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 > 第十二章 灵车的到来
夜间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

        

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


        

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到底有多少如同地球一般的生命行星,就算是大帝都不能得知。而所谓的神仙,只是强大的修行者罢了。


        

泰山,玉皇顶。


        

自古以来泰山便是神圣的象征,是冀进神灵之地,三皇五帝在此封禅,令泰山笼罩了重重迷雾,透发出无尽神秘气息。


        

突然,天际间出现几个黑点,而后逐渐变大,竟传来阵阵轰隆声。


        

九条庞然大物从天而降,像是九条黑色的长河降落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惊的表情凝固,愕然相望。


        

“轰”


        

九龙拉棺砸在玉皇顶五色祭坛上,顿时崩裂出一道道大裂缝,土石飞溅,尘沙弥漫。而后,半空中那一颗颗闪耀着光华的古字凝聚在一起,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八卦图,一条星空古路隐约可见。


        

“哐当”


        

铜棺在此刻露出一条大缝,一股莫名的力量向众人拉扯而来,一刹那,所有人都感觉天旋地转。


        

俗话说,来的好,不如来的巧,昆仑山的的传送地恰好是泰山上的五色祭坛,申马仙人此刻正好赶上末班车,也被铜棺吸了进去。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铜棺中


        

“救命!”


        

“啊啊啊!”


        

“上帝…”


        

“真主…”


        

“佛祖…”


        

“无量特么的…”


        

有些人近乎崩溃了,发出急促的哭喊声。


        

可是当所有人听到申马的声音之后,铜棺内足足沉寂了三秒,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


        

铜棺内黑压压一片,诡谲异常,这些普通人如同蒙在被子中看贞子,内心一颤一颤的。


        

沉静了半响。


        

“你是谁?”一个长相帅气,眼神刚毅的男子站了出来,他正是叶凡。


        

粗重的咳嗽声从漆黑的角落发出,那道黑影动了动身,而后发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道:“鬼…鬼…”。


        

嘶哑的声音在铜棺中回荡,众人如坠冰窟,不少人心胆皆寒,有些女同学更是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大声哭喊起来。


        

“真是个…鬼地方,我们这是在铜棺中吗?”角落中的身影慢慢站立起来,内心有些迷惑,继续开口道:“我是庞博啊。”


        

众人借助手机的光芒,看向庞博,最后还是叶凡再三保证下所有人才相信。


        

“不对,刚才还有一个声音,说什么无量。”一个长相十分端庄秀丽的女子站了出来,她正是李小曼,她出国留学学过外语,对声音比较敏感。


        

听到李小曼的分析,众人刚刚安稳下去的心又是一颤,有些人已经直接瘫坐在地上了,感觉人生所有的恐惧还比不上这一天经历的。


        

“所有人打开手机灯光,先查探一下铜棺中有什么吧,别自己吓自己。”


        

庞博率先举起手机,往里探查。众人一齐靠拢过去,灯光照射在前方,隐约可以看到一头马的身影。


        

“啊啊啊!”看到虚影,有些女生直接发出尖叫声,众人齐齐后退,连胆子最大的庞博都吓丢了手机。


        

一息、两息、三息,那个虚影都没什么反应。众人又壮着胆子向前进,只是步伐有些缓慢。


        

“呼,竟然是一头马趴在一个棺椁上!”一个女生颤抖地说道。


        

“不是马,是龙马,古代传说竟然是真的!古书上有记:龙马者,天地之境,其为行也,马身而龙鳞,故谓之龙马,高八尺五寸。你们看看它是不是大概这个身高。”叶凡熟读各种异书,看到真实的传说生物,满脸惊诧。


        

“你们听听看,他还有呼吸声!”庞博惊叫道,脚已经软了,奋力地往后爬去。


        

众人一感知粗重的龙马呼吸声,心胆也随之颤抖,骤时四散奔逃。


        

却说,申马一被吸入铜棺,直接就撞在铜棺中的小棺上面,神识还有点迷糊,就听到了一道道宏大的声音,像是大道天音,又像是玄妙至理。


        

“天之道,损有余而不足….”


        

神秘的大道天音,直接就灌入了申马的脑海,如黄钟大吕一般在申马耳旁响起,除了第一句还能勉强理解,后面所说的内容皆晦涩难明,奥妙无比。


        

此刻的他完全沉浸在对大道的感悟之中,大道之音的每一个字响起,都如山崩地裂,响彻天地,像是远古先民的祷告,又像是是佛陀的低语,源源不绝,划破亘古苍穹,缓缓流入申马的心田。


        

外界的人看见他,虽然审美观不同,但还是能感受到更深处的气质,无尘无垢,缥缈出世。


        

短短数百字的玄奥神音,却给人已一种大道至简,平凡归真的古朴感觉,隐约间又与申马之前得到的《祭天文》有丝丝缕缕的关联。


        

他莫名地感觉如果将九龙拉棺拉去祭坛山祭天,估计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事。


        

其实申马本身是不太愿意这个时候去往北斗的,他拥有帝尊令牌,在昆仑除了成仙地,哪里去不得。


        

“昆仑山的各种奇珍,等本座归来,还有小白象,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申马内心伤感不已。


        

回过神来,他抬头看了眼周围,顿时明了一切,四簇神火飘向铜棺四周,黑暗瞬间被驱散。


        

他取出了悟道蒲团,高喝道:“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青铜巨棺长达二十米,宽也有八米多,在明亮的神火照耀下,一切都是那么明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齐齐望向中心处的龙马,生怕被这头妖怪给吃了。


        

看见众人都不说话,他感觉这逼格就快要破功。


        

“请…问仙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叶凡神情恭敬,声音有些颤抖,还没修行过的普通人面对传说中的生物还能说出话来,胆色俱佳。


        

“不错,年轻人,这里面就属你最沉稳。不过,我可不是仙人,最多算是仙龙,哈哈哈!至于,这里嘛,你们可以当做是一艘可以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只是这飞船比较高级,可以跨越无数星域。”申马笑着说道。


        

“仙龙前辈,你是说我们现在是在宇宙中航行,不知我们将去往何处?”叶凡声音有些急促,因为他放心不下地球的父母。


        

“哎,本座也是在空中飞着飞着就被吸收进来了,也不知道要往何处去?”申马表情有点迷茫,似乎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


        

他可不敢瞎说什么大实话,狠人大帝这个兄控实在难以常理度之,还是谨慎点好。


        

“仙龙前辈,不知您怎么称呼?”庞博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本座姓申名马,申请的申,龙马的马,叫我申马道长即可。”接着,申马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已经很多年没跟普通人交流过,他还是挺乐意跟他们聊天的。


        

“呯”


        

一声巨震,如惊雷一般,似欲震碎所有有形之物,铜棺中的众人明显可以感觉到巨棺发生了大碰撞。


        

幸好这青铜棺内部有神秘的力量防护,不然的话,除了申马,其余都得被震成碎片。


        

“哐当”


        

棺盖被撞翻了,外面投进了一缕缕光芒,申马一个闪身出了青铜巨棺。


        

九具庞大的龙尸皆长达百米,鳞甲森然,乌光点点,横在前方。青铜巨棺则压在五色祭坛上方,只要吸收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再次起航。


        

申马运目远眺,看向了刻画‘荧惑’二字的巨石,又看向了更远方的大雷音寺,目光深沉。


        

佛门的水太深了,拿了佛门的东西,结局都不太美好。而且佛门对于妖兽不太友好,十八层地狱镇压的几乎都是妖兽,荧惑上面现在还有个老和尚,他可不想被坑。


        

更何况大雷音寺里面除了菩提子和一个佛像禁器,其他都没什么大用。申马有悟道蒲团和大磨盘做杀器,缺的是各种帝经来开拓思路。


        

申马摇了摇头,斩去些许杂念。


        

“有光,大家快出来看看!”庞博惊呼道,快速冲出青铜棺。


        

“我们终于脱险了吗?”一个男生望向棺外,有点不敢相信。


        

众人发出欢呼声,争先恐后跑出来。不过当众人冲出青铜棺后,只看见一片犹如被鲜血侵染过的红褐色大地,入眼一片荒凉,连根草都没有,只有孤零零的巨大岩石,如墓碑般矗立,全部被吓成一身身泥塑。


        

“我们这是在哪?”说话的人声音都在颤抖。


        

“你们看,那边有光!会不会有人在那?”一个男生看到亮光仿佛看到了希望。


        

“道长,您知道这儿是哪吗?”叶凡鼓起勇气询问道。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这里古称荧惑!”申马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天,目光沧桑,一只马蹄在空中挥舞符文,流光炫彩。


        

众人一听,倒吸冷气。


        

“荧惑就是火星,我们回不去了吗?”一个女生直接抱头哭泣。


        

“上帝啊,我的主,救救您的信徒吧!”李小曼旁边的外国朋友凯德直接跪在红褐色的土地祈祷。


        

“怎么可能?”很多人瞠目结舌,根本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现实,半小时前还在泰山之巅,半小时后却站在火星的土地上,简直是天方夜谭。


        

“道长,我们还回的去吗?”叶凡一脸沮丧,哽咽道。


        

“回去的路就在自己的脚下,你们只能自己度自己,本座现如今也做不到横渡星空。”申马如实道。


        

众人皆是沉默,都听出了申马的画外音。


        

“那边有光,不如我们过去看看?”一个比较有胆量的男生建议道。


        

“现在,得找找有没有生路?不然困在这里没水没粮,不用三天我们…”一个长相比较阴沉的男生提醒道,他是刘云志。


        

…..


        

“道长,您跟我们去吗?”叶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申马抬头望向九条龙,眼中有些许悲意,道:“我的路就在那。最后再提醒一下各位,有些人天生有缘,有些天生无缘,如果觉得无缘,那就停下来看看,或许缘就在脚下”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人听懂了,但还是要前进,有些人听不懂,索性随众人前进,有些人觉得申马是只妖怪,三十人只留下六个人,五个女生,一个男生。


        

申马没有多管闲事,朝两百米外的九条黑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