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网游之孤岛新纪元 > 第137章 不讲理的女人
夜间

第137章 不讲理的女人

        

‘妈呀!大姐,你这是跟我杠上了是吧?你可想清楚了。’张白大剑他试着挣扎,可是全(shēn)都被束缚,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自己与鬼麒麟被拉着一点点靠近那口井。


        

于此同时,遥远的宇宙深处,某颗星球之上,张山河与邢思正依偎在一起欣赏着落(rì),这个星球上没有黑夜,因为空上有两颗太阳,当一颗落下时,另外一颗正好升起,交替之间,地会有一瞬间的昏暗。


        

此时正是交替之际,余晖满地。


        

邢思靠在张山河的怀里:‘你出手,我不喜欢那个女鬼,太丑了,我不要她跟着白。’


        

张山河嘴角微微抽搐:‘丑怕什么,关上灯还不都一样。而且只要让她把皮(ròu)长出来也(tǐng)漂亮的。再了,这又不是找儿媳妇。’


        

邢思突然抬头:‘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当然是你漂亮!你是全宇宙第一美!’张山河毫不犹豫。


        

邢思伸出手指狠狠的在张山河的腰间扭了一下:‘渣男!你竟把我和一个女鬼比!我看你是皮痒了,还有什么宇宙第一美,那宇宙之外呢?我排第几?’


        

张山河语塞,怎么又有新问题,拜托,这个问题我没有准备答案啊。


        

‘哼,去找你的女鬼吧,老娘不奉陪了。’邢思站起来转(shēn)就走。


        

张山河满头的问号,他连忙追上去:‘别走啊,还有几个魔王没打呢,他们算计咱儿子呢,很欠揍的,你打不打?你不是最喜欢打魔王吗?你不出手我就自己来了。’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邢思突然站住,挥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张山河的脸上,而与此同时,泰迪所处的那片空间,十几位强大的存在同时飞了出去,包括泰迪在内,他们的一边脸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巴掌印,一道声音在场中响起:‘是哪个不怕死的算计我儿子?!’


        

泰迪爬起来后,顾不上脸上的疼痛,他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他满脸兴奋,汪汪的叫了两声,看向了场中一人。


        

这是一个头生双角的人形怪物,整个(shēn)躯肤色呈现暗黑色而且密布着诡秘的纹路,若是寻常人见到这些纹路,盯得久了会让人感觉似乎沉沦地狱,耳边响起百鬼哀号之声。


        

当初,就是这个怪物出现在兖州岛上,宣布了仙魔之战的开启。


        

怪物爬起来后,先是摸着脸颊呆愣片刻紧接着朝着空怒吼,然而,下一刻,他整颗脑袋自脖子上无声无息的滑落,紧接着整个(shēn)躯化为了一股黑光冲而起,很快来到了张白所在的位置,黑光没入了鬼麒麟的体内,暂时封存了起来。这股力量对于现在的鬼麒麟来太庞大了,不得不先封印一下。


        

鬼麒麟瞪大了眼,一瞬间(shēn)体里里外外都被填满的感觉,他眨了眨眼睛,感受到体内多出来的那股庞大到可怕的力量,看向周围,眨了眨眼,没有人出来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泰迪处。


        

‘还有谁想打我儿子主意的,可以试试!还有吗?’


        

场中落针可闻。


        

感受到那道意识就要退走,泰迪连忙出来:‘汪汪~’他拼命的摇着尾巴。


        

邢思停了下来,一个女子的虚影突然出现,她走过去抱起泰迪微微蹙眉:‘泰迪,你怎么还是那么弱。努力修练,如果能更进一步,到时候可以跟在白(shēn)边一起回来。’


        

‘汪汪~’泰迪兴奋的拼命摇动尾巴。


        

‘乖拉。’邢思逗弄了一下泰迪的兄弟,‘悠着点,别光想着那点事,好好修练知道了吗?还有,我宝贝儿子那个坟头你整个盘下来吧,我不像某些人,就弄一间屋子,那么气!万年气鬼!’


        

张山河捂着半边脸,沉默无语。


        

‘汪汪!’泰迪从邢思的怀中跳下来,跑到一个长相怪异的类人怪物面前。


        

那怪物沉吟了片刻,悠悠开口:‘这位存在,既然您的儿子在我这,理当由我来照顾,那处(yīn)产就当是在下孝敬的,还请万望不要推辞。’


        

邢思什么都没,她的(shēn)影渐渐在场中淡去。


        

另一边,张山河突然抱起邢思,下一刻,两人(shēn)影直接消失不见,这一下,他们直接穿过了一整个星系,当两人再次现(shēn)之时,眼前的星系已经被一股神秘的黑暗完全笼罩。这股黑暗正已极快的速度收缩,而黑暗退却之后,他所经过的地方全部都变成了一片死寂。


        

‘出手教训一下就行了,你不该杀他,更不该现(shēn),这个星系里面还是有很多生灵的。哎~’张山河看着眼前快速退散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在怪我咯?!’邢思推开张山河,双手叉腰,尽显彪悍,‘老娘的儿子,亲娘不帮他谁来帮他?那些生灵老娘又不认识,他们能跟我的宝贝儿子比吗?能比吗!’


        

张山河张了张嘴,(yù)言又止,起到震慑作用就够了。为了一处(yīn)产,一个坟头包而已啊!搭上整个星系,确实不值得。就算加上给鬼麒麟的那股能量,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芝麻绿豆一般的提升,只要鬼麒麟好好成长,他的极限远不止那个程度,这般做只是稍微提升下鬼麒麟的成长速度罢了。


        

‘又不是老娘灭的,你有本事,你有本事找出手那人去啊!谁灭的找谁去,在这跟我发什么火!’


        

张山河无奈的摇摇头,真是不通道理的女人。他连连认错,也不管反抗,直接强硬的抱住邢思,两人再次踏上了星际之旅。


        

张白这边,当黑发将他和鬼麒麟拉到井口处的时候,鬼麒麟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实力挣脱了出来,而张白(shēn)上的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到了他的肩膀上,草人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张白只感觉被人拉扯了一下,再次往后跌坐下去,这一跌直接是让他摆脱了黑发的控制。


        

见两人都挣脱了黑发的束缚,女鬼颇为忌惮的看向张白肩膀上的草人,而那草人也是看了女鬼一眼,然后直接返回了张白的背包之郑接着女鬼又疑惑的看着鬼麒麟。突然,她伸出了只剩骨头的手,指向某处,同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是他困你,不是我。’


        

张白看去,那个方向上有一颗老树。树干和树叶都是灰白。树枝之上还结出一个个灯笼一样的果实,这些果实却是呈现五颜六色,远远看去很是养眼。张白蹙眉,这树什么时候出现的?


        

再回头时女鬼已经不见,她的井口却没有离开,反而是更加靠近张白那个坟包了。


        

‘我们刚才就是被这树给困住的?’张白看着黑袍人。


        

‘应该是。’黑袍人指着树上的果实道,‘刚才应该是被这些灯笼困住了。’他又指向一处,‘是那个灯笼,我能感受到残留的气息。’


        

张白不知道鬼麒麟具体指的是哪个,但没关系,确定了就好。不过找场子之前还得搞清楚一件事:‘现在过去还会被困吗?’


        

黑袍人想了想,黑袍下两团鬼火对着张白,忽闪忽闪的跳的特别欢:‘主人,我感觉我现在很强,我可以试试能不能把他推倒。’


        

‘嗯?’张白眼睛一亮,‘去,干他!我在这里给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