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穿越成了老年机 > 第30章 累晕了(三更求收藏)
夜间

我穿越成了老年机

        

最后一项测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也是凌汐最不愿意看到的。


        

单挑。


        

根据前两项的测试成绩,一四,二三分别捉对单挑。


        

所有人回到了第一轮的测试场地中,完成了情报组的成员悠闲地一旁观战。


        

“马大仙,你开一卦,看谁最后能赢?”木小风小声道。


        

马太纤中了迷药还没完全缓过来,有气无力地看了木小风眼,本来是想拒绝的,又看到吴若沁也饶有兴致地凑了过来,只得道:“好吧,待贫道占上一卦。”


        

三枚铜钱被他扔到了空中,六人的眼神同时跟它们先上再下。铜钱落地,一枚阴,一枚阳,最后一枚正好掉在地砖的缝隙中,没有倒下去,整齐地排成一字形。


        

马太纤的脸色古怪,喃喃道:“天卦不名,无胜无负。”


        

木小风好奇道:“什么意思?测不出来?大仙,您行不行啊?”


        

“不是测不出来。”马太纤解释道,“是说这场测试没有胜负,因而没有胜出者。”


        

其他五人忍不住笑了,测试最后肯定会有胜负,怎么会没有胜出者?只当马大仙怕丢面子在糊弄他们。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小插曲过后,第三项测试正式开始。


        

先上场的是瘦猴和黄善。


        

瘦猴从打击中恢复了一些,不复刚才目中无人,故作轻佻的模样。


        

对面的黄善依旧是满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即便黄善测试中表现出来的并没有太让人惊艳的地方,他也不敢轻视。


        

谁知道这个看上就是一个普通中年人的家伙会不会藏着秘密?


        

“请!”瘦猴拱了拱手,脸色凝重,赤裸的上半身暴出了刺眼的金光。


        

黄善笑眯眯道:“还请手下留……啊,等下,接个电话。”他竟从怀里取出手机,走到一旁接起电话来。


        

摆好架势的瘦猴:“……”


        

过了几分钟,黄善才收起电话回到了比武场中,瘦猴提起的气势早就泄了一干二净。


        

“请!”瘦猴再次拱手,身上金光泛起,和刚才比却要气弱了几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黄善是个焉儿坏的主。凌汐一直觉得长相最普通还有几分搞笑的黄善才是他最大的对手。


        

就不知道黄善接下来怎么收拾他了。


        

黄善此时仿佛有什么心事,也没还礼,只是皱眉低头,一声不吭。


        

瘦猴等不下去,大踏步往黄善冲了过去,转眼间化成了一道金色的流光,气势磅礴。


        

可拳到半途,他却硬生生停了下来。


        

因为黄善说了三个字:“我认输。”


        

众人:“……”


        

黄善没有多解释,快步走到吴若沁耳边低语了几句,吴若沁也轻“啊?”了一声。


        

他拍了拍吴若沁的肩膀,转身快步离开了测试场地。


        

瘦猴此时还摆了个拳架,脸颊的肌肉不住抽搐,这就认输了?你好歹打我一拳再认输啊?


        

怎么赢了的感觉比输了还要窝囊?


        

过了半晌,他才收起了POSE,默默走到了边上,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接下来无论谁赢了,他都要全力赢下一场。


        

不然,今天丢的脸算是捡不起来了。


        

吴若沁示意黎雅彤和铁塔可以开始第二场单挑。


        

凌汐有点小紧张,毕竟黎雅彤除了三级武侯的空头境界外,其他的武技一概不知,而铁塔却是在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武道境界也没比黎雅彤低多少。


        

两名九级武侯,八名七级武侯,凌汐回忆了下资料中铁塔的辉煌战绩,连连咋舌,和黎雅彤同级的三级武侯更是多达三十七名之多。


        

有资格被情报组看上的人都是有金手指傍身,可以越级打怪。


        

此时,两人已经在场中各自站定。铁塔朝黎雅彤微微点头示意,下一刻他就化身为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刺客当然不会正面硬刚了,好在测试场地的大小限制了铁塔的活动范围,凌汐忙把感声器和红外摄像头马力全开,同时让黎雅彤运气凝神,注意偷袭。


        

几秒钟后,凌汐的感声器收到了一丝异响,异响微不可闻,即便是他的感声器只是检测到一丝声波的变化。他下意识提醒道:“正上方!”


        

黎雅彤赶紧抬头望去,只见铁塔的身影从天花板无声无息地冒出了大半,通体黑色的三棱军刺没有一丝光芒,正往黎雅彤头顶刺了下来。


        

黎雅彤吓出了一身冷汗,疾步闪开,下一秒,军刺就从她身前险险滑过了,刺在了地砖上。


        

奇怪的是铁塔如此大的重量,如此快的攻势,军刺击中地砖时只发出了轻微的“叮”声,随即他的身影又消失在了黑影中。


        

等到他消失以后,地板上被军刺刺中的地方才崩出了一个缺口,随即从这个缺口开始细密的碎裂声开始蔓延至整个测试场地。


        

不一会,场地上的地砖全部断裂,没有一块还是完整的。


        

“嘶……”凌汐倒吸了口冷气,这要是被打中了,恐怕不死也得重伤。


        

吴若沁也有些惊讶,一击破坏场地的地砖,她也能随手做到,但没办法控制到和铁塔如此微小的动静。


        

术业有专攻说得一点都不错。


        

铁塔身影再次消失,凌汐的压力陡增。


        

“左后方八点钟方向。”


        

“右前方两点方向。”


        

“脚下,脚下!”


        

……


        

凌汐不停地报出方位,黎雅彤则调动全部修为,专注于躲避攻击。


        

于是落在旁人眼中,就看到铁塔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出现然后消失,每次出现时的攻击感觉都会得手,但是黎雅彤总能在最后时刻躲开。


        

姿势虽然狼狈了点,却没有失手过。


        

铁塔也是同样的感觉,明明黎雅彤一幅四处张望,紧张兮兮的样子,可不管自己攻击角度如何刁钻,出手如何隐秘,总会在最后一刻差之毫厘。


        

这种感觉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如此持续了半个小时。


        

“左前方十一点钟方向。”


        

铁塔又一次从阴影中出来,黑色的军刺悄无声息地刺到了黎雅彤的胸前,黎雅彤刚想避开,却发现军刺微微颤抖,最后无力地停了下来。


        

“噗通”铁塔庞大的身躯跌落在地上,两眼翻白,头上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得和拉风箱似的,嘴巴边缘还有一条哈喇子淌了出来。


        

凌汐莫名其妙,什么情况?难道有人给他下毒了?他看了眼木小风,心道小姐姐又搞了次暗箱操作?


        

铁塔突然晕倒,情报组的人立刻围了上来。


        

他们都很奇怪铁塔晕倒的原因,都有意无意地看向了木小风。


        

木小风赶紧否认道:“别看我,我什么也没干?你们要信我撒!”


        

马太纤给他把了把脉后,呵呵干笑了两声道:


        

“没啥事,体力透支,是累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