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一般的一般人生 > 第四十七章
夜间

我不一般的一般人生

        

白苏华暗暗地松了口气,然后把手里的请帖递给袁兰,说“上面有时间和地址,明天你照着上面的地址来就可以了”


        

袁兰接过请帖,点了点头,心中吐槽‘不亏是有钱人家,只是邀请一个初中生去自己家过生日而已,竟然发请柬?讲究!’


        

“那请问班长,我有请柬吗?”一旁的陆简突然开口说。


        

白苏华看了一眼陆简,淡漠地说“只剩一张了,但是班主任在群里发了地址和时间,你可以看群里的信息”


        

“哦,只剩一张了,班上谁都没给,就给了袁兰。班长,有点偏心吧?”陆简似笑非笑地看着白苏华。


        

“袁兰之前和我一起参加过数学竞赛,所以在班里,我跟她比较熟”白苏华预想过会有人问这些,所以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真有意思,和其他同学相处了快三年的时间都比不上一次数学竞赛”陆简冷嘲热讽说。


        

这话里夹枪带棒的意味太明显了,白苏华除非是聋了才听不出话里话外的挤兑和嘲讽。


        

“我跟班里几十个同学相处了三年,但是却只跟袁兰一起参加过数学竞赛。所以这跟时间无关,重要的是经历了什么”白苏华回答说。


        

袁兰看了一眼白苏华,她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跟别人说那么多话。而且被陆简这么一说,这请帖的确好像只有她有。这样是挺奇怪的,她跟白苏华接触的也不多啊。


        

“是吗?那的确是挺有意义的”陆简突然懒散地背靠椅子,手有意无意地搭在袁兰椅背上。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白苏华看了一眼陆简搭在袁兰椅背上的手,然后对袁兰说“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袁兰朝白苏华挥了挥手。


        

然后一转头就看见陆简正在盯着自己,好像有些生气。


        

“干嘛?”


        

“凭什么他约你,你就马上答应。我求了你半天了,你都不同意”陆简脸上写着‘生气’两个字,但是语气中却有些委屈。


        

“这不一样,人家是生日。生日一年就那么一次,而且他都当面过来邀请了,不答应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袁兰说。


        

“我……”陆简想说些什么,但是憋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


        

“好了,不就是去玩嘛,我们星期天去好不好?”袁兰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陆简。


        

陆简突然更上火了,他拎起书包,站起来对袁兰说“不好!不是明天的话,没有任何意义!”然后离开教室。


        

“不是明天的话,没有任何意义?”袁兰看着陆简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地重复了一遍陆简刚才说的话。


        

“明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袁兰有些想不明白。


        

白父有事情耽搁了,要晚点回来。白母和一个请来的钟点工在厨房忙活着,偶尔出来布置一下家里。


        

平时严肃冷清的白家突然换个样子,挂上了彩带和五颜六色的气球,看着十分少女心。


        

“妈,一定要弄这些吗?”白苏华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气球,有些为难地说。


        

“那当然了,你看,布置的多好看啊,你那些同学们一定会喜欢的!”白母高兴地说。


        

白苏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把气球粘在墙上。然后又拿起一条彩带,不知道该挂在哪里。


        

‘叮咚’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现在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有人提前到也挺正常的。


        

“苏华,去开一下门”在厨房里的白母对白苏华喊。


        

其实在门铃刚响的时候白苏华就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步伐略带急促地去开门了。有些期待地打开了门,结果门外站的是老师和几个同学。白苏华眼里的期待瞬间灭了,他邀请老师和同学进来之后,往门外看了看,的确没人才把门关上。


        

提前来到的老师和几个同学加入了布置现场,弄得差不多的时候,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地来到了家里。


        

白苏华站在门口,有些麻木地看着陆续走进来的同学们。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期待地开门,失落的关门了。现在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了,还是没看见袁兰,白苏华特意在门口等了一会。


        

最后还是白母过来把叫他进去,才把门给关上了。


        

桌子上摆了一堆的零食瓜果,白苏华坐在沙发旁目光放在电视上,电视里放的是一部喜剧电影,引得周围的同学哈哈大笑。偏偏只有他好像get不到笑点一样,还是那副冷清的表情。


        

有些男同学参观着他平时无聊的时候拼的模型,嘴里在讨论着什么。还有些比较跳脱的同学在楼梯上跑来跑去,偶尔还时不时弄破气球,突然发出声响,吓得好些同学一跳。


        

白母把家里的棋盘拿出来给同学们解闷,让他们随便下些五子棋玩玩。


        

白苏华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已经天黑了,袁兰还没过来。白苏华想打电话给她,却发现没有她的手机号码。


        

“偏偏该来的没来……”白苏华看着窗外小声嘀咕了一句。


        

“苏华,同学们!饭菜做好咯,快来准备吃饭啦”白母和老师把菜端出来,放在饭桌上。


        

同学们纷纷走到饭桌旁一一坐下,白苏华也站了起来。这时,门铃突然又响了。白苏华几乎是跑着去开门的,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自己老爸。


        

白校长手里拿着东西,不方面拿钥匙开门,他说“苏华,生日快乐”


        

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是一个大蛋糕,白苏华接过蛋糕,说“谢谢爸爸”


        

两人走进家里,学生们纷纷朝白校长问了句好,白校长和蔼地跟他们也回了句,然后走到厨房帮忙一起端菜。


        

白苏华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桌面。刚把蛋糕放下,门铃再次响起。


        

白苏华心里一紧,但是他首先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经过这几次心情的起起落落,他心里也有些麻木了。但是门铃响起时,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期许。


        

他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看见袁兰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蓝色礼盒,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白苏华心跳突然控制不住地加速跳动着,嘴角也不知不觉地上扬了。


        

白苏华刚想说话,袁兰突然把抱着的礼盒递给他。白苏华条件反射地接过礼物,还有点重。


        

“白苏华,生日快乐。但是我现在有急事,就不进去吃饭了,你们玩的开心”说着袁兰转身离开了。


        

“哎,袁兰……”白苏华看着袁兰匆匆忙忙地跑到路边,然后上了一辆一直停在那里的出租车,扬长而去了。


        

白苏华失落地看了一眼手上的蓝色礼盒,又看了看袁兰离开的方向,最终在母亲的催促下回到了屋里。


        

白苏华食不知味地吃着饭菜,他看着有说有笑的同学们,心里突然觉得五味杂陈的,挺不好受的。


        

为了一个人请了全班,结果还没请到那个想请的人。等了一天,想了一天,最后连句话都没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