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 第299章如龙想要的人
夜间

第299章如龙想要的人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正文卷第299章如龙想要的人如龙猎荒团的整个场地不算大,但如果训练场拉满,人都叠进训练副本里去,那吃下几千个人问题还是不大,并不会显得拥挤。


        

如龙训练场可玩的模式还是挺多的。


        

可是,在这么热闹的一个夜晚,陈谦却下线了。


        

“谦谦君子又不见了?”不少人还想找他去训练场来一局呢。


        

“嗯……”凛羽笑着回答,“他不是主角,我们找主角们玩儿去……哎,对,前面那只人生如茶,你站住。”


        

人生如茶一回头,看到凛羽的身影,一溜就跑没影儿了。


        

凛羽看了看白衣胜雪。


        

白衣胜雪也看了看他。


        

“我们来一场?”凛羽只好退而求其次。


        

“无尽夏?”白衣胜雪笑道。


        

“懂了,你是做好了今天也要被扣押在如龙的准备了……”凛羽做了个请的姿势。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东门城偷偷地在背后看他们。


        

被他拽住的合衬一脸不爽:“你干嘛?”


        

东门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过了一会儿,才说:“他们俩好像一点也不意外谦神下线了这事儿?”


        

“我也不意外啊。”合衬艰难地甩开东门城的爪子。


        

“嗯……我也不意外啊。”他们后面又传来了闻天语的声音。


        

东门城指了指凛羽他们的背影,又指了指他们两个:“所以,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解说一下?”


        

合衬无语地扭开头。


        

而闻天语笑着回了东门城两个字:“九木。”


        

++++++


        

此时,陈谦就坐在沙发上,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手机。


        

手机的屏幕是安静的黑色。


        

陈谦也没有看时间。


        

他知道现在大概是在晚上十点到十点半之间。


        

因为妹妹已经下线了。


        

明天星期一,所以她得比昨天稍早一点下线。


        

而小玔下线之后,偷偷摸摸地从房间里摸出来,又偷偷摸摸地钻进厨房,试图找点东西吃……


        

然而,陈谦敏锐的抓住了她:“所以,你是故意的,是吧?”


        

本来小玔还跟他偷偷摸摸一下……


        

但既然被发现了,那偷偷摸摸干脆就变成理直气壮了:“故意的,能怎样?”


        

小女孩子鼓着腮帮子叉着腰,就跟一只小花萼兽似的。


        

一脸的“你奈我何”的样儿。


        

“……”好吧,陈谦还真不能怎么样。


        

“哥哥,那我在今天之前,也不知道你是这么大的一个大人物啊,是吧?我又不懂游戏,我是萌新,我是小白,我是菜鸟……俗话说不知者无过,是吧?还有还有,我也是为你好啊,我的犯罪动……哦不是,出发点是好的啊,我是爱您的啊,是吧是吧?”小玔一屁股就坐到了他旁边来,伸出小爪子戳了戳陈谦的手臂侧边。


        

陈谦长长地叹了口气。


        

好吧,他还能说什么呢?


        

主要是跟小玔解释一通他暴露身份之后的一大摊子事儿……她也听不懂啊。


        

“所以,其实你在一开始,就是在算计你哥哥。”陈谦突然伸手拧住小玔的脸,“我说呢……为毛你别的游戏都不玩,点名就要进入灵笼世界!”


        

“那不是不想看你夜夜空虚寂寞,吃不下睡不好嘛……”小玔委屈。


        

“我夜夜空虚寂寞,吃不下睡不好,你应该想着怎么给你自己找个嫂子!”陈谦没好气地说。


        

小玔眼睛一亮:“嫂子?”


        

陈谦立刻摆手:“我就是打个比方……”


        

“我懂了。”小玔像是找到了新的方向。


        

“啊喂……”陈谦一下没逮住她,看着她拎着面包就跑了,赶紧追问,“那Silence的人头,你还要不要啊??”


        

“当然要!两码事。”小玔一声回答之后,就是砰地一声关门了的声音。


        

陈谦总觉得……


        

好像听到她在里面鬼笑鬼笑的,似乎又在策划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过,他也没空深究了。


        

他茶几上的电话响起来了……


        

“谦神应该还没有准备好吧?”九木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陈谦笑了一声。


        

九木这真的是被他怼到心肌梗塞了,一上来就这么的火药味浓重。


        

以前,每次开赛之前,陈谦就得拖上那么几天去集训,说辞总是“比赛的压力那么大,我还是个宝宝,我还没准备好”,九木日常被气,很神奇的是慢慢竟也习惯了。


        

“你接电话接的这么快,只有一个原因,”九木说道,“你一直在等我电话。”


        

“得了,被你找回点场子来了。”陈谦也是一脸认栽。


        

“那就说吧,要我做什么?”九木问。


        

“一队队长。”陈谦倒是脸也不红,直接就吐出了这么一句。


        

“呵……”九木吸口气,气音里是带着笑。


        

你他喵的这是让人直接挂电话的节奏吧?


        

所以,被你气了那么多年还不够是吧?我还回来继续找气?有病是不?


        

陈谦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退役……你一个母胎单身狗,还真能回老家结婚不成?还有,你那智商,也不能是去南开考研吧?所以,你也是厌倦了。”


        

“……”九木真的想挂电话了。


        

“秋白露一直在争取。”陈谦说。


        

这个名字,他们都不陌生——秋白露也是天狼在团十年的副团长之一,甚至实力和带队能力,都还在叛团的那位副团长之上。


        

她也是现在天狼的代理团长。


        

至于为什么是代理?因为人一直煽情呢,说什么都要等谦谦君子回来呢。


        

“嚯……你那脑袋瓜子不是懒得动吗?你什么都清楚。”九木说。


        

“清楚啊,你是天狼在位时间最长的团长,你不缺钱了,也不缺名了……所以,秋白露嫌你活得太长了,也挺正常的吧?”陈谦摸了摸鼻子。


        

“……是挺正常。”九木都不知道这槽该从那里吐起了。


        

“所以,你为什么没有功成身退,而非要找到一个我,来从各方面碾压秋白露呢?因为你不舍得退位……但后来你为什么又要把天狼交给我呢?因为你厌倦了……”陈谦说道,“九木,你看上去是对天狼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但实际上啊……你比谁都不负责任。秋白露也是你自个儿一手培养的吧?好,培养的太好了,太快了,人家想上位了,不行,你还没有玩够,就得死压着人家,自己压不住了,就用我压,再过了几年,你觉得这样真没意思,厌倦了这种顶级大团的争斗,就干脆推我上位,这个烂摊子就算是扔出去了。”


        

“……你真能说。”九木听到中途的时候,还真的差点被他绕进去了。


        

“然后呢,我掐指一算,你退坑了这么久,应该厌倦的情绪也释放的差不多了,又想念这个游戏了。你看,我算的准不?你果然就打电话来了……”


        

“……”九木已经完全忘了,他打电话来是干嘛的。


        

哦,他只是想问候一下,关心一下,顺便再嘲讽一下的。


        

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他自己头上了呢?


        

“好了,九木,”陈谦总结陈词,“谁种下的因,就得由谁了结这个果。我现在这个前有秋白露和Silence,后有凛羽和白衣胜雪的局面,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得负责啊,所以……来做如龙的队长吧。”


        

九木觉得这一套逻辑链一定有哪里有问题,但是,为什么他现在脑子迷糊的很,都不知道怎么去反驳呢?


        

不过,他还没反驳,陈谦就听到九木那边传来了一声细细小小的跟小猫一样的声音:“爸爸……”


        

两个人同时沉默。


        

一分钟之后……


        

九木叹了口气,说了声:“有事我会在。晚安。”


        

“晚安。”陈谦放下手机,抓了一下头,看着天花板,很为难地又抓了一下头。


        

++++++


        

在陈谦拼命跟九木绕逻辑的时候,东门城也没闲着。


        

他眼疾手快扯回了合衬,也不是跟他一起看凛羽他们的热闹的。


        

而是等闻天语的。


        

闻天语到了之后,就跟东门城一起,对合衬展开了围攻。


        

他俩从合衬跟陈谦的恩怨说起,一直聊到他对陈谦的恨意,三个人共同讨伐了一遍陈谦,然后碰杯,各自把杯子里的葡萄酒……颜色的葡萄糖,一饮而尽。


        

然后,话题就不知不觉地转到了正事儿上。


        

“如龙一队现在还有四个名额是空的,谦神给谁留的,你心里应该有数吧?”东门城拿手肘撞了撞合衬,疯狂暗示道。


        

“他那是给九木留的。”合衬却不接这个话。


        

“九木一个人,能占四个位置啊?”闻天语索性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给九木留了,也给你留了,这个事情其实我们自己心里都有这个默契,怎么样,兄弟等你一句话。”


        

东门城看了看篝火的另一头,驻地刷新点的位置。


        

陈谦和九木都没有上线。


        

所以,情况可能并不乐观了……


        

而他们这边,合衬的脸色也不乐观,他确实是在犹豫、在挣扎,但过了一会儿,他很坚决地摇了摇头:“虽然噬命猎荒团不是什么大团,大概率他们一辈子也游不过海选,但是,他答应我的事情尽全力去做了,我答应他的事情,也不能说撂就撂。”


        

“你自己也知道,他们游不过海选。”闻天语挑出了关键信息。


        

“嗯,我知道。”合衬笑着说,“所以,他们才更需要希望,不是吗?”


        

东门城和闻天语都不是傻子,他们都明白。


        

合衬的存在,并不是真的能帮噬命那个十八线猎荒团游过海选,他只是一盏名叫希望的灯。


        

噬命现在只有这么一盏灯,所以,他不能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