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漫威世界的沙漠死神 > 第十一章 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夜间

漫威世界的沙漠死神

        

浩克举起右拳,朝着李况便打了过来,突破音障的拳头,形成拳风扑面而来。


        

“等等!”李况后退一步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浩克一拳打到了空气上,愤怒的头顶冒火,举起拳头一拳砸到地板上,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以大坑为中心,地板按照蛛网的样子碎裂开来。


        

“你个铁憨憨!你想杀死你旁边的人吗?”李况指了指跌倒在地上的贝蒂·罗斯。


        

浩克愤怒地朝李况发出了怒吼,其中的音波震碎了李况身后的窗户玻璃与桌子上的茶杯。


        

“她真的要死了?”李况也大声的吼了一声。


        

浩克迷茫的挠着脑壳,转过头来发现贝蒂·罗斯瘫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耳朵中隐隐有鲜血流出。


        

浩克惊吓的跳了起来,弯腰想要抱起她,又害怕再次伤害到她,在贝蒂·罗斯的身边急的团团转。


        

李况在旁边看到浩克抓耳挠腮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目前看来即使浩克心智不成熟,也并不是不能进行交流,他也有着自己的喜好。


        

“让我来看看。”李况实在忍不住浩克憨憨的样子了。


        

浩克听到之后后退了两步,看了看昏迷中的贝蒂·罗斯,不禁有后退了两步。


        

李况不会医术,但是俗话说一通则百通,以目前的实力,足够去探寻人体中的秘密了,查看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再容易不过了。


        

手掌虚浮在贝蒂·罗斯的手腕上,掌心中一道黑色神力进入了她的经脉之中,向着奇经八脉流动。


        

躺在地上的贝蒂·罗斯突然吐了一口鲜血。


        

李况吓了一跳,什么情况?我的神力输出方式哪里不对吗?


        

旁边一直瞪着大眼看着李况的浩克,看到贝蒂·罗斯吐了鲜血,身体情况更加不好了,愤怒的呲着牙,一步跑了过来,举起拳头便打了过去。


        

还在思索着哪里不对的李况被一拳打飞了出去,撞破两面墙,被埋在了里面。


        

浩克的身上也冒出了蓝紫色的电花,不断的电击着浩克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了密密麻麻血痕,即使浩克的恢复能力很强,但是伤痕上面是魔法伤害,残余的能量阻止着浩克身体的修复,使得这个修复过程十分缓慢。


        

浩克忍着身体的痛苦小心翼翼的扶起贝蒂·罗斯,轻轻的抱在怀里,向着外面走去。


        

“你能带她去哪里呢?”李况的声音从砖墙下面传出。


        

本来神色着急的浩克听到李况的声音,又有怒火涌上心头,猛地转身呲着牙看着堆成一堆的砖墙废墟。


        

“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现在的你走不出去。”李况站在绿巨人身后说道。


        

绿巨人左手抱着贝蒂·罗斯,右手握紧拳头朝着李况的腹部打了过来。


        

李况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黑色神力,空间变得扭曲起来,星空之门穿在了李况的身上。


        

绿巨人的拳头打在盔甲上,犹如泥牛入海,没有发出一点的涟漪。


        

绿巨人的周身出现了蓝紫色的电弧,浑身颤抖单膝跪在了地上,绿色渐渐的消退,班纳博士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绿巨人就像是一个高攻击力,高恢复,高物理防御,低魔法防御的战士,受到荆棘之甲的反弹魔法伤害在加上浩克心智不健全,不能够长时间存在,班纳博士才能够出现。


        

“你的吼声很大,脑门很绿,但是拳头还不是不够强,现在的你还是太年轻。”李况看着渐渐消失的浩克说道。


        

拍了拍手掌喊道:“进来!”


        

在门口不远处候着的维克多·布劳听到李况的召唤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


        

“主人。”维克多·布劳低着头看着训练室中的残破,暗暗心惊,不愧是主人。


        

“你找个新人,悄悄的把她送到医院之中,让医生治好她。”李况指了指贝蒂·罗斯然后说道:“记住这个新人一定要新。”


        

“明白了主人,我马上到街上找一个。”维克多·布劳拍着发达的胸肌说道。


        

几日不见这货的肌肉越发的发达了,甚至有些臃肿了。


        

维克多·布劳到门外喊来两个女成员把贝蒂·罗斯抬了出去。


        

“至于这个男人,你把他送进客房。”李况有瞥了一眼衣衫褴褛的班纳博士。


        

送进客房,近乎赤裸的男人,与不近女色的主人。


        

嘶~~~


        

维克多·布劳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隐秘的摸了摸自己的翘臀,又看了看昏迷中的浩克,不禁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难道在未来我也有这一天吗?


        

有心想要向主人表白自己的性取向,又担心主人被拒绝之后变得恼羞成怒,我好难啊!维克多·布劳为自己的不容易感叹着。


        

怎么有冷风?


        

回过神来看到主人在盯着自己看,目不转睛。维克多·布劳暗想,开始了,主人开始看我的形体了吗?都怪我最近蛋白粉吃的太多了,导致身材太好了。


        

“把他安置好!”李况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维克多·布劳被冷冷的声音喊醒,这才回过神来,收拾好心情,把班纳博士扛了出去。


        

李况捂着脑壳无奈的看着走出去的维克多·不劳,我到底契约了个什么鬼?还是这个货的脑子不正常?难道真的是我法术施展的方式不对?


        

回想起维克多·布劳用余光看向自己与班纳的眼神与表情,以及抚摸他自己的屁股时微红的大脸。李况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个货脑子里面想着与自己相关的奇怪事情。


        

这个人脑回路确实是不正常啊!李况觉得以后一定要离维克多·布劳远一点,有机会遇到强敌就派他去,让他为恕瑞玛抛头颅,洒热血。


        

收起身上的铠甲,掀起上衣看了看腹部没有一丝伤痕,身体也没有不适,想来应该是荆棘之甲,护甲鞋与星空之门抵消了浩克的攻击。夸张吗?荆棘之甲在英雄联盟世界中也应该是神器的存在,在加上护甲鞋与星空之门完全吸收抵消目前稚嫩的浩克的攻击想来也是应该的。


        

李况挠了挠脑后壳,想不明白做错了哪里导致贝蒂·罗斯吐血了,站在哪里观察者身体中的神力,还是这样的温柔可爱啊?


        

举起右手,在掌心托起一颗黑色的能量球。


        

能量球中有着能量不停的流淌旋转,很漂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