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美利坚当道士 > 第八十五章 四面邪神
夜间

我在美利坚当道士

        

全秀贤羞怯的钻进卧室,足足十来分钟,这才穿戴的整整齐齐的红着脸走了出来,战战兢兢的站在王诩的面前。


        

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王……王观主……”


        

“你认识我?”


        

王诩再次从头到脚看过一遍,那双眼睛,就像刀子一般,穿透了衣服,刺激的好看的皮囊阵阵颤栗。


        

“旧金山华人区镇守,认识的……我……我叫全秀贤……”


        

“全秀贤?”


        

感觉有点眼熟,想了想,好像某个化妆品的代言人就是她吧!


        

王诩不关心这些娱乐圈的东西,但常常在华人区巡逻,总会看到些广告牌,有点印象。


        

“崔神父有点忙,让我来看看,你不用拘谨,坐吧!”


        

“是!”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全秀贤毕竟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迅速的镇定下来,表现出上流人士该有的修养,笔挺的坐在沙发上,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你身上出现了灵异现象,什么时候开始的。”王诩没有什么废话,开门见山问道。


        

全秀贤没有多思考,她已经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事业和生命比起来,还是小命重要,立刻便说道:“十天前,我拍摄完WHOO的广告之后……第一次在梦中看到了那个四面人,那个四面人一直在梦中追逐我,刚开始,我只以为是个恶梦,但第二天,同样的梦再次出现了,我就知道不是普通的梦境,我可能被人下了诅咒。”


        

“诅咒?”王诩不置可否,说道:“接下来你都干了什么?”


        

“因为是在洛杉矶拍摄的广告,所以我去了洛杉矶的教堂,祈祷了一个下午,并且忏悔了,我没有详细说梦境中的细节,神父也没有发现我身上的异常,只让我好好休息,说是压力太大导致。当天晚上,我好像又梦到了那个四面人,但好像又没有梦到……在之后的第三天,那个四面人再次出现在梦中,直到第五天,梦境越来越清晰,我知道不能再侥幸了,所以……我回到了这里!”


        

“恩。”王诩点点头,说道:“然后你等着崔神父为你除灵,但崔神父因为不明原因并不在教堂,你等了足足五天……”


        

“是这样的,但也不仅仅是这样。我回到这里之后,梦境出现的转折,我的梦中不再仅仅只出现那个四面人,我会梦到我的父母……”全秀贤泪眼朦胧:“他们……他们在庇护着我……”


        

“这样啊!”王诩站起身来,在别墅里走走停停,然后站在了一张全家福的面前,伸手一抓,似乎有一道黑气被他抓在手中。


        

默念了一遍度人经,王诩手中似乎有纯白的光微微一闪。


        

“观主,那……那是我父母的亡灵吗?”全秀贤哽咽的问道。


        

“一道执念,算不得亡灵,你也不用太伤心……好了,我们去看看那个四面人吧!”


        

女人的闺房,还是漂亮年轻女人的闺房,带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蕾丝文胸,小内内……


        

还好没有看到某些奇奇怪怪的电子产品。


        

“不介意我找一下吧!”


        

“嗯!”全秀贤迅速的将内衣收拾了起来,这些都是她泡澡前换下来的,原味,还来不及收拾。


        

王诩左右找了找,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珠宝盒。


        

里面琳琅满目,钻石、宝石、黄金、白金、珍珠,耳坠、项链、手链、戒指、头饰……


        

伸手拿起一个红宝石吊坠。


        

“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王诩问道。


        

“这个……”全秀贤眉头一皱,微微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是我去韩国的时候,一位很好的闺蜜送我的生日礼物,这……这吊坠……有问题吗?”


        

防火防盗防闺蜜啊!


        

“我拿走了,今后若是还想去半岛的话,就不要去见那个闺蜜了!”王诩给了她一个很中肯的建议。


        

“难倒……难倒是她害我?”全秀贤一脸不可置信,那张绝色的脸上满是骇然。


        

她作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女明星,警戒心远比普通人来的高。


        

娱乐圈即是名利场,尔虞我诈的事情她见的多了。尤其到了她这个地位,更是要处处小心。所以她拍戏都是自己带水,不敢喝别人递过来的水。


        

“呵呵!”王诩发出了一声嗤笑,塑料姐妹情,娱乐圈真是乱的很啊!


        

“明天你来一趟老君观,我看看你还有什么隐患……”此刻不挖墙脚什么时候挖。


        

全秀贤有些为难:“这个……”


        

“崔神父最近出了点麻烦,他将韩区的镇守任务交给了我,如果不方便,你可以等崔神父解决了麻烦再去找他。时间不早了,今晚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在全秀贤不舍的目光下,王诩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甚至王诩相信,只要自己开口留下来,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拒绝。


        

信仰一点都不坚定啊!


        

……


        

老君观。


        

王诩将鹰首神灵像和红宝石吊坠放在了案几上。


        

他先拿起了红宝石吊坠。


        

在他猩红色的左眼之下,这吊坠上面,围绕着一圈的淡淡的粉色气体,若有若无。


        

诅咒吗?


        

王诩若有所思。


        

诅咒这种东西,无论中外都有很多传说。


        

西方有巫婆的咒语,东方有厌胜术、扎小人、巫蛊等等流传。


        

不过,这吊坠上面的东西,并不是全秀贤所说的诅咒,所以他有些好奇,就将神念缓缓探入红宝石之内。


        

“轰!”


        

他神识一震,眼前现出一副画面。


        

一个光明浩大的类似神庙的建筑之内,供奉着一尊有着四只手、四张脸的神像。


        

这个神像四张脸分别有着喜怒哀乐四种表情。


        

“异端……”


        

那四面神突然发出了震天的声音,声如狂雷,震耳欲聋。


        

瞬间,那张怒脸转了过来,怒意勃发,一股巨力随着精神袭来,要重创王诩的灵魂。


        

那是一股浩瀚的力量,王诩依稀看到了万人、十万人祭拜的场面,那是无数信徒的念力的聚集体。


        

呲!


        

仿佛是烧红的烟头被弹到水里面的那一声儿响儿。


        

那股念力的聚集体以吊坠为中转站投射而来的瞬间,便消失在了老君图紫气弥漫之间。


        

在遥远的朝鲜半岛上,这一刻发生的变故,王诩不知道。


        

但王诩知道一件事,棒子多邪教,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