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是狗 > 第十五章:姨妈来了
夜间

开局我是狗

        

在特蕾莎的组织下,一行人忙碌在合岭镇,直至天蒙蒙亮,守卫军小队负责收敛尸体,生命学院众人则不停的用精巧的器具收集着各种样本,偶尔还会将整具尸体抬进巨大的钢铁马车。


        

如果是人类尸体,则会询问守卫军士兵此人的来历,以做辨认和登记。


        

菲特一直很忐忑的观察四周,深怕突然看见姨妈的尸体躺在某处废墟中。


        

守卫军中队长已经能够离开那辆轮子变了形的平板车,坐在营地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看见菲特紧张的神态,开口问道:


        

“小子,你姨妈叫什么名字,之前在合岭镇做什么,也许我认识?”


        

菲特回过头来,紧张说道:


        

“我姨妈叫辛迪,我们不是贵族没有姓氏,她在城镇广场旁边经营一家酒馆,叫“魔族去死””


        

守卫军中队长一下脸色变得很古怪道:


        

“原来是一家人啊”


        

菲特愣了半晌,说道:


        

“我不明白队长先生”


        

中队长站了起来,向菲特走来,伸出仅剩的右臂摸了摸菲特的脑袋说道:


        

“放心吧,你姨妈没事,我看着她从城门逃出去的,等她们接到消息,最多明天就会折返回来。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你未来的姨夫,克里斯·罗兰,“魔族去死”这名字还是我起的。”


        

“可我姨妈没结婚啊?”菲特说道


        

“所以我说的是未来的,你先叫一段时间姨夫,习惯一下,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菲特


        

。。。。。。。。。。。。。。。。。。。。。。。。。。。。。。。。。


        

收集工作直到傍晚才结束,守卫军的队伍一共搜寻出了三百多具尸体,没找到的可能还更多,这些曾经鲜活的人们,如今全部并排摆放在城镇广场上。


        

由于已经进入秋天,天气转凉,这些尸体可以等到疏散的居民回来辨认后再进行火化。


        

所有人都很沉重,有两位生命学院的人在广场上跪坐着,低声在祈祷,似乎在祈求逝者们来世能够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


        

宋一刀远远站在一旁的树下,像一个旁观者,看着那些跪坐祈祷的人,胸口有些沉甸甸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胸口萌发,但却无法吐出,因为此时他是也只是一个旁观者。


        

傍晚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点起了篝火,不远处的一排排覆盖着稻草的尸体在火光的边缘处若隐若现,菲特却没有太多恐惧的情绪。


        

可能单独的尸体会让人惧怕,但因灾难产生的大量尸体,只会让人悲痛。


        

莎拉刚刚苏醒了过来,经过生命学院的治疗,小姑娘仅仅一个白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已经可以正常活动和进***神看着也不错。


        

宋一刀有点怀疑生命学院在马车中使用了一些超自然力量,因为这种治疗速度显然不符合这个世界的生产力,甚至隐隐超过前世的医院,尤其是在算上排队时间的情况下。


        

莎拉醒过来后有点没搞清楚状况,看到宋一刀还在,立刻惊喜道:


        

“精灵先生,你回来找我们了么?”


        

瞬间好几个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菲特赶紧解释道:


        

“这是它的名字,它就叫精灵先生”


        

宋一刀赶紧“汪”的叫了一声,凑到莎拉跟前,用头顶了顶小姑娘,无声的表达了自己的关系。


        

众人没有太过注意宋一刀,一片沉默中,一个士兵询问道:


        

“队长,我们之后会被怎么安排,咱们中队,应该是算全灭了。”


        

中队长放下手中正在打量着的长剑,看着一旁的磨刀石,心想以后想磨刀得要把磨刀石钉在墙上才行,然后说道:


        

“200人的中队只剩下我们几个,保护民众撤离的应该也活下来一些,但加起来肯定不超过50,肯定要从其他地方抽调别的守卫军过来,你们属于本地的应该会留下来。其他人,可能会被调回自己家乡。。。


        

这是规定,建制被打没了就会有三年时间回家乡修整性服役,我就是这么回合岭镇的。没想到三年之后又三年。


        

至于我的话,我应该会退役了,不知道治安官的位置有没有空缺,也有可能去经营酒馆,我还没想好。”


        

白天收敛尸体时,找到了很多曾经的同僚,即便所有人都不止一次经历过战争,也多少有点为未来感到迷茫。


        

晚餐让宋一刀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常见食物,肉汤、玉米和一种粗麦子和野菜混合揉制的一种饼子,菲特悄悄递给过他一块,这被他称之为坚强饼,能把这个当饭吃的,都是硬汉。


        

众人都没有关心一只狗吃什么,大概认为菲特作为主人会给他一些残羹剩饭。


        

宋一刀却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这些自诩高等的人类表情凝重的吃着坚强饼,心里想着晚上没人的时候让菲特帮自己烤只兔子。


        

莎拉是少数没有吃坚强饼的人,由于肠胃刚刚恢复,特蕾莎小心翼翼的从行囊里翻出一些精致糕点,小莎拉吃的眉开眼笑。


        

一夜无话,城镇广场周围有大量空置的房屋,除了守夜的倒霉蛋,大家都得到了一次宝贵的休息。


        

又一次日出的时候,合岭镇南门喧嚣起来,前天被疏散的百姓在得到消息后,返回了自己残破的家乡。


        

无数百姓拖着疲惫的身躯,茫然的看着陌生的合岭镇,48小时的慌乱逃亡,只是平常一次远足的时间,但却严重打乱了小镇每一个人的平静生活。


        

有的人失去了父亲,有的人失去了妻子,有人的失去了孩子,同时大部分人在这四十八小时中失去了很多财产。


        

一部分人直接往自己家中走去,更多的人则前往中心广场辨认家人的尸体,在今后的几天里,肯定还会有陆陆续续的尸体从城镇中的各个角落里出现。


        

安抚亡魂,重建家园将会是合岭镇下半年的主旋律。


        

菲特带着莎拉和宋一刀站在城镇广场旁的一栋房屋边,头顶是一块不算太旧的厚重实木照片,上面刻着几个大字。


        

“魔族去死”


        

忐忑的张望了许久,直到一辆破旧的带蓬马车驶来,驾车的女性惊呼一声,小步跑过来抱住了菲特和莎拉。


        

“天哪,菲特、莎拉,你们怎么在这”


        

宋一刀暗中打量着这位女性,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年轻很多,感觉也就二十四五左右,穿着整齐但有些破旧的长裙,带着一顶简单的头巾,容貌和莎拉有几分相似,算是一个大美人,难怪那位中队长色胆包天。


        

“姨妈,纳特村被袭击了,我和莎拉逃了出来,想来找你,结果合岭镇也被袭击了,还好遇见了守卫军。。。”


        

菲特眼睛又开始红红的,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似乎是终于见到了自家长辈,心理的大石头落了下来,不自觉说了实话。


        

莎拉本来看到姨妈很高兴,但听到哥哥说纳特村被袭击,整个人都愣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辛迪姨妈面色也难以抑制的悲伤起来,紧紧抱着两个孩子道:


        

“没事了,没事了,姨妈在这,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宋一刀趴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三人包在一起哭泣的场面,叹了一口气。


        

辛迪无疑是很幸运的,合岭镇被袭击前一天,她出城去周围的村庄采购酒馆的食材,当天一大早驾着马车回到合岭镇,还没走到自己店面就出现了被袭击的情况,赶紧掉头行驶,成为最早一批逃出去的人。


        

避难的队伍的目的地是6小时路程以外的桐树村庄,拥有马车的她也在队伍中承担了很多义务,搭载了很多小孩,也分发了一些食物,好在这些都会补偿给她。


        

到达村庄后在那里接受了一定的安抚,同时等待消息,一旦魔族继续进攻,他们就需要再去更远的地方避难,好在仅仅一天后就接到消息称合岭镇已经解除了危险。


        

合岭镇除了人员伤亡,最大的损失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蛇形魔族吐出的黏液球体砸毁了大量房屋,这些房屋都需要修缮,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全城避难造成的无法统计的问题,包括财物遗失,人心不安,亲人走失等等等等,这可能也是魔族选择此种袭击方式的原因:制造恐慌。


        

这种能无视城墙防御的突袭方式,如果多来几次,人类联盟将人心惶惶。


        

这让宋一刀想到了二战时期的有些战术,飞机能不能开回来不要紧,我就是要把炸弹投到你境内,甚至是首都,炸两座民房也行,吓破你的胆。


        

三人哭完了聊两句,聊两句又哭了,折腾了好一会,期间菲特也像辛迪说了宋一刀的事,除了“精灵先生”这个名字有点奇怪外,并没有引起她太多的注意。


        

看着三人说着话就往酒馆里走,宋一刀没有动。


        

他在犹豫是暂时留在这里,还是就此离去。


        

。。。。。。。。。。。。。。。。。。。。。。。。。。。。。。。。。。。。。


        

夜晚,合岭镇外,一片幽深的树林中,依靠月光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望着城墙,自言自语:


        

“这家伙好像就在这座城里,可是主人不让我接触人类啊


        

“有点烦啊,这家伙,又想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