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懒得修炼 > 第三十五章 抢怪!
夜间

我懒得修炼

        

一人一兽在这深林中缠斗,激飞地上积雪如层层浪花,周遭树木也都遭了秧,削皮的削皮,斩断的斩断。


        

“喂,平头哥,能听懂人话吗?”雷二吆喝道。


        

大蜜獾暂缓进攻,但是眼神中凶光不散。肌肉紧绷,酝酿着下一波厮杀。


        

“能听懂就好说。俺叫雷二,咱也别打了,刚那顿,就当是俺请你的,行不?”


        

“这会镇老晚了,你让俺也吃顿饭睡觉呗,明个咱俩再打你看行不?”雷二跟平头哥好商好量。


        

“嗤!”平头哥鼻子里喷出白气,翻了个白眼,明显不吃雷二这一套。龇出獠牙,眼看就要杀来。


        

“嘿,还没完了!俺累了,需要休息,你听懂了吗?!我巢!”雷二再不动手,平头哥就要贴脸了!


        

终于,平头哥还是突破了重重封锁,咬到了雷二的睡袍。可惜和雷二敲它的时候一样,它也无法奈何雷二。


        

睡袍可是低阶防御神器,黄毛出品,必属精品!


        

平头哥无能地撕扯着,发泄着胸中的怒火。雷二此刻已经无法使用斧子攻击了,索性收回巨斧,一拳一拳照着平头哥脸锤,收效甚微。


        

“别这样了,哥,算俺雷二求你!咱俩打得太难看了!”雷二服了,这打得有啥意思,狗屎派自由搏击?


        

“呜——呜!”平头哥就是咬着雷二睡袍不松口。


        

照这样下去,自己今晚真是别想睡了!雷二生出急智,从腰包里又变出两条烤鲶鱼存货。


        

平头哥见状立马停战,绿豆小眼盯着雷二手中的鲶鱼,哈喇子顺着嘴角滴下来。


        

“老哥,我一条,你一条,中不?吃完消停一会,俺睡一晚上,明日再战都行,今天实在是累了。”雷二卑微得可怜。


        

平头哥焦急地来回踱步。


        

“那就说定了嗷!”雷二招呼平头哥回到先前空地上,把已经冷了的炭火重燃,加热两条鲶鱼。


        

等待美食的平头哥异常乖巧,就卧在火堆旁,只是抬头频率有点高,看得雷二直好笑。


        

“妥了,接着!”鲶鱼热好,雷二把其中有点烤焦的一条往平头哥那边一抛,那畜生高高跳起,用嘴接住,像一只小狗。然后趴在地上大嚼。


        

雷二趁着它没空,也狼吞虎咽地消灭自己手中的鲶鱼。万一等它完事,难保不会对自己手中的动歪心思。


        

“嗝!”雷二整完一条烤鲶鱼后,拿起腰间酒壶猛灌一口,热流如火龙入腹,在这美好的夜晚,他想唱起一首自己心中的歌。


        

“俺要睡觉,平时咱俩咋闹都行,唯独俺睡觉时候你别搁我这儿胡草,不然后果自负。”雷二从纳戒里放出一个搭好的帐篷,严正警告大蜜獾。


        

他怕自己的梦境自卫反击系统能把平头哥打死。


        

“哼哧!”平头哥不屑地把屁股朝向雷二。


        

雷二钻进帐篷,开始酝酿睡意。无论谁在这深山老林里,都不敢在睡觉的时候,像雷二那样绝对放松。


        

有挂,有底气!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当雷二钻出帐篷,迎接他的是一记大力头槌。


        

猝不及防之下,搁着睡袍,雷二差点被撞出酸水。


        

雷二饭都不吃了,拎斧子追着平头哥砍了十八条街。直追到天色大亮,直追到劲爆动物部落。


        

一路上那树是成片成片的倒,那鸟是成群成群的飞。


        

平头哥想要回头反打,奈何雷二攻势实在是太过猛烈。连招直接给獾哥干懵逼,虽然说造不成实质伤害,但是疼是真的疼。


        

雷二虽然说不是在梦中被吵醒,没有陷入那种暴走的状态,但不要忘记,他这个人本身的起床气,就已经是举世罕见的恐怖。


        

砍了老半天,雷二气也消了,再加上体力的消耗、早上没吃饭,下手的力道是越来越小。


        

“玩归玩,闹归闹,别在俺刚睡醒时候开玩笑!”雷二停火了,摸出来一大条牛肉干恶狠狠地啃,看得平头哥心惊肉跳,仿佛被啃的是自己。


        

它这丛林一霸,就是靠怼天怼地给怼出来的名声。论狠,它说自己是魔兽森林第二,就没人敢说是第一。


        

但是眼前的这位,已经接二连三地刷新它对人类悍勇程度的认知。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它驰骋丛林几十载,自认已经够不要命了,但似乎还是错眼前人类一筹。


        

惹不起,惹不起。


        

见平头哥安生了,雷二也不再白费力气。


        

拿出地图研究,雷二发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摸到了劲爆动物部落的外围。


        

可奇怪的是,这也没啥妖兽影子啊!


        

回想起临行前自己获取的信息,这劲爆动物部落,应该是个不小的妖兽聚居地,没理由这么安静。


        

该不会那帮狗日的在崩自己?


        

小概率事件,这么做对宗门也没啥好处。


        

自己走错地了?


        

雷二观察地图,不可能啊!前面那个大石头墩子地图上标得明明白白的。


        

就在雷二陷入思索时,对面的平头哥开始出现各种奇怪的举动,不安地来回跑动,鼻子一个劲猛嗅。


        

最后一个猛子扎进部落深处。


        

雷二见状,紧随其后。


        

这里静得可怕,而且空气中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越往前,血腥味越浓。


        

雷二皱起眉头,将手中的巨斧握得更紧,内心早已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平头哥似乎是负责带路,此刻双方明显都已无心打闹。


        

“嗷!”穿过没有路的林子,又越过一条结着厚冰的河流,平头哥来到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平地,随后怪叫一声。


        

雷二后一秒就站在了平头哥身边。


        

只见前方一片地狱景象,纵使梦境中凶残如雷二,在现实中遇到这样的场景,内心受到的冲击还是无与伦比的。


        

这里的画面仿佛经历过天灾,各种妖兽的碎尸混在一起,地上还残留着一盘一盘的肠子、脑花。红的黄的绿的紫的,各种颜色的血液浸透雪地,似是要开染坊。


        

碎尸早已结冰,冻在地上,扣都抠不出来。


        

狠辣如平头哥,此时恐怕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雷二大略地检查了地上的碎尸,妖丹都已经被收走,明显是人为。


        

“被人抢怪了。”雷二迅速地调整好内心的状态。


        

自己来异世界是称王称霸的,不是来做慈善的,眼前出现这么多小动物尸体,他的第一想法不应该是悲愤下手之人乱造杀孽,而是应该担心自己的考核成绩。


        

“走,给你的弟兄姐妹们报仇去!”雷二义正言辞地对平头哥说。


        

只见那大蜜獾双眼已经蒙上血雾。


        

受环境的刺激,獾哥的嗜血好战本性得到了百分之二百的激发。


        

一人一獾身形如电,消失在这处死地。


        

一路上,雷二又遇到了四五处屠杀遗址。


        

“这该有多少妖丹进帐啊!那波人现在绝对肥得流油!不把他们皮给扒一层,俺二字就倒着写!”雷二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美好未来了,鸟枪换大炮啊!


        

到时候这么多妖丹丸子,一半炖汤、一半烧柴!


        

突然,左前方不远处林子上空乌压压飞起群鸟,雷二一个急刹车,跑在他前头的平头哥感受到身后的变化,也跟着急停。


        

“走,去那边,砍翻他们丫的!”雷二巨斧指向方才群鸟惊飞的地方,平头哥会意。


        

话说令狐紧当此刻正和一只大马青蛛进行殊死搏斗。


        

大马青蛛的个头比寻常马匹还要巨大,成年青蛛全地形奔跑时速最高可达七十迈。其攻击手段多样,能喷丝、有剧毒。


        

丝是缠马丝,毒是化骨毒。


        

再加上它身上覆有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青色外骨骼,堪称刀枪不入,血厚防高,每一只大马青蛛的出现,都伴随着一片小地区生态系统的崩溃。


        

这是真正的食物链霸主!


        

“叮叮叮叮叮叮叮!”百试不爽的飓风七连斩终于碰上了自己的克星,令狐紧当的飓风剑砍到青蛛身上,只能留下淡淡的白痕。


        

张出名游走于青蛛身侧,骚扰青蛛,为令狐紧当提供掩护。


        

他张出名出自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是这次试炼中少有的老弟子。一手回春术早已青出于蓝,但他最擅长的其实是杀人。


        

毒杀!


        

凭借着迷影张氏杀人术,张出名虽不是超越宗年轻一代正面战力顶峰,但绝对是知情人最不愿意招惹的硬茬子。


        

迷影张氏,是大陆最久远神秘的刺客家族。族内培养刺客从娃娃抓起,用玄幻小说一贯的养蛊法养人,一波孩子最后只能活一个。


        

张出名活了下来。


        

他极端痛恨自己的家族,于是来到超越宗从医。


        

但暗器手法、配毒下毒、近身格杀的老本行,他可是一直没忘。


        

只不过今日,时不利兮骓不逝了,所有杀人技面对坦克一般、自带免毒的大马青蛛,都变成了屠龙技。


        

“嘶!”青蛛伸展自己像坦克炮管一样的粗腿,荡平周围一圈的树木如折草。一发带着粘液的蛛网从它的口器中喷出,迎风招展,直冲令狐紧当所在而去。


        

大马青蛛的蛛丝韧性堪称恐怖,粘度更是所有生物的噩梦。被这一发打到,就啥也别说,马上做好投胎准备吧。


        

令狐紧当因为身在半空,青蛛又预判了他的运动轨迹,这一下就像是他自己撞到蛛网里一样。


        

这技能接得恰到好处。


        

“我日!张哥救我啊!救我救我!活不成了!”令狐紧当都要哭出声了,眼看着青蛛大嘴就要凑上来。他初吻还在,别看平时满嘴花花,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


        

谁死他都不该死啊!


        

张出名也急了,令狐紧当是他在宗门里唯一的朋友,这会他全开自己的空间法器,里面淬着各种奇毒的暗器如瓢泼大雨般倾泻在青蛛身上。


        

可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