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娱公敌 > 第19章 我还没想好呢
夜间

文娱公敌

        

三张卡片很快就被挑选了出来,中奖的是两男一女,两个男的都是影评人,剩下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姐姐,是特地从杭城赶来看偶像言智海的大学生。


        

于鑫确实有几分文学水平,挑出来的内容被主持人读出来后很有味道,也堵住了那些落选观众的嘴,自叹弗如。


        

“哎,我还以为哥哥会被选中呢,那句话写的真的好有感觉啊,一曲长歌,一剑天涯,搞得我现在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的都是那个画面。”林筱琳双手托着下巴,眸中是止不住的失落,还夹杂着几分向往。


        

“无所谓的,肯定是人家写的更好,我这点水平选不上也正常。”秦澈不是很在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大家的口味不同,对于文学有人喜欢细腻有人喜欢豪迈,见仁见智而已。


        

选上的那三个都是细腻派的代表,字里行间仿佛都透着如水的情怀......


        

下午还得赶回剧组,秦澈参加完了简短的活动后便没有继续逗留,在一众小姐姐遗憾的挽留声中率先离开了,还得赶着吃饭呢,不然等会打不动了。


        

“哎,琳琳,你家哥哥这么帅,我要是你还追什么星呀,直接追他就好了!”


        

“是呢,真的羡慕你离得这么近,平时肯定没少去剧组偷看你家澈哥哥吧?”


        

小姐姐们你一言我一语,大家脸上都挂着掩盖不住的羡慕,唯独林筱琳脸色一苦,哀怨的叹息一声:“哪有你们想的那样呀,其实我都不知道哥哥在哪个剧组的。”


        

“真的假的,你们天天见面会不知道他在哪个剧组?”


        

“筱琳,你该不会是怕我们截胡了秦澈吧,口风这么严,说都不敢说?”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林筱琳嘟着嘴:“我真不知道,听经常来的一个群头大哥说,澈哥哥在组里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让透露消息。”


        

一群小丫头都被噎住了,想着什么剧组啊这么严格,进组还要签保密协议?


        

沉默了一会儿,粉丝中另一个比较有话语权,身材高挑的女孩杨清雪忽然双眸一亮:“你们觉得以秦澈的条件,将来会不会大红大紫?”


        

林筱琳笃定的点头:“哥哥肯定会红的!”


        

杨清雪轻轻拍手道:“那要不咱们给他建个粉丝群吧,这样以后咱们就算是元老人物了!”


        

“对啊,清清这个主意好,我参加我参加!”


        

“算我一个,而且我觉得咱们不仅要建米米群,最好把贴吧论坛什么的也抢下来。”


        

“同意!”


        

“赞成!”


        

“......”


        

经过了几分钟的讨论,秦澈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批,总计三十位的粉丝代表悄然出现了,并且成功的建立了一个半私密粉丝群——“澈哥哥的后宫团”,正团长由林筱琳担任,副团长兼外联的职务则分配给了计划的提起人杨清雪。


        

大家约定好从现在开始,全方位的收集和秦澈有关的所有资料并整理出来,方便查阅和对外交流的同时,也为今后新入宫的小伙伴们,提供一个了解和认识哥哥的平台。


        

已经快要走下电梯的秦澈对此还一无所知,更不会明白当女人们疯狂的想要同化他人时,究竟会爆发出多大的能量......


        

“小伙子,等一下!”


        

秦澈回过头,看见来人是谁后略有些意外,居然是大导演于鑫。


        

五十岁的于鑫正值导演的黄金年龄,无论是资历还是名气都要比孙正高出了一截,不过据说两人是华戏的校友,彼此关系还不错,两人的口碑也都挺好。


        

“于导好。”


        

“小伙子,刚才那张卡片,写着将进酒,杯莫停的,是你吗?”于鑫开门见山的问道:“能认识一下吗?”


        

“呃,我就是随便写写的,算是看过了电影有感而发吧。”秦澈做了个自我介绍,挠着头一脸的人畜无害,不熟悉的人看了他这幅腼腆的模样,绝对猜不到这货虽然看着是个人,但其实是真的狗。


        

例如现在的于鑫。


        

他稍显激动的叹道:“词是真的好啊,太有意境了!冒昧的问一句,这是秦先生你本人想到的吗?是只有一句,还是有完整的诗文?”


        

肯定不是我想的啊,那前半句是人家李白想的,后半句是企鹅公司设计李白的游戏策划想的......秦澈以前玩射手,每次被李白刷大秒了之后就老能听到这句话,久而久之就记住了。


        

当然关于这点他是不会承认的,而是非常淡定的腆着帅脸点头道:“有诗的,不过只有前半句在诗里,后半句不是。”


        

“真的有原诗?”于鑫越发激动了,脸上的褶子抖得折起来好几层:“不知道能不能看看秦先生的作品?”


        

“可以啊。”秦澈的回答令他大喜过望,居然忍不住的搓了搓手指头,真没辱没了深度文学爱好者的名头,见猎心喜,好像已经成了每个以文人雅士自居的人士,身上共同的特点。


        

其实此前在活动里,于鑫就一眼相中了秦澈写下的东西,之所以没有在台上宣布,是因为心中的问题太多,又生怕在众人面前追问太耽误时间,这才通过工作人员找到了秦澈,匆匆结束活动后便追了出来。


        

好在这货长得太帅,又扎在一堆女人中间,让负责收卡片的小姐姐想忘都忘不掉......


        

“不过可以是可以,就是还没写出来了呢,目前就想了几句。”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秦澈很光棍的说道:“你等我回去再想想的,然后发给你好了。”


        

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太长了,丢下中学语文课本多年的秦澈,一时不太能记下全文了......


        

能记住的,只有那么几句有名的而已。


        

于鑫眼睛瞪得老大了。


        

【收入于鑫的怨念值+88点。】


        

合着搞了半天你还没想好呢,那你还跟我说有诗,忽悠文化人呢是不是?!


        

好歹是娱乐圈沉浮多年的人物,于鑫还不至于因为一个人说话大喘气,而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要把对方如何如何,反而脸上依旧还能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说道:“秦先生,那你看这样如何,你的这句话我个人非常的喜欢,能否借用下来,印在我电影的新版海报上?你放心,价格什么的都好商量。”


        

秦澈沉默了几秒,憨笑着问:“有署名吗?”


        

于鑫抽了抽嘴角。


        

你怎么好意思憨笑的,我看你就是个憨批儿!你不是坐在言智海粉丝区的粉丝嘛?别的粉丝能为偶像做点事就老开心了,怎么到你这又拿钱又要署名?


        

还是当着本导演的面!


        

瓜娃子这么飘的吗......


        

“最终采纳的话,可以把你的名字添加在文案设计名单里,当然了,如果秦先生能尽快的写出全文,只要诗够好,我个人帮你宣传都没问题!”于鑫微笑中透着mmp。


        

“好啊,那于导你待会给我个联系方式,我琢磨出全文之后给你发过去。”秦澈同样回以一个友善的微笑。


        

仿佛浑身都不得劲似的,于鑫留下了一张名片就离开了,只不过名片上的电话和邮箱都是他的助理的。


        

回到团队中后,他还始终在想着秦澈的事,越想越觉得郁闷,就跟走不出去了似的......这小伙子该不是个骗子吧,他真能写出那么好的东西,有没有可能是在哪抄的?


        

【收入于鑫的怨念值+11点。】


        

此时的秦澈已经走出去了老远,正巧在个僻静的角落里,发现了一间颇为幽雅的小饭馆,便一头扎了进去,察觉又一次收到了于鑫的怨念,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这老小子也不像表面看着那么豁达嘛,都这么半天了,怎么还怨念深重的样子。


        

于是他摸出手机,按着名片上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于导您好,我是秦澈。刚才和您聊天的时候,想起电影里的情节,我忽然又有感而发想到了两句诗,发给您看看合不合适。”


        

咻。


        

发完了一条信息,秦澈点的餐也送到了,他赶紧放下了手机开始专心吃饭。


        

老话讲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抱着手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再说现在的手机里,也实在没啥可看的。


        

一顿午饭美美的吃了半个小时,时间刚好走到了中午十二点,散着步回剧组就成了秦澈最好的选择,既能消食还不耽误开工,两全其美。


        

叮!


        

短信来了。


        

“不知道秦先生又想到了什么好词好句,可否发来一看?”


        

【收入于鑫的怨念值+23点。】


        

晾了大半个小时,这老小子终于坐不住了,秦澈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贱笑,对于自己开发出的远程怨念收集手法感觉很是满意。


        

不过钓胃口也得适可而止,老是这么玩的话秦澈也怕会玩脱,万一到时候于鑫真的生气把他的名字给拿了,那就亏大发了。


        

于是他赶紧举起手机开始再次打字,结果才刚刚打了几个字,手里的手机直接被人粗暴的夺走了。


        

然后啪的落在了路边的一滩积水里。


        

“???”


        

秦澈愕然抬头,只见他面前,正站着一脸寒霜的许琳,而她身后十多米的地方,还站着两个女人,远远的朝这里望着。


        

其中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赫然是同剧组的女演员关静妤。


        

秦澈眉头一皱刚想要说话,许琳已经抢先一步,用警告的语气冷冰冰的说道:“从横山购物中心到饭店,再到现在这里,你到底跟够了没有?还偷拍?!秦澈,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既然得罪了郑彩莲就自己受着,静妤不是你的朋友,别拖她下水!”


        

卧槽,这女人神经病吧,秦澈心里窜起了一股火气,你特么保护自己的艺人没问题,扔我的手机算什么?!


        

这里面自然有巨大的误会,许琳和关静妤很可能是误以为自己一路跟踪她们呢,一直到了四下无人的小巷,她们终于忍不了了。


        

但是无所谓,秦澈最不怕的就是被人误会。


        

于是他淡定的上前了两步,对着泡在水里的手机努了努嘴说道:“去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