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系统叫我薅羊毛 > 第4章 你不会是要死了吧
夜间

系统叫我薅羊毛

        

关于唐红豆如果跑了,他要怎么赔他一个唐红豆这个问题。


        

三德子想了想:


        

自己左手一个金的唐红豆,右手一个银的唐红豆。


        

摆在自家公子面前问,“年轻的帅气公子呦,你丢的是这个金的唐红豆,还是这个银的唐红豆......”


        

赶紧摇头。


        

不行!


        

会被打死的。


        

一定会的!


        

甩掉了这个明显是在作死的想法,三德子转头,表情冷酷的看向唐红豆,“配合一下,别让我难做,好不?”


        

可得把她给看好了,弄丢了他赔都没得赔。


        

“唔,”唐红豆点头。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这眼神……好可怕!


        

......


        

放逐之地又名无主之地,苏家世代定居于此。


        

作为整个无主之地的标志性建筑,也是不义之城的核心建筑,占地极广的苏府就坐落于无主之地的对角线上。


        

经历了苏氏上下七代人的建设和扩张,如今共有宫殿七千三百五十六座。


        

因宫殿实在太多,超出了整个不义之城的面积总和。


        

在苏洛爷爷那一代,当苏府的宫殿建筑达到了三千六百之数时,扩无可扩的苏府只得在内部布下了芥子须臾法阵。


        

在原本的占地面积上,将空间扩充了百倍不止。


        

如此,方才井然有序的放下了苏府如今多达七千多座的宫殿群。


        

也因此,即便是苏洛这个苏府的主人,至今都没能完整的丈量完苏府的每一片土地。


        

甚至即便是在苏府内部,想要从一座宫殿前往另一座宫殿,最好的方式也是通过传送法阵。


        

因为面积实在太大,在每一座宫殿中都有一个单独的法阵。


        

整个苏府七千余座宫殿,各个传送法阵彼此相连,任何两座宫殿之间都可以直达传送。


        

身为苏府的主人,苏洛这些年来常住在瑶池之中。


        

跟朱楼上的小姐姐们挥手道别后,苏洛便带着贴身侍女和三德子唐红豆回了苏府。


        

苏府门前没有大门,只有两座传送阵。


        

其中一座传送阵只通往苏府供来访者落脚的第一殿——知客殿。


        

另一座传送阵,是苏氏内部专用,可以从大门外直接传送到苏府内任何一座宫殿之中。


        

习惯的走向传送阵,准备回瑶池补觉。


        

没等苏洛踏上传送阵,世代为苏氏守着这座传送阵的苏府开口叫住了他。


        

“公子,姑爷和雅雅小姐来了,在凌霄殿等您。”


        

“雅雅姐?”苏洛点头,“我知道了。”


        

走上传送阵,改变了目的地。


        

让三德子把唐红豆送去了瑶池,苏洛自己传送到了凌霄殿中。


        

从传送阵出来,走过一条长廊,苏洛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神色淡然的喝着茶的中年和站在他身旁的美貌女子。


        

无视了喝茶的中年,苏洛径直走向那美貌女子。


        

“雅雅姐来啦,好几天没见,我都想死你了。”


        

“你还会想我?”美貌女子温婉一笑,“我听说你这几天住在朱楼,连家都忘了回了呢。”


        

“怎么会,我在朱楼是和颜大家交流艺术。”苏洛摇头,义正言辞道,“而且,虽然住在朱楼,但我的心一直是在雅雅姐身边的。”


        

“呦,小嘴真甜,抹了蜜了吧?一看就没少骗女孩子开心?”


        

苏洛抬起头,难过的看着雅雅姐,“原来我在雅雅姐心里是这样的吗?


        

明明我都只会哄你一个人开心。”


        

“是吗?”雅雅姐笑容温婉,“我怎么听说,我们家小洛洛前两天还因为调戏夏家的三小姐被人打了两巴掌呢?”


        

说着话,雅雅姐的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而且,我可是听说我们小洛洛被人打了两巴掌都没还手哦。”


        

苏洛:“......”


        

“污蔑,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污蔑!”


        

“怎么?”雅雅姐看着他,“难道传言是假的,夏家三小姐没打你那两巴掌?”


        

“这倒不是,”苏洛摇头,“打确实是打了,不过说我调戏她,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污蔑。”


        

“哦?”雅雅姐脸上笑意愈发温婉,目光也定格在了苏洛的脸上。


        

“就夏家那个小三儿,性子冲的比我都像个男的,我会跑去调戏她?”


        

她笑笑,“那人家为什么要打你?”


        

他无奈摇头,“说起来还不是个误会。


        

就那天,不是要下雨了吗,风太大我在街上转了一圈就准备回家。


        

回家的路上正遇到夏家的小三儿走在前面。


        

这不赶巧了,正好一阵风吹过去,把她裙子给吹起来了。


        

我看她好像没注意到,想着毕竟是熟人,就紧走了两步帮她把裙子拉下来了。”


        

“......”


        

“然后,恰好她这时候感觉到了,回头了......”


        

雅雅姐:“......”


        

“所以,就这样咯,我是有理也说不清。”


        

雅雅姐点头,追问道,“那为什么会打你两巴掌?”


        

“这个啊,”苏洛叹了口气,表情愈发的无奈。


        

“我见她打我,以为她不喜欢把裙子拉下来,就又帮她掀上去了。”


        

“......”


        

“......该!”


        

这声不是雅雅姐发出来的,而是一旁一直坐在椅子上喝茶,却又一直被两人完全无视掉的中年。


        

“咦?”


        

苏洛转过头,一脸惊奇的看着中年,“姐夫什么时候来的?”


        

中年:“......”


        

我这么大个人,坐这半天了你会看不见?


        

狠狠的瞪了苏洛一眼,“我跟雅儿一起来的。”


        

“呦,姐夫你和雅雅姐一起来的?你要不出声,我还真没注意到。”


        

说着,苏洛还特意看了雅雅姐一眼。


        

“噗嗤~”


        

雅雅姐没忍住,笑出了声。


        

中年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瞪着苏洛,“我说你小子这是什么称呼?叫我姐夫,你叫雅儿姐?”


        

苏洛无辜的眨了眨眼,“对于一个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又比我大的漂亮女性,我叫一声姐姐有什么问题吗?”


        

中年想了想,摇头,“好像没什么问题。”


        

苏洛眼神更加无辜,“那老烈你娶了我姐,我叫你一声姐夫有什么问题吗?”


        

南宫烈摇头,“自然没问题。”


        

“所以......”苏洛摊了摊手,“我叫雅雅姐一声姐,叫你姐夫,有什么问题吗?”


        

“好像也没.......”南宫烈顿住,瞪着苏落,“没个屁的问题!”


        

苏洛抬起头看着他,“你是不是想揍我?”


        

“我......”南宫烈下意识的心虚了一下,“没有啊。”


        

“你就是想揍我,我感觉的出来。”苏洛一脸笃定,说完又委屈。


        

“我姐都没揍过我,我爷爷都没揍过我,你竟然想揍我。”


        

听苏洛把他姐和爷爷都搬出来了,南宫烈下意识的心慌了一下。


        

“我......”


        

突然又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小混蛋,你还没出生呢你姐就没了,你姐都没见过你,上哪揍你去?”


        

“你爷爷失踪的时候,你姐都没出生呢,你爷爷拿什么揍你去?”


        

南宫烈气的想打人,可是一想到过世的妻子,又想到自家师父。


        

这小混蛋都把这两位搬出来了,自己还怎么下得了手?


        

想了想,终究是没敢下手。


        

只能恨恨的补了一句,“如果你姐和你爷爷还在,肯定一天揍你八遍。”


        

“不可能,”苏洛摇头,“我打听过,我姐特温柔,才不会揍我呢。


        

至于我爷爷,老烈你听没听说过什么叫隔辈儿亲?”


        

南宫烈:“......”


        

南宫雅雅就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在这斗嘴。


        

温柔的笑。


        

等南宫烈被气的差不多了,才看向苏洛开口道,“好啦,你就别气他啦。”


        

又转向南宫烈,“爹,你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哦,对。”南宫烈恍惚想起来自己来这是有正事的,都被这小混蛋给气糊涂了。


        

“小......臭小子,我准备让雅儿在你这住一段时间,你可把人给我照顾好了。”


        

苏洛猛然瞪大了眼睛,“老烈,你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南宫烈:“......”


        

好气,想打人,怎么办?


        

“我.......别贫,说正事呢,”好不容易忍住了打人的冲动,南宫烈吸了口气,接着道。


        

“说正事,听好了,很重要。”


        

苏洛立正站好,点头做乖巧装,乖巧的南宫烈看了又想打人。


        

“接下来的三年里,你们就呆在无主之地,哪也不许去,知道了不?”


        

“又是托我照顾雅雅姐,又是让我老实宅在无主之地。”


        

苏洛猛然抬头,惊骇中又带着担忧的目光看向南宫烈。


        

“老烈,你不会是要死了吧?”


        

南宫烈:“......”


        

Mmp,好气,好想揍他一顿。


        

我现在揍他还来得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