转转。”


        

云妙在村里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一番,宋芳果然如王桂芬所述那般,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她。


        

她打听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村口。


        

“是个可怜人。”云妙惋惜的叹了口气。


        

萧索不知道云妙为什么叹气,问到:“这是她的事,你为何叹气?”


        

像萧索这样的妖神,一出生便是上天的宠儿,谈笑间便能让这人间生灵涂炭,他们怎么会理解凡人之间的狭隘的喜悲忧乐呢,更不要谈什么推己及人了。


        

于是云妙只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前面那两个一身青衣的人是不是来捉鬼的?”


        

“嗯。”


        

“哎,两位仙友也是去宋大强家捉鬼的吗?”云妙赶忙迎上去。这两人一高一矮,穿的衣服有些眼熟,像是她之前在江州城见到了庆阳派的服饰。


        

“正是,莫非仙友你也是……?”高个子的仙生疑惑的问到。


        

“我也是被他们家请去的,不过正要离开呢。”云妙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为何?”矮个子的仙生关切的问,这女仙长得好漂亮,让他忍不住想亲近。


        

“哎,”云妙又气又急的说:“我原本以为只请了我一人,未曾想到了宋大强家里才发现,他家坐着多位来自各个流派的仙友。宋大强他娘说最先许诺的那些银子只会给其中一个人,我虽然是不入流的小仙,可是我再怎么也是名门正派,怎么受得了这种委屈?又怎么能去放下身段争抢那铜臭之物?”


        

云妙说着说着硬挤出几滴泪来,那俩仙生看得怜惜不已,高个子仿佛感同身受道:“这种委屈怎么受得?今日我高野绝不会管那宋大强之事。”


        

“对,绝对不踏他家的门。”矮个子的仙生表示赞同。


        

“蠢货。”萧索嗤之以鼻说到。


        

云妙就这样胡编乱造诓走了这俩仙生,然后心满意足的回了宋大强家。


        

很快天黑了,子时刚过,一阵凄凄惨惨的哭声从古槐树下传来。


        

到现在云妙反而不怕了,之前在鬼界见过那么多各式各样的鬼,连鬼王都见过了,还怕一只冤魂不成?


        

“呜呜呜……”那哭声由远及近,似乎已经飘到了门口。


        

“仙……仙长。”躺在床上的宋大强惊恐的回头冲着躲在衣柜里的云妙求救。


        

“嘘,拖住她。”云妙小声地说。


        

话音刚落,宋大强的床尾就站着一个白衣女子,披着长发,左边眼珠已经开始脱落了。她一进来,整个屋子都冷了下去。


        

“芳……芳儿。”宋大强颤抖着声音喊着宋芳的名字,带着哭腔说到:“求求你不要害我,芳儿我明日就给你烧纸钱,你放过我吧。”


        

宋芳似乎一怔,转眼间就飘到了宋大强的床头,皮肉溃烂的一张脸贴着宋大强的脸,中间不过一粒米的距离。


        

“啊!”宋大强吓得惊叫一声,快速爬到床尾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