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星图 > 第十六章 苏醒
夜间

诸天星图

        

身为武者,周辰的精力要比寻常普通的读书人旺盛太多了。


        

仅仅只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周辰俨然就已经将第一场考试的七道考题彻底作答完毕。


        

剩余下来的两天时间,周辰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以外,他几乎全部都在打坐修行星辰导引术。


        

虽然时值白天的时候,周天星辰回隐没于苍穹天际,但是这并不代表星光就不复存在了,只是要比夜晚的时候黯淡很多罢了。


        

星辰导引术的修行效果即便会因此而降低上不少,不过那却是也仍旧要比江湖武林当中那些内功心法更为神异。


        

反正在考试期间,周辰只能够在这狭小的号舍里面活动,与其浪费时间干坐着的话,那还不如用来凝炼功力呢。


        

然而这一切被那些路过的巡查考官看在眼睛里面,他们却是全部都以为周辰是因为打不出考题而枯坐,尽数都暗自摇头道了一句不求上进,不学无术。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乡试秋闱的第一场考试终于结束了。


        

伴随着一声炮响迸爆而出,所有考生停笔离开号舍,竟然有序地退出贡院考场。


        

几乎九成九的考生都是一副无精打采,萎靡不振的模样,有些人甚至走路都摇摇晃晃地打起了摆子。


        

如果不是旁边有人出手搀扶了一把的话,十有八九就直接一头栽倒地面上去了。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然而在这些考生当中,唯有周辰独自一人仍旧是红光满面,精气神旺盛到了极点。


        

在一众同期考生或是羡慕,或是鄙夷的目光当中,周辰昂首挺胸,一马当先地走出了贡院大门。


        

在贡院大门前方那处宽阔的广场上,赵镖头已然是备好马车等候多时了。


        

“小相公,这场考试可有把握?”


        

眼见得周辰的身影出现,赵镖头连忙迎上前来,声音急切的道。


        

周辰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他到是并没有直接回答赵镖头的询问:“这才刚刚是第一场考试,找什么急呢,先回客栈洗漱一番,接下来还有两场考试要参加呢。”


        

赵镖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总不能那道架到周辰的脖子上面去逼问吧,因此他也只好陪着周辰在原地等候吕秀才。


        

等到吕秀才也出了贡院以后,赵镖头便驱车载着周辰和吕秀才返回之前下榻的客栈当中,准备接下来的考试去了。


        

乡试秋闱拢共分为三场考试,分别在八月初九、八月十二、八月十五这三天开始,每场考试又维持三天的时间。


        

在这三场考试当中,尤其是以第一场考试最为重要,考官录取举人几乎全部都是取决于这第一场考试的答卷。


        

剩余下来的两场考试,那基本上就是走一个过场罢了。


        

相较于最为消耗精气神的第一场考试,后面那两场考试无疑就要轻松上很多了。


        

然而即便如此,这接连九天的考试持续下来,绝大多数考生俨然是尽数都已经苦不堪言了。


        

甚至就连自身真气堪称雄厚的周辰,他都因此而感到不小疲倦了。


        

好在这三场考试结束以后,所有考生便彻底地解脱了。


        

究竟是名落孙山,又或者是高中举人,一切就只需要等待接下来的放榜便可以了。


        

距离考官阅卷录取还需要一段时间,因此除去已经确定自己无法被录取的考生以外,其他考生基本上都留在了太原城里面,暂居在之前的客栈当中,等待着放榜。


        

周辰和吕秀才亦是同样如此,不过他们却是并没有返回之前所下榻的那间客栈。


        

因为赵镖头等二十多位龙门镖局的镖师,都留在了太原城内等候周辰的缘故,所以他们索性就直接在城中租赁下了一座院落用来暂居。


        

毕竟他们这二十多人,每天人吃马嚼的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始终居住在客栈里面终归是要多出去一些开销去。


        

哪怕龙门镖局家大业大,但也不是这么一个花销的方法。


        

等待乡试放榜最起码也还要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与其说是居住在人员混杂的客栈里面,那么还不如自行租赁一个院落更为方便舒适呢。


        

回到暂居的院落当中,刚刚洗漱整理完毕以后,吕秀才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面闷头大睡去了。


        

这接连持续了九天的乡试秋闱,早就使得吕秀才的精气神萎靡到了极点,他这一睡怕是最起码能够睡到明天这个时候。


        

相对来说周辰的精气神就要旺盛的多了,他虽然同样也感受到了一些疲惫,只不过运功修炼一番便足可以彻底恢复了。


        

“梆梆梆!”


        

然而就在周辰返回房间当中,准备日常凝炼功力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却是从他的房间之外响了起来。


        

“小相公,那个一直昏迷的人终于醒了。”


        

只听赵镖头站在门外出声说道。


        

耳中闻得此言,周辰的心里面不由得一动,从那座破败庙宇里面就回来的人终于清醒过来了?


        

微微皱了皱眉头,周辰出声招呼着说道:“赵镖头先进来再说。”


        

与此同时,周辰亦是起身朝着门口迎了过去。


        

赵镖头推门而入,他先是拱手向着周辰行了一礼,而后出声禀报道:“小相公,那人刚刚方才苏醒,他现在想要见您,您看是见还是不见?!”


        

走到桌边坐下以后,周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声音有些疑惑地说道:“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


        

他既然是已经苏醒了,那就送些银两盘缠让他离开吧。”


        

按照之前医师老六的检查来说,那人不过就是因伤失血过多而昏迷罢了。


        

结果不知道那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竟然足足昏迷了十多天都不曾苏醒,周辰和赵镖头他们也只能够一直将他带在了身边照料着。


        

现如今那人既然已经清醒后过来,那么就让他自行离开便是了,周辰根本就没有半点想去去了解那人身上究竟是有什么故事。


        

可是赵镖头在听了周辰的话音以后,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为难之色:“小相公,那人说他非要见您不可。


        

额之前也想着直接将他赶出去算了,可是那人竟然有一身不俗的武功,额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PS:新书发布,小扑街求投资,求收藏,求书单,求推荐,求支持,各种打滚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