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远阔语轻轻 > 第十八章 娶她,别无选择
夜间

山河远阔语轻轻

        

楚远乔昏头昏脑离开万熙园茶楼。


        

通过日军梅机关考核着实不易。临阵换帅是不理智的,唯有硬着头皮前行,此外别无他法。


        

夏轻妤看上去娇柔,嘻哈无状;却对他的事能守口如瓶。他别无选择,一定要感化她;将她拉入自己阵营中来。为了更好地潜伏在伪军队伍中,再大的牺牲也值得的。


        

无需她做什么;她安心在他身畔就好。


        

他不爱她;却要娶她!对他来说很苛刻。对轻妤来说,其实也很不公平。楚远乔心底对她产生了爱伶。他想,自己一定会善待她的。


        

她一心一意对他,从无改变。


        

或许,某天,他真会被她感动;爱上她也未可知。


        

他和她从小就认识;不能产生真感情,兴许能产生亲情,相濡以沫过日子?


        

楚远乔在保安司令部得到重用;他与夏小姐的婚事很快提上日程。


        

夏初实在府上举办了一个重大的订婚仪式。


        

这样的大事,楚家二老从乡下赶来上海。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夏家浦江畔的豪宅,迎来一对一对五十上下的中年夫妇。男子是位敦厚的长者;青色长衫,面容祥和沉稳。女人面如满月温和沉静,穿一件暗底花纹的中式旗袍,让人生出许多好感。


        

这对夫妇,便是楚远乔的父母。


        

“怀瑾兄!”


        

夏初实迎上去,紧紧握住他的手,笑道:“老兄回浏阳老宅,事先也不声明;都没来急相送!一别三载,身子可健朗?”


        

“哈哈哈,你还记得?”楚怀瑾笑逐颜开。“初实所言极是!当年,我兄弟二人在燕大,同住一间屋,同一口锅吃饭;……就如发生在昨日!”


        

好久未见的老同学,楚怀瑾的话多,多得有些收不住。


        

……


        

楚怀瑾与夏初实在北平读书认识。老同学见面便倍感亲切;夏初实邀请他进了书房内。


        

楚太太与女眷们见面,与不同的人问好寒暄着。


        

夏夫人梅丽婉端坐着,颇不把人放在眼里。


        

她唇边浮起一抹笑;“楚太好福气,生了个好儿子!轻妤可是我夏家的掌上明珠,她在自己家养尊处优;嫁到你们楚家,楚家可要厚待她哦!”


        

“亲家夫人您放心!”楚太太回眸,笑看梅丽婉;“多谢您能同意,将宝贝女儿嫁给我家远乔。楚家自然不会怠慢。楚家比不上你夏府;没有金山银山,但,楚家有多少,就会给轻轻多少!”


        

“楚太这话,我就放心了!”梅丽婉瞅一眼楚太太;“哎,女大不中留!轻轻喜欢你儿子远乔;我能说什么?不过,你不为老大留点什么?”


        

梅丽婉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有;楚太微微一笑,并不以为意。“夏夫人放心,楚家该给的彩礼,给新媳妇的压腰钱,一分都不会少。至于禾瑜,他在美国。他父亲给他多少,我都没意见。”


        

“哦,这可是你说的?”梅丽婉点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楚家已败落了,还能拿出许多的彩礼钱?”


        

“亲家夫人说笑了!”楚太轻声道:“我娘家做实业的,在渣打银行账上,孩子们的钱自然准备好的;……”


        

“姆妈,你们在说什么?……”


        

夏轻妤穿一套时兴的洋装,喜气洋洋地来到大厅。她看见未来的婆母便迎上去。“楚家姆妈,好!”


        

“轻轻,该直接叫姆妈了。”楚太太拉起她的手,左看右看爱不释手。“轻轻,我是看着长大的,人乖巧伶俐,聪慧又贴心,比我那耿直话少的儿子强多了!来,给你的见面礼!”


        

“姆妈,……”轻妤喜滋滋接着,羞涩地低下头。


        

楚太拿出一枚玉佩,放在轻妤的手里,“来,伯母给未来媳妇的。”


        

夏轻妤低头看,这没玉佩通体碧绿,呈现出盈盈的光泽,十分的精致细腻;摸上去手感温润。“这,是上好的物件,我不能要!”


        

“傻丫头,你不要;……姆妈要留给谁?”楚太太捂着她的手,无限慈爱地望着她。


        

“哟,这是一块上等的古玉吗?”


        

梅丽婉瞪大眼睛,惊讶地望着楚太;没想到,她还能拿出这样的老物件来。


        

“是呀!这是家父传给我的;……有年头了!”


        

“玉是养人的,尤其是古玉!”梅丽婉喜滋滋帮女儿戴在脖颈上。


        

“姆妈,你们都在?”


        

楚远乔着崭新的礼服,迈着坚实的步子走过来。


        

“远乔哥!”夏轻妤一脸娇羞,指指玉佩,问他:“好看吗?”


        

“好看!轻轻戴什么都好看!”


        

楚远乔瞥一眼玉佩;那枚玉佩,是母亲珍藏自己都不舍得戴。母亲却拿出来,实在为他撑足了面子。


        

梅丽婉转头,喜滋滋地夸他;“远乔海外归来,学有所成,英姿俊秀,敦厚而文采丰富,心有沟壑,来日方长!”


        

梅丽婉看着未来女婿一表人才,与娇媚俏丽的女儿好般配。她不禁微微动容;“好孩子,我们要好好的!来,远乔的见面礼!”


        

“谢谢!”


        

楚远乔接过夏夫人的红包,真心说了一声谢谢。不管怎么说,夏家如花似玉的女儿,即将成为他的娇妻。他有责任让她幸福,这一点,他颇有些担心。


        

……


        

订婚仪式后,大约半月双方结婚典礼正式,在圣菲亚天主教堂举行。


        

夏初实本意,要为女儿举办盛大典礼。夏轻妤不同意。


        

夏轻妤道:“结婚,是我和远乔哥的事,请那么多不相干的人来干嘛?累得要死;我才不要!”


        

“轻轻,我夏初实嫁女儿,不得风风光光地嫁?”夏初实将女儿看成心肝宝贝;“你大哥、二哥的婚礼,不说全上海市最豪华的。在整个法租界,也是轰动一时;……轻轻是爸爸唯一的女儿;爸爸,怎么忍心?”


        

“爸爸,您看,我是女儿,出嫁自然比不得哥哥啊!”


        

夏轻妤有她的理由;她不想让楚家的人难堪,能避免就避免。办婚宴、酒席;哪一样不花钱;还要被人指指点点;……自己还没嫁过去,让楚家先有压力。她不干!


        

夏初实拗不过女儿;只得按照她的意思办了。


        

夏轻妤浪漫,对婚姻充满了憧憬;她喜欢西方的结婚仪式,楚远乔决定将婚礼放在讲堂举行。


        

双方受邀的至亲好友到了教堂,先进礼堂就坐。


        

时间一到,夏轻妤身穿白色靓丽是婚纱步入结婚礼堂。神父为一对新人献词祝福。新人交换了戒指和信物;亲吻拥抱后,结婚仪式结束。


        

夏府还是坚持要办一个小型的典礼。


        

夏府花园平台前方空出一小块,用鲜花围成一个“心”形图。


        

楚家二老与夏家双亲上首坐着。


        

楚远乔陪着轻妤从教堂回来;所有人站起身热烈鼓掌。


        

众人都屏住呼吸;抬头凝望着这对准新人。


        

新娘子穿一件时新的礼服,勾勒出她匀称曼妙的身材。她肌肤似雪白里透着红;黑色的眸子闪烁着光宝石般的光芒。


        

新郎官穿着一套得体的礼服;他深邃的眸子含笑注视着新娘。新娘羞涩地微笑着,脸上的红晕像醉酒般陀红。


        

“新郎新娘开始宣誓!”夏立威迫不及待地叫嚷道。


        

“瞧你,嚷嚷什么呀?……”陶玉芬瞥他一眼;用手肘碰他一下,“新郎官会过去请双方父母,急什么呀?”


        

夏初实携女儿走上前,将宝贝女儿的手,放在楚远乔的手心;伸手紧紧握了一下。


        

夏初实本来想说点什么,嗓子竟是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结婚典礼正式开始!”司仪扯着嗓门大声喊着。


        

楚家二老上前去,与亲家并排站着。司仪照本宣科地将结婚仪式过一遍。


        

夏初实眼见着女儿终于要成为别人家的;心情很是复杂。他不想放女儿走;但是,又不得不放。


        

“爸爸,妈妈;……”


        

远乔与轻妤走上前,向夏初实与夫人敬茶。


        

夏初实喝过茶;望一眼轻妤,拍拍远乔的肩;“远乔啊,轻轻就交给你了!”


        

“好的,爸爸放心!”


        

楚远乔艰涩地说出这句话,心里又一次不忍;……我将人家的宝贝娶回家,却没法好好待她;这,该如何是好?


        

楚远乔与轻妤向楚家二老敬茶;楚家二老接过来喜滋滋地。


        

楚太太望一眼丈夫,拿出一个红包放在媳妇手上;“来,给佳儿佳妇的--新婚誌喜,吉祥如意。”


        

“谢谢爹,谢谢娘!”


        

夏轻妤高兴地接过来揣进兜里,偷偷地望一眼楚远乔。不经意地瞥到他脸上的一丝忧郁;夏轻妤不禁怔一怔。


        

两人拜过高堂互相对拜,行过婚礼;是亲朋好友开怀畅饮。酒宴上,新婚夫妇给大家敬酒。


        

众人哪里能饶过新郎;你一杯我一杯地灌他;打一圈回来,他已经微醺,有些不自持了。


        

夏轻妤发话了:“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怎能看着妹夫被人灌醉吧?”


        

夏立威立时过来;“小妹,你说,该怎么办?”


        

“哥,你问我怎么办?”夏轻妤撒娇;“哥哥,他一白面书生,能有多大酒量?你帮帮他挡住,那些人敬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