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 第十四章 表面父子的勾心斗角
夜间

我有一座恶念空间

        

其实苏定刚才的话有一定技巧,‘格式塔疗法’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让对方看到希望,让他知道有人愿意为他负责,为他承担。


        

还能有什么比自家儿子更靠谱的希望?


        

心理治疗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也是双方的一种心理博弈。


        

有时甚至会存在心理医生被患者给带跑偏的情况出现。


        

当然这对苏定来说不算什么。


        

毕竟在之前他也是鼎鼎有名的心理医生,一小时收费几千的那种。


        

苏定不断地试探,使用投射、倒转、预演等几个心理治疗模型,不断给苏二狗灌输未来可期的想法。


        

终于……便宜老爹印堂的情绪波动完全由黑转白,他的情绪开始好转了。


        

苏二狗长舒一口气,笑道:“跟你这么一聊,忽然觉得未来的事也不一定就没办法。”


        

苏定笑道:“那必须的,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去洗个澡,回头咱爷俩好好寻思寻思怎么把魔主他老人家请回来。”苏二狗美滋滋回了自己房间。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心理治疗是一个需要持续的过程的,暂时的情绪好转不代表苏二狗的心理疾病已经被祛除。


        

之后必然还会有波动直到他的想法彻底被扭转。


        

但归根结底,想要真正祛除心病还是要解决问题——如何重新获得魔主的眷顾。


        

可获得眷顾意味着神秘力量重新开始影响苏二狗,反过来继续加重他的心理疾病。


        

这还真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当然,苏定免费给便宜老爸心理治疗可不是单纯的好奇。


        

而是……


        

苏定站起来,眼前忽然嗡得眩晕了一下,某种刺骨而冰凉的力量忽然间从脑门间钻进去。


        

这感觉跟昨夜吸收灰雾之力时一模一样。


        

苏定面色严肃,急忙回到自己房间,闭眼内视。


        

脑海中的太极图依旧在缓慢旋转,但是原本因为蚀刻轮轴而彻底黯淡下去的黑红色区域又多了一丝光亮,大约占据整个红黑色区域的二十分之一。


        

那大片延伸出去的触角又重新开始缓慢如呼吸般伸缩。


        

这一丝黑红之力从哪来了?


        

苏定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便宜老爸。


        

太极图原本没有一丝能量,直到自己尝试给苏二狗进行心理治疗。


        

难道是自己的治疗将苏二狗的负面能量吸收进来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没准自己还真就找到一条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路了。


        

如果这太极图真的无害的话。


        

苏定正摸着下巴作思索状,又见便宜老爸从屋内出来。


        

苏二狗憨厚地脸上写满了慈祥,他招招手,道:“阿定,你来一下。”


        

“怎么了?”


        

“你来我这,家族珍藏的三种‘吉’礼,我觉得是时候让你了解一下了。”


        

苏定有点疑惑,便宜老爹对这件事一直讳莫如深。


        

心情一好久打算全部交代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屋里黑灯瞎火的连煤气灯都没点。


        

苏定摸索着想要打开墙上的煤气旋钮。


        

忽然听见背后有蹑手蹑脚的声音。


        

一回头,他正好看见好大一根棍子直直朝脑袋袭来。


        

卧槽?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


        

苏定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昏迷的一瞬间他看到苏二狗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娘的,这是老子第几次晕倒了?


        

苏二狗将木棍放到一旁,对躺在地上的苏定轻声道:“无论如何我总得确认一下你还是我儿子才行啊。”


        

隔壁屋门打开,一袭青裙的苏青从里面出来。


        

苏二狗没回头,将苏定小心扶起来,道:“今日如何?”


        

身为主人格的苏青似乎对任何人都是同样的疏离态度,即便是自己的父亲也并未见有多亲昵,她淡淡道:“早上他一个人出门,遇到摆锤作坊的人,苏定表现地很好并未引起双方冲突,之后他们进入店铺大约一个时辰,苏定便一个人回家了。”


        

苏二狗点点头:“之后呢?”


        

“之后他就去了工作室,一个人坐在那发呆了两个时辰,然后突然拿起轮轴熟练地开始蚀刻。”说到这,一向表情平淡的苏青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接着道:“在没有经过任何‘礼’的情况下,他的蚀刻完整而且迅速,并且零件直接具备了那位的神秘灵性。”


        

苏二狗脸色阴沉,他看着陷入昏迷的苏定,轻声道:“一一还有你三妹都认为小定不太对劲。你觉得……他还是你弟弟吗?”


        

“不是。”苏青回答得很快。


        

苏二狗一惊:“为什么?”


        

苏青淡淡道:“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


        

苏二狗松了一口气,白了一眼自家闺女,然后道:“就你知道的多。不管原因是什么,先送去老玄郎中那边检查吧。”


        

……


        

时间回到昨日。


        

苏一一检查完毕离开。


        

苏二狗也借口把好消息告诉家人出了门。


        

刚一拐弯,苏二狗就看见自家闺女戴着个乌鸦面具人不人鬼不鬼地站在角落里。


        

苏二狗叹气,家里怎么就没一个正常人呢?


        

“一一郎中,你看我儿子的病怎么样?”苏二狗走过去。


        

苏一一的人格确实不清楚自身的状况,但此人格每月初一稳定出现对苏二狗的家庭包括苏定本人还是熟悉的。


        

师承老玄郎中的苏一一治病的本事没学多少,关于神秘领域倒是颇有心得。


        

她道:“从呕吐物看精神污染确实非常低,低到比新生婴儿还要干净。”


        

苏二狗欣喜道:“那就是没事了。”


        

苏一一摇头:“一个直视伟大而昏迷的人没有精神污染可信吗?”


        

苏二狗愣了,半晌才摇摇头:“不可信。”


        

苏一一双手环抱:“有些隐蔽的邪恶之物普通法子是没法检测出来的,想要了解真相还得去老师那。”


        

苏二狗知道闺女的意思是什么。


        

可老玄郎中是镇上唯一的郎中,在官府那是挂着号的。


        

如果在老玄郎中那进行精神检查的话,无论结果如何都要登记上报。


        

万一小定真的查出点问题来不是害了他吗?


        

苏二狗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没能下定决心,他摇摇头道:“今夜是我释放精神污染的日子,杂事太多不宜见医。我再观察观察,也许真的只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