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暂居的不知夜先生 > 第三章 不知夜大人
夜间

暂居的不知夜先生

        

花凛的身体顺时冷了半截,嘴角扯出个不成型的微笑,喉咙里的气声仿佛乍破的泡泡,半天凑不出一句话。


        

“嗯?花凛,你的脸色有点差哎,是生病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不……别,别过来,我,我很好。”


        

春绘出乎意料的顺从花凛的话停了下来,看着春绘脸上似乎发自内心的关心和疑惑,花凛忍不住认为自己所有的猜测是不是都是错误的。


        

“你,你真的是田中春绘吗?”


        

“花凛?你在说什么呀,我就是你的好朋友春绘啊。”


        

恰到好处的惊讶和娇嗔和她印象中的春绘完全重合,就连说话时总会弯着眼睛的习惯都分毫不差,可是,她不想继续猜测,就算害怕,就算恐惧,她也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你真的,是春绘吗?”


        

‘如果你真的是妖怪,如果你真的想吃了我,那就不要再演下去了,不要再用春绘的模样和她演戏了!’


        

似乎看出了花凛内心的想法,春绘轻轻地叹了口气,偏头用右手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头发,再出声时,赫然是清越如风铃的男音!


        

“我可没想过要吃你啊,花凛酱。”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男……男的?!是,是个男妖怪?!


        

“毕竟现在这个时代不比以前,无论哪里都有他们在,伤了个人都会被他们记住,日子可是很不好过的。”


        

‘他们?’


        

“春绘”看着花凛微微一笑。


        

“对,他们,自诩为神的使者,将妖怪的存在视为罪恶,以杀戮以制裁的人类,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人类似乎极为憎恶妖怪,屠杀妖怪近千……”说到这时,他的语调莫名怪异,仿若不愿详述而转说其它,“当然,也有一群善良的神使,他们还为妖怪制定了特别的行走令,就如同你们的法律,犯之即罚。”


        

“至于你为什么会猜到我是妖怪,恐怕是因为你脖子上的御守吧,这可就冤枉我了,御守可不是我弄坏的。”


        

“毕竟在我的眼里,御守里的神灵的灵力可是远远大于我的,我可没那个胆子去招惹。”


        

“对了,其实从刚才起,我就想问了,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


        

‘难道还有其它的妖怪?’


        

花凛抿着唇,因为对妖怪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她并不信任对方的说辞,而且,如果妖怪纯心想要害人的话,哪里会管日子好不好过,“春绘呢?她现在在哪?”


        

“春绘啊,她现在可是好端端的在家里待着呢,你想要见她吗?我可以带你去哦。”


        

说这话时,“春绘”的脸上仍然是带着笑的,只是与方才的笑不同,他的笑带着高高在上,眼睛看着花凛,眼里却没有花凛的存在。


        

沉默半响。


        

“我,我要先去神社。”花凛手心里的汗冷冰冰的。


        

“哦?”


        

“春绘”轻飘飘的问着,“为什么呢?你不希望早点看见你的朋友吗?”


        

“我要先去神社。”花凛坚定自己的想法,“你不是说春绘好好的待在家里吗,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


        

“啊呀啊呀,非常感谢你的信任,那我自然也不能辜负你对我的信任喽,”“春绘”从中间退到了一旁,“去吧,等你下来了我们再一起去看春绘,还是说去学校呢?”


        

花凛没有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她看着“春绘”轻易就让出来的道,身体迟迟没有出现反应。


        

“春绘”等了一会儿,见花凛还是不动,皱了皱眉,“怎么?改变主意了?”


        

“不,”花凛突然看向“她”,“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神社?”


        

“春绘”神色自若,唇角却带着隐隐的不屑,“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你……”


        

“呵,当然是因为害怕被杀啊。”


        

男人的声音带着些漫不经心,突兀的出现在二者的交锋之间,“春绘”嘴角的微笑瞬间收起,眼中闪过惊疑。


        

‘不该啊!’


        

‘不知夜先生!’


        

二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花凛欣喜的表情在看见男人身后的物件后霎时凝固。


        

‘那,那是什么?’


        

青石阶梯上,环环相扣的铁链不知从何处延伸,紧紧地禁锢住男人的右脚,随着男人的走动与地面摩擦,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沉默的让人难以忽视。


        

“不知……”


        

“我在上面可是听了许久,想着你现在和人类差不多的体质会不会识相点早点滚,没想到你居然磨蹭这么久。”


        

男人就这样站在青石阶梯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让他完全提不起劲动手的“普通人类”。


        

扫了眼呆愣在旁边的花凛,“你还待在这干嘛,等着给他收尸吗?”


        

“哎?不,不是。”


        

“那就滚去学校。”


        

“好,好的!”


        

等花凛不见了影后,男人悠哉悠哉的欣赏了一下“春绘”的脸色,“不错,没有试图逃跑。”


        

“她”眼睛一红,妖怪特有的妖纹出现在眼角,原本用于隐匿自身妖气的残余妖力收回,人类的伪装卸去,站在下面的,是拥有浓烈妖气的一方大妖怪。


        

“不知夜大人!”


        

他屈膝行礼,视线只盯着地上的碎石。


        

“又京拜见不知夜大人!”


        

“……”


        

许久不曾听见男人的声音,他咬牙大着胆悄悄抬头看了看。


        

先前还站着人的地方此时只余初时的空无,连空气的波动都没有产生变化。


        

又京的内心也空了空,但想起自己为这件事而狠心削去大半妖力的代价,无论如何也不甘心只得到这样的回报。


        

只好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做过的事,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至于御守那件事他也是把握住分寸的,只是没想到还会有反噬!


        

现在他不能离开这里,他必须等,等到男人愿意听他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