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蓝时见鲸梦醒时有你 > 第290章:再见,又见
夜间

第290章:再见,又见

        

哪怕再不想,该来的那一刻还是要来。


        

从基地回到缘堡不久,安苳玥就诊断出了脑瘤。


        

这次她没有瞒着于湛,而是心平气和告诉他,她想选择保守治疗,能不那么痛苦,能安安心心陪着家人就好。


        

原本以为于湛不会那么容易答应,但于湛听完只是沉默许久,然后暗哑着嗓子告诉她,都依她。


        

安苳玥回他一个欣慰的笑脸,下一秒抱住浑身僵硬的男人:


        

“这辈子很开心,真的”


        

...


        

...


        

安苳玥二十八岁生日这天,她收到了一个很普通却很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于湛和两个小宝贝一起,早早起床合力给她做了一碗长寿面,和那年她为讨好天使爸爸做的那碗长寿面一模一样。


        

家里来了好多人,都是上辈子缺席这一天的人。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上辈子的这一天,她是空着肚子离开的,现在不仅能吃得饱饱的,还多了这么多人陪伴自己。


        

她满足了。


        

...


        

...


        

因为采取了治疗,也没有干傻事,安苳玥的生命没有止于生日这一天。


        

但是这之后,她的身体明显大不如以前。


        

随着病情发展,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大部分时间昏昏沉沉嗜睡得厉害,醒来后喜欢让于湛抱着自己,然后自己将两个宝贝紧紧搂在怀里。


        

也变得喜欢抱人,牵人,搂人。


        

曾经独立的女人,如今变得特别黏人。


        

明明才刚刚入冬,她就嚷嚷着好冷,每次这个时候,两个宝贝就会伸出奶白奶白的小胖手,将她紧紧搂住,在旁边说:


        

“妈妈,我们是暖宝宝,有我们是不是就不冷了”


        

安苳玥闭着眼睛,贪心又不舍地感受这让人忘不掉的温暖...


        

晚上于湛回家时,宝宝们正在客厅里玩闹,安苳玥则懒懒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于湛的采访。


        

采访里,于湛正在说,这辈子,他老婆安苳玥,是他的天使。


        

他看到安苳玥嘴角有笑漾开,下一秒,又渐渐凝固。


        

心中倏地有根弦断开。


        

一直悬着的心骤然停止了跳动,让他忘记了呼吸。


        

这一幕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到了这一刻,他还是痛得忘记反应。


        

他颤抖着手,将安苳玥抱起,往卧室走去。


        

孩子们跑过来,嚷着要跟爸爸妈妈玩,他和煦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宝贝们,妈咪累了,让她休息好再跟你们玩吧”


        

缘聚缘莱一幅鬼灵精怪的懂事表情,哥哥用小胖手做着噤声的手势让开,拉了妹妹一把小声说:


        

“妹妹,我们不吵妈咪,哥哥陪你玩”


        

小缘莱雀跃,跟上哥哥。


        

于湛抱着安苳玥,脚步沉沉,一步步小心心翼翼回到了房间。


        

斯盖说,如果强制治疗,她的意识只会继续模糊,可能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几天是超级计算机计算出来的一个极限值。


        

是的,当初在基地,他知道了一切,却没有告诉她。


        

可有些事...知道是一回事,等真正面对,心里的痛仍然痛彻心扉,无法言语。


        

他将安苳玥放在床上,静静看她安详的面容,沉默着不言不语。


        

深邃眸子里尽是深情。


        

在有些感情面前,眼泪是多余的。


        

他知道安苳玥希望他接下来怎么做。


        

后面的路,他也知道该怎么走。


        

但是现在,他只想就这样,静静将她拥在怀里。


        

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拥有他们的前世今生。


        

...


        

...


        

安苳玥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不知今夕身处何处。


        

她无法睁开眼睛,却“看”得到很多东西。


        

看到宝贝们健康长大,看到家人快乐生活,也看到她最爱的那个男人,常常夜深人静之际打开一个盒子,翻看里面的物件。


        

盒子里都是她的东西,有她送给他的,也有他送给她的,每一个物件都充满了甜蜜回忆,让人心酸又幸福。


        

那个背影孤寂又悲伤。


        

有好几次,她忍不住大声对他喊,“不要沉迷在过去,你应该有自己的新生活,你答应我的”


        

但这些都是徒劳。


        

因为她根本没有嘴巴,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心里无声的呐喊,于湛根本听不到。


        

她想哭,但是她没有眼睛,眼泪只能存在心里,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积累成海。


        

就这样,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她看到孩子们的婚礼,看到他们和爱人相拥,还看到她的男人从中年美大叔变成花样美爷爷,还是那么帅气儒雅,不管什么时候,他的胸口都系着那根项链,上面有两个坠子。


        

一个是她,一个是他。


        

...


        

...


        

颤抖着眼睫再次睁开眼,安苳玥看到一个大大的十八岁生日蛋糕。


        

她先是惊讶地捂住了嘴,接着心里一惊--


        

那个缺席了她两辈子的生日蛋糕,已经出现,说明...


        

她看一眼自己的红色长裙,微微怔愣,手上还捏着手机,于是迅速打开手机,确认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上八点。


        

嗯,应该是第一世那场没有来得及参加的生日晚宴。


        

想到此她心猛地一沉。


        

回来是回来了,难道晚了一步?


        

她目光快速扫视一圈,想确认有没有宋挚那个狗贼,却没有发现他和姐姐的身影。


        

她抬脚往外走要去找人,却被身后一只大手拉住手腕:


        

“哎哎,玥玥,你还没吹蜡烛呢,去哪里?”


        

熟悉的声音。


        

回头看去,果然是姜珂,安苳玥有一瞬恍神,却也顾不得跟他解释,反手拉住他就要往外跑。


        

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句温柔的声音传入耳朵,犹如春风般悦耳:


        

“阿玥,听话。”


        

这声音成功让安苳玥不再动作,只目光穿过人群看到一个侧着身子的男人小心翼翼扶着姐姐慢慢走过来,姐姐则挺着大肚子腰杆挺得笔直。


        

不是第一次见大肚子的姐姐,却是安苳玥不曾见过的骄傲得意模样。


        

这次不一样呢。


        

安苳玥目光直直落在那个男人身上,等看清楚,她忍不住笑出声,甜甜喊一声:


        

“姐姐,姐夫”


        

男人居然是白英朗,不是那个混球宋挚。


        

难道这一世白英朗变聪明了?


        

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快找到姐姐还把宋挚早早踢走?


        

待安苳柠走近,白英朗才有空搭理安苳玥似的,抬头看过来,笑得得意:


        

“怎么不吹蜡烛,吹完我们还有礼物送你”


        

说完冲安苳玥神秘眨了眨眼睛。


        

安苳玥狐疑看他。


        

白英朗可不是这么热情的性子。


        

这家伙,这辈子不仅变聪明还换了个活泼性子?


        

思量间,手腕又被一拉,安苳玥没抵抗,身子顺利回到蛋糕面前。


        

她微微一笑,姿态优雅弯身,只是还不待她吹口气,周围的小嘴们早迫不及待,替她吹得欢乐,她补了一嘴吹灭最后一个小火苗,抬起头,朝白英朗伸出手:


        

“礼物呢?”


        

白英朗爽快将一把车钥匙递到她手心,“自己去看”


        

安苳玥又是一怔,看向掌心。


        

她自然知道这是车钥匙。


        

但是车钥匙的形状,是定制的,一辆跑车的样子。


        

和她上辈子向某个男人要求的那辆,一模一样!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瞬间冒出来。


        

一起涌出来的,还有积累了无数日夜的泪意。


        

没有一瞬迟疑。


        

她穿过人群,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