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是狗 > 第十二章:死亡追逐赛
夜间

开局我是狗

        

菲特背着莎拉,沿着小路走着,很快就到达了合岭镇的西南门,深灰色的高大城墙耸立在夜色里,好像一块坚硬的钢铁,整个城镇显得格外安静。


        

“有点安静过头了,城墙内没有一点声音,是因为太晚了么,可城墙上也看不到巡逻的人,难道刚好还没经过这里么。”


        

菲特有点奇怪,但已经是深夜,对于诡异的安静没做他想,他走到城门下,发现巨大的城门错开了一条小口子,勉强够一个小孩钻进去。


        

喊了几声后没人回应,再想到莎拉的病情,决定先进去再找卫兵禀报。出生小村庄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城门这种重要的地方,门开着却没有人在此守卫意味着什么情况。


        

通过小缝艰难的先将妹妹送进去,自己奋力挤了过来,菲特只感觉自己肋骨都被压扁了,那条缝对于他来说太窄了。


        

背起妹妹,朝着城内走去,这条街本来是合岭镇的老街,居住的都是些普通百姓,这样的家庭晚上一般是不会浪费灯油的,现在已经是凌晨,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


        

菲特也轻手轻脚起来,仿佛是某种直觉,怕吵醒了这里的居民。但越是向前越是觉得不对劲,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进城后也依然没有看到其他地方有巡逻卫兵。


        

这时菲特听到身后有一阵咔咔声,就像什么东西再咀嚼和吞咽,这声响吓得他立刻侧身藏到路边的一条小巷中,小心将妹妹小心放下并安抚好,然后准备偷偷观察一下。


        

当他手搭到墙边准备探头的时候,脑子仿佛遭到了重击,一副画面直接出现在了脑海里:


        

画面中他探头去找声音的来源,但引起了黑暗中声音主人的注意,接着黑影瞬间飞起靠近,在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挥手一刀砍在了自己的脖颈处,而自己眼中只印出几只猩红的复眼。


        

菲特瞬间停下了探头的动作,不能去看,有危险!!!


        

。。。。。。。。。。。。。。。。。。。。。。。。。。。。。。。。。。。


        

宋一刀在荒野中飞速奔跑,同时激活了套装效果,体型迎风而长,逐渐从肩高一米出头,变成了马匹大小的怪物,肩高达到了一米八左右,体长更是接近三米,体重不知翻了多少倍。


        

“套装效果:野蛮生长”


        

同时比起同样大小的马匹,宋一刀的身体结构更加结实、有力。巨大的狗爪、森然的长牙,仅仅看着就能感觉到这是大自然中的顶级猎食者,拥有捕杀和战胜任何陆地生物的恐怖体魄。


        

前提是在没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身体上各个部位浮现出散发柔和光芒的粘稠液体,仿佛是从毛孔中渗透出来的,粘稠液体迅速凝结固化,散去光芒后透露出木质纹理,形成了保护要害位置的木质盔甲,盔甲覆盖的面积并不大,并未影响行动,依然有大量黑色毛发暴露出来。


        

这位顶级猎食者依靠着木质盔甲,更显狰狞。


        

“有点招摇!”宋一刀侧头大量自己侧面从黄色木质加壳间隙露出的大量黑色毛发。觉得有些难看。


        

“体型增长带来了体重,力量的均衡变化,速度也变快了一些,感觉跑的更加得心应手,好像地面很平坦,这应该也是套装的效果。这样看来不出10分钟我就能抵达合岭镇。


        

“救人不是突袭,必须要小心,那些残兵能跑出来,说明里面危险性不会高到离谱,但那些残兵撤出合岭镇本身就说明那里还有潜藏的危险,我需要尽量避免冲突的找到菲特和莎拉,否则引来太多麻烦不利于撤退。”


        

宋一刀一边跑,一边逼迫自己用一种全新的思维思考对策,在和平的年代生活久了,他面对冲突大多时只会“莽过去”和“怂过去”两种对策,而在一个超凡世界,如何达成目的情况下保护自身,这是他从来到这里以后,就不得不掌握的思维方式。


        

“虽然这段时间已经熟悉了这具身体,但毕竟没有正经战斗过,所谓的捕食到更像是捡尸”


        

“根据前世的经验,以我现在的体型对付之前那样的普通士兵应该是很容易的,方法合理的话甚至我一个人就能对付很多个,但那些士兵是否拥有超凡力量,或者同为人类但这个世界体质其实远超之前世界都是未知的。


        

“合岭镇里剩余的魔族力量也必然比那小队要强,不然逃出来的应该魔族,还好我是救人,不是去突袭,要做的是尽量避免任何正面冲突,最好悄无声息的救出菲特和莎拉。”


        

突然他想到自然的馈赠套装中的效果描述“正面搏斗永远是自然界中的最劣选项”


        

“这套装效果不会还能影响我的思维吧,不,这应该是我本身的想法。”


        

不一会儿,宋一刀就看见了合岭镇的城门,城门有数米高,半开半掩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危险的陷阱。


        

从大门中进入显然是危险的,受视野限制,无法判断门后是否有敌人等待闯入者,宋一刀观察了一下城墙,找到了一段合适的位置。


        

这段城墙后面是高大的钟塔,城墙和钟塔的墙面连成一体,如果从这里跳上去,无论是否有潜藏的危险,至少第一时间不会被过多敌人发现,唯一的问题是是否能跳上去。


        

看着四五米高城墙,宋一刀嘴角有点忐忑,然后退出了一点距离助跑起跳。


        

“咚”的一声闷响,失败了。


        

大致的高度足够,至少前爪扒住了城墙,但受生物结构影响,狗并不适合攀爬,使得最后还是无奈滑落,刚才的撞击弄得宋一刀胸口发闷,还好胸前的木质盔甲挡了一下。


        

退出更多距离,助跑,起跳,拼命扒着城墙,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好在这次成功越过了城墙边沿,站在了上方。


        

借助城墙的高度,宋一刀找到了一片狭长的绿化地区,这块绿化地区沿着城墙脚跟一路断断续续。


        

这种位置一般是不适合居住的,或者说都是穷苦百姓才在这居住,因为离城墙越近就越危险,所以有不少地方长着矮树和草丛。


        

环顾了一下情况,宋一刀有了定计,跃入了矮树林,启动了套装能力“大自然的庇护”,身形渐渐模糊。


        

程度不是很深,隐约还是有模糊的轮廓,如果是在白天,这种程度的模糊不会有太多效果,只有在夜晚的帮助下才能对得起隐身两个字,宋一刀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声也变的轻微,似乎这个能力影响的不只是视觉,不过程度都不怎么深。


        

“我现在应该朝西南方向搜索。”


        

宋一刀有点紧张,一遍一遍在内心里重复自己的计划,以此来防止首战就犯了智力上的错误。


        

矮树林中缓缓前行,宋一刀所见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大量不明黏液痕迹,有的在街道上,有的在屋顶,偶尔几具尸体混着血迹倒在各种位置上,这其中既有普通人,也有穿盔甲的军士。


        

房屋倒塌的到是不多,大多都是被黏液击中造成的,但街上的凌乱血迹和散落的各种物品,却可以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慌乱的逃离,食物,靴子,打碎的陶罐,破烂的马车。


        

宋一刀停下了脚步,看着10米远外,那里有一个孩童的尸体,尸体被不知名的武器从胸腹洞穿,斜靠在一扇木门上,似乎是刚从房间中出来就遭遇了袭击。


        

渐渐地,宋一刀胸口有一种稀薄的愤怒取代了初次看见尸体的恐惧,胸口从冰冷变得躁动。


        

“魔族真是没白叫,妈的”宋一刀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强迫自己从满眼的惨剧中搜索菲特和莎拉可能存在的踪迹,心理却越来越担忧。


        

从分别到现在一共一个小时多一点,排除他们进城需要的时间,最多进来了几十分钟,在这种环境走不了太远,他们在西南门附近的可能性最大。


        

但随着宋一刀的深入,突然听到一声声隐晦的喃呢,那声音像是重病的患者弥留之际无力的喘息。


        

“难道有受伤者?甚至就是菲特和莎拉两人?非常有可能,那群士兵撤离也就一个小时以内的事情,这么大的镇子,不可能完全撤离干净。”


        

可如果去跟着声音寻找,则必然离开矮树林的范围,隐身效果将结束。


        

“虽然听起来不像是小孩发出的,不过还是要去看看。”


        

宋一刀沿着墙壁一点一点朝声音来源走去,这能防止他没有隐身的情况下被过多的发现。


        

转过两道弯,终于见到发出声音的人,一个矮小的身影正在黑暗的角落中颤抖着。


        

听到动静,黑影蓦然转身望向宋一刀,是一个丑陋的侏儒,猩红的复眼占据大部分脸,口中的尖牙沾染着血迹和肉块,一双手被镰刀一样的结构取代,被染成了深红色。


        

即便有足够的心理建设,这场景还是吓得宋一刀尾巴都炸毛了,下意识就往后退、


        

令他以外的是,这个丑陋的怪物在发现宋一刀后居然也戒备着后退,往黑影中退去。


        

“怎么感觉这怪物在怕我一样?”


        

矮小的怪物一步一步退后,使得两者之间的距离超过了10米,然后断然转身,手部的镰刀迅速插入了墙壁,只听到“叮叮”的脆响,像一只敏捷的蜘蛛,飞快的爬上屋顶,朝着远处跑去。


        

正待宋一刀思索,矮小的怪物在屋顶之间飞速跳跃,发出了响彻夜空的尖啸声。


        

“傑啊”


        

他在呼叫同伴和预警,宋一刀瞬间明悟。


        

魔族,是一个战争种族,而不是小说被描写为缺乏智慧的怪物群体,他们能够在十多年的战争中稳步推进,压缩着人类的生存空间至接近灭族,自然不是混乱无序的无脑种族,毕竟混乱的军队不如秩序的农夫。


        

这种宋一刀叫不出名字的魔族,本身并不以个体力量著称,甚至在各类魔族中处于底层水准,属于基础单位。


        

在战争中,遇见体现如此之大的敌人,第一反应,应该是呼叫支援或者预警,而不是无脑冲上去砍杀,要知道现在宋一刀可是肩高接近两米的肉食动物。


        

这才是一个精锐军人应该有的反应,而魔族,就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战争种族。


        

宋一刀吃了信息不对等和经验主义的亏,魔族、魔族,这只是一个叫法。这个种族不能和他前世看过的任何作品中的魔族划等号。


        

此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也没有办法阻止,搜救计划尚未有任何结果就产生了最糟糕的变化,宋一刀只能退回矮树林,期望隐身效果能甩开敌人。


        

“傑啊,傑啊”一声声回应,出现在宋一刀看不见的位置。短短时间,就有六七个怪物朝这边赶来,一个个黑影从在屋顶之间跳跃,朝着宋一刀的方向汇集。


        

宋一刀在矮树林里隐身穿行着,但这种程度的隐身在已经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并不难发现,怪物们很容易就锁定了他的位置,从屋顶跃至树冠袭来,在高处追踪着这个天真的闯入者。


        

这是一场危险的追逐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