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牢笼开始 > 第十六章
夜间

从牢笼开始

        

暗云眼前是一个瘦小的地精,银地精,他头发脏的打绺,他很久没洗澡了,他穿着破旧的,带着破洞的背心,还有一条打着补丁的长裤。


        

暗云认得他,他叫罗克。


        

罗克,他太熟悉了,十二岁在地精学院展露了一部分机械学的天赋,被他盯上,假借收弟子的名义诓骗到学院实验室,给他吃了自己研制的致幻药,关进育儿所,至于他的家人,一些最底层的贫民,一辈子都威胁不到他,况且他们也找不到罗克去哪了。


        

接下来就是四年育儿所时光,这小子天赋不错,每次的课题都能完成,运气也不错,没得过什么疾病,育儿所的小宝贝儿不少,能挺过四年的只有罗克一个,不过对暗云来说,这一切都无所谓,别说四年,就是四十年他也不过是一个会说话的工具而已。


        

暗云自认为很了解罗克了,罗克不过是一个天赋好一点的普通孩子而已,或许称得上天才,但是天才,不就是高级一点的机器吗?


        

就算他完成地精马车传动器的改造,在暗云看来也不过是突然开窍,运气使然,仅仅是有资格参与到地精马车改造的课题中。


        

更进一步的考研,证明了罗克是个出类拔萃的天才,暗云觉得和自己有一拼,自己是炼金学的天才,罗克是机械学的天才,但也仅此而已,有和自己对话的资格,有享受一点好处的资格,仅此而已。


        

但是现在,暗云眼前的罗克却显得如此陌生。


        

人还是那个人,身材一样的瘦小,头发一样的脏乱,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尖耳朵,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模样,但他就是变的如此陌生。


        

罗克躲闪着暗云的注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出格了,那四份设计图已经不是区区天才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设计思路,结构,方方面面已经完全超出了地精机械学的体系。


        

暗云的视线跟随着罗克的眼睛,像是两把利刃欲刺入罗克的脑海,想要扒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精少年的伪装,看看他究竟是什么?


        

是伪装还是?


        

伪装了十六年的天才?在地精学院里伪装在地牢里还敢伪装?


        

“你不是罗克。”暗云阴恻恻的说了一句,他步步逼近罗克,身子挺拔起来了,像是一头苏醒的猛兽,择人而噬。


        

罗克枯瘦的手攥住了毛毯,苍白的指节几乎凸出皮肤。


        

余烬放下了手臂,就是再愚钝的人也能看的出来这诡异的气氛。


        

不对劲,不对劲。


        

余烬看着暗云走到床前,他伸出了胳膊,一条枯瘦的胳膊,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灰白,余烬似乎听见了齿轮运转的声音,从暗云身上传来。


        

暗云一把掐住罗克的脖子,被暗云提在半空的罗克毫无还手之力,小脸煞白。


        

余烬连忙放下手中的图纸,他不理解暗云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试图伤害一个天才,而且还是他的学生。


        

“你到底是谁?”暗云压低声音质问,他的胳膊伸得很长,露在长袖外的皮肤泛光,罗克知道,暗云这只胳膊恐怕早就被改造成血肉机器了,从暗云解剖绿皮牙猪开始,罗克就知道暗云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他宽大的衣服是伪装,佝偻的身子也是伪装。


        

“暗云,你在干什么?”余烬冲上前去,罗克在他眼中就是地精机械学的曙光,是珍宝,而暗云现在在做的就是毁了这件珍宝。


        

砰!


        

余烬高大的身躯冲向前,然后以更快的速度飞回去,书架被撞得粉碎,各种书籍笔记散乱纷飞,余烬捂着自己的胸口,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暗云,一百五十多岁的灰地精,身材瘦弱,竟然能一拳把以力量著称的黑暗地精打飞。


        

这世界怎么了?


        

来到暗云家中的这一切发生的如此迅速,如此诡异,让余烬摸不着头脑,更想不通为什么。


        

“我是不是罗克有关系吗?”罗克感受着脖颈间逐渐加强的可怕力量,暗云的手指透着一股冰冷,是金属的冰冷,死亡的冰冷。


        

他艰难的挤出这句话,然后死死盯着暗云。


        

脖颈间的力量松懈了,暗云松开手,罗克捂着脖子趴在床上剧烈的咳嗽,这一次,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暗云将手臂缩回长袖,又恢复了佝偻的姿态,他看着在死亡边缘捡回一条命的罗克,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要的是,罗克,还是天才?”罗克喘着气问。


        

“我确实不是罗克,但是罗克能帮你完成的我也能帮你完成,罗克不能帮你完成的我也能帮你完成,你需要的是天才,是合作者,不是罗克。”


        

“罗克不配跟你创立新学科,我配,我活着的价值远远大于死了的价值。”


        

暗云转过身去,他面对镜子,镜中人头发稀疏,面容苍老,但是那双眼睛,澎湃着欲望,野心,活力。


        

“你说的对,但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相信利益吗?”罗克反问。


        

暗云低下头,他在考虑。


        

“好,我跟你合作。”


        

“放心,您还是我的老师。”


        

“去看看余烬大学者有没有受伤。”暗云笑了,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弯下腰,他收拾起散落一地的书籍。


        

罗克下了床,余烬被压在一堆碎木头下面,书架被他砸的粉碎,看样子暗云这一拳不轻,血肉机器不愧是肉体和机械的结合,只是不知道暗云是怎么解决持续时间的问题的。


        

“余烬大学者,您没事吧?”罗克搬走两块碎木板,余烬华丽的礼服已经被划破,露出黝黑坚实的肌肉,他侧仰着,大口喘着粗气,看样子没受重伤。


        

罗克的眼睛顺着余烬坚实的肌肉飘到了他的胸口,划破的礼服掩饰不了余烬完美的身材,罗克的关注点却不是这个。


        

他看到的,是在余烬胸口挂着的项链,银色的,半透明,闪烁着美丽梦幻的光泽,最重要的是,罗克似乎看到了在梦境中出现过的东西。


        

那颗银色六棱结晶构造的星辰。


        

原来你没走啊,一直离我这么近。


        

罗克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向余烬胸口的项链,没错,这是一块银色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