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星图 > 第十五章 奋笔疾书
夜间

诸天星图

        

一众参加乡试秋闱的秀才生员们站在贡院门前足足等到卯时,贡院的大门方才缓缓打开。


        

伴随着三声炮响,弘治一十三年的秋闱正是开始。


        

最先从贡院门内走出来的并非是主持此次乡试的学政考官们,而是两队身着锦绣袍服,腰挎纤细长刀的军士们。


        

抬眼瞥了一眼那两队军士的装扮,周辰的眸子里面当即便微微一凝。


        

飞鱼服,绣春刀,这是天子亲军锦衣卫所独有的装扮。


        

弘治帝显然是十分重视当朝的科举考试,眼下不过只是各省学政贡院举办的乡试秋闱,竟然就有天子亲军锦衣卫前来镇守考场秩序了。


        

那些锦衣卫列队站齐以后,贡院大门内这才走出了一队考官来,为首的主考官开始向着在场的一众秀才生员讲解起了考场秩序,声音严肃而又冷峻。


        

足足讲了半个时辰以后,那名主考官方才意犹未尽地大袖一挥,朗声宣布道:“开门!入场!”


        

伴随着这道声音落下,场中的所有考生们尽数都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纷纷提起了各自的书箱和包裹,准备进入贡院当中。


        

刚刚跨过太原贡院的大门,所有考生便在考官和一众锦衣卫的指引下,分别前往了大门左右两边的长厅之内。


        

这里是东西点名厅,是所有考生点卯划到的地方。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点完卯以后,一众考生则是分别前往贡院当中的东、西大栅场,由一应锦衣卫军士搜身检查,检查考生们是否藏有什么夹带小抄。


        

周辰所在的广阳府被划分到了东大栅场立面,而且还是第一批次被搜身检查的。


        

他和吕秀才等十一位考生双臂张开,静静地站在一旁。


        

由锦衣卫士兵走上前来,将他们身着的青衫脱掉,仅仅只剩下里面的贴身亵衣。


        

锦衣卫非常仔细地开始检查了起来,从上到下,没有任何一处例外。


        

哪怕是袖口、发带、鞋袜,尽数都统统检查了一遍。


        

除此之外,考生随身携带的书箱和包裹亦是没有被放过。


        

甚至就连考生们自行准备的面饼等吃食,都被军士们掰碎成了小块状,检查里面是否藏有夹带和小抄。


        

整个检查期间,动手搜查的锦衣卫军士们没有任何的言语,神色上面亦是不曾出现分毫的变化,整个人就好似傀儡机器那般刻板而又严苛。


        

好在场中这些秀才生员都算得上是朝廷未来的栋梁人才,所以贴身亵衣里面到是避免了被搜查。


        

如若不然的话,在场这些读书人恐怕是早就已经红着眼抗议起来了,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连贴身亵衣里面都摸一个干净,这实在是太过有辱斯文。


        

排在最前头的周辰第一个被检查完毕,他穿戴好衣衫以后,冲着后面还在被检查的吕秀才点了点头,而后便跟着考官前往他自己的号舍去了。


        

进入号舍当中,周辰暗自点了点头,这号舍里面打扫的还算是整洁干净。


        

周辰的运气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虽然这号舍十分地狭小,但是修葺的还算完善。


        

最起码房顶之上并没有什么缝隙存在,不必担心在考试的途中出现下雨漏雨的情况。


        

号舍的正中央摆放着一条小桌椅,上面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次秋闱第一场的试卷,


        

只不过周辰到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开始答题考试,他反而是先从包裹里面取出了提前准备好的水袋和面饼吃了起来。


        

毕竟从天刚蒙蒙亮开始到现在,周辰可是粒米未进、滴水不沾呢,就算是科举考试也要填饱肚子吧。


        

就着水袋里面的肉汤吃了相当于三大张面饼的碎饼块以后,周辰这才心满意足地坐到了书桌前面准备开始答题。


        

乡试秋闱拢共分为三场,每场考试又将会维持整整三天的时间。


        

倘若是换做成其他的考生以后,在折腾了这么一个大清早以后,肯定是要先行休息一段时间,养精蓄锐以后再开始答题考试的。


        

然而周辰身为一名武者,其自身的精气神却是远非寻常普通读书人所能够比拟的。


        

就算是整整熬上他个三天三夜不睡觉,恐怕周辰的精气神也要强盛过场中绝大部分的考生。


        

所以当周辰水足饭饱以后,他便直接俯身与书桌前面,开始奋笔疾书了起来。


        

这乡试秋闱的第一场考试当中拢共有七道考题,其中三道考题出自于四书,另外四道考题则是出自于五经,考生拢共需要作答出七篇文章来。


        

在大明朝的科举考试当中,其实并不会给考生太多自由发挥的空间,一切全部都遵循着严格规范的八股之法来进行录取。


        

所有考题尽数都出自于四书五经当中的某一段路,由考生以此来引经据典的给出答案。


        

而且考题的答案也必须拥有一个固定的文体格式,由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


        

甚至就连句子的长短,文字的繁简,声调的高低等等都有固定的要求,要相对成文,字数还有限制。


        

因此到了最后,几乎大多说考生所作出的答案其实全部大同小异。


        

这种形势下的科举,考察的其实并非是考生自身学问的高深与否,而是考生对于四书五经的阅读量,记忆量是否庞大。


        

倘若是阅读量不够的话,恐怕就连考题是出自于四书五经当中的哪一篇都弄不清楚,又何谈是引经据典的作答呢。


        

不过这对于周辰来说却是十分地有利,倘若是让他去解读四书五经当中那些圣贤文章当中的经义,那着实是在为难他。


        

然而换成现在这种偏向于记忆量方面的考题,那就再适合不过周辰了。


        

凭借着这几个月孜孜不倦的备考,周辰完全可以说是能够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了。


        

抬眼一扫桌面上的试卷,他立刻就能够在脑海里面选找到这题目是出自于四书五经当中的哪一篇、哪一章,从而引经据典做出对应的答案。


        

这样一来,周辰的答案虽然称不上多么地新颖,无法让人耳目一新,但绝对可以说是中规中矩任何人也挑不出毛病来。


        

解元、亚元等赞誉或许不可能,不过中举是绝对没有半点问题的。


        

PS:新书发布,小扑街求投资,求收藏,求书单,求推荐,求支持,各种打滚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