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四十五章:暴利
夜间

第二百四十五章:暴利

        

锦衣正文卷第二百四十五章:暴利股票这玩意,根本就是非理性的产物。


        

玩的本质就是人性。


        

从无人问津到暴涨,本质就是人们追涨杀跌的惯性。


        

这世上,人类的生产力和道德标准可能一直都在变化。


        

可是人性的本质,却从未改变过。


        

张静一对此,也不敢说能看透,倘若自己此前不知道荷兰东印度公司会暴涨,以自己的性子,当初当真敢花这么多钱买东印度公司的股票吗?


        

现如今,一群佛郎机人已被拿了下去。


        

殿中恢复了平静。


        

许多人看的津津有味,总觉得欠缺了一点什么。


        

就这么完了?


        

许多人表面上是一副,你看看你,成何体统。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心里却是暗喜。


        

“新县侯,你还说你没有私通佛郎机人!”这时,一个声音在殿中响起来。


        

说话的,正是那张光前。


        

可算抓住你的把柄了!


        

于是他气势汹汹地道:“这佛郎机人都找上门来了,新县侯,你到底和他们私下里做了什么买卖!如今国家正在危难之秋,佛郎机人历来狼子野心,重利而忘义,新县侯与之勾结,这要置我大明威严于何地?”


        

明朝最大的特点,就是朝中养着一窝成日以批评著称的所谓清流。


        

但凡有一丁点的机会,他们便少不得拿出来说事,今日骂这个,明日骂那个。


        

而恰恰是这样的喷子,却往往能得到巨大的名声。


        

社会风气如此,以至蔚然成风。


        

天启皇帝重用魏忠贤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因素。


        

当初天启皇帝刚刚登基的时候,东林与浙党、齐党彼此互喷,闹得天翻地覆,任何的国家大事,都能相互攻讦几个月。


        

天启皇帝忍无可忍,于是下诏,训斥他们都别骂了,国家大事要紧。


        

可依旧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反而引火烧身,大家都将矛头指向了天启皇帝,说天启皇帝断绝言路。


        

于是……天子震怒,厂卫开始动手。


        

即便是如今,这样的情况依旧没有改观。


        

因为某种程度而言,以前大家相互对骂,是狗咬狗,现在你四处去骂人,风骨就显得更盛了。


        

你看,皇帝不让骂你还骂,是不是显得你特别厉害。


        

可偏偏,内阁大学士碰到这样的喷子,却是毫无作为,毕竟他们也是文臣,是靠廷推才能入阁!


        

这就意味着,一旦你去约束张光前这样的人,反而会让天下人的清议矛头指向你的身上,到时不但名声丧尽,而且会引来无休止的攻讦。


        

张光前一席话,立即让不少人跃跃欲试。


        

于是又有人站出来厉声道:“对呀,新县侯难道不该给个说法吗?你与这佛郎机人,到底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张静一鄙视地看了这些人一眼。


        

这等鄙夷的目光,自然是让张光前等人勃然大怒。


        

张静一则是平静地道:“没错,本侯确实和佛郎机人做了一些小买卖。”


        

张光前人等,本以为张静一一定会拼命抵赖,矢口否认。


        

可哪里想到,张静一居然亲口承认了。


        

这一下子,却让所有人哗然。


        

张静一则是继续道:“不只是本侯,便连陛下,也和佛郎机人私下做了一些买卖,你们既然要追究,那么就追究吧。”


        

“……”


        

天启皇帝一愣,他本还趴在御案上继续演算呢!现在他没心思顾忌其他的事,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挣了多少银子。


        

可哪里想到,张静一直接将一切大白于天下。


        

于是,群臣哗然。


        

“新县侯这就更该说清楚了,你们究竟在私下里,做了什么买卖?”


        

张静一很坦然地道:“也没做什么买卖,就是花了几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些佛郎机人的股票而已。”


        

“股票……就是那废纸?”


        

这事……大家都有耳闻,佛郎机使者到了京城之后,立即就传出了不少消息来。


        

“你花了陛下数十万两银子,就买了那些废纸,新县侯,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资敌。”


        

张静一心里憋着笑,其实看着这些脸涨红,啥事都很较真的家伙们,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轻描淡写道:“废纸?这废纸的价格,可不低,如若不然,那些佛郎机人寻到这里来做什么?他们就是想要来收购这些废纸的。”


        

此言一出,大家不禁想起了方才那些佛郎机人的异常举动,倒是觉得和张静一的话有些吻合。


        

张光前却是冷笑,不屑地道:“这些废纸,又能挣几个钱。”


        

“挣不了多少。”张静一道:“我的预料,也就是涨了十倍吧,不过是几百万两纹银而已。”


        

“……”


        

“……”


        

殿中雅雀无声起来。


        

张静一叹息道:“可惜啊……市面上的股票只有这么多,如若不然,该多买一些才是!那些佛郎机人……真是愚蠢,区区几个银币,就想收购我的股票,他们也不想想,陛下睿智无比,乃是千年难出的奇才,怎么会上他们这个当?莫说是几个银币,便是十个二十个银币,也不会轻易售出的。噢,对啦,你们说我与佛郎机人勾结,这话就不对了,这分明是陛下圣明,明察秋毫,命我前去收购股票,随手挣了佛郎机人几百万两的纹银,这下好了,现在你们这般污蔑我,却说我私通佛郎机人,我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什么……”


        

殿中顿时又是哗然。


        

所有人窃窃私语。


        

张光前的嘴张得很大。


        

几百万……两纹银。


        

钱这么好赚的吗?


        

天启皇帝却已是挑眉道:“诸卿……既然张卿都已说了,那么朕就不隐瞒啦,没错……朕确实挣了一些银子,充实内帑,朕这是念着百姓疾苦,实在不忍再摊派饷银,这才出此下策,从佛郎机人手里,挣一些蝇头小利。”


        

朕不装啦,朕摊牌,你们爱议论就议论去吧。


        

许多人不免错愕地看着天启皇帝,一时说不出话来。


        

天启皇帝又道:“下旨,辽东的欠饷,这个月,朕会命人押送过去,至于各省弹压流寇的钱粮,内帑这边,出三十万两,其余的,国库来弥补不足。”


        

天启皇帝说话很有底气。


        

发财了。


        

此时,百官们依旧还在议论纷纷。


        

天启皇帝却心里憋着笑,虽觉得畅快淋漓,这个时候,却不想再和群臣纠缠了,便道:“就如此,罢朝!噢,还有,张卿为朕办事有功,你们都该好好学着,想着该如何为君分忧。”


        

天启皇帝说着,连忙动身,起驾暖阁。


        

张静一这个时候,却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人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张静一,却在此时,又有宦官道:“新县侯,陛下召您去暖阁觐见。”


        

张静一叹了口气,道:“知道啦,真是的,几百万两银子的买卖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陛下急什么。”


        

口吐芬芳,人却一溜烟的,跑了。


        

名副其实的装完逼就跑。


        

群臣瞠目结舌,看着张静一的背影已是去远。


        

这时候……是人都坐不住了。


        

此时,大家的眼里全是银子……白花花的。


        

心底的欲望,早已勾了出来。


        

这就好像见别人中了彩票头奖一般。


        

那张光前顿时觉得很不是滋味,张口还想骂点什么,可现在……已没人理他了。


        

…………


        

张静一匆匆抵达了暖阁。


        

却见天启皇帝正一手提着笔,一手拿着算盘打的噼啪作响。


        

他似是听到动静,抬头看了张静一一眼,随即喜不自胜地道:“张卿,你可知道,朕算过啦,方才有锦衣卫奏报,咱们的股票,涨了九倍。”


        

张静一看着惊喜连连的天启皇帝,却是镇定自若地道:“陛下,才九倍而已,这才是开始呢,现在京城的消息很滞后,若臣猜测得没错的话,往后隔三差五,都会有好消息来,陛下要沉得住气,这股票还要涨。到时陛下需要银子,卖一点便是,不过没有十三个荷兰盾,绝不要轻易卖。”


        

天启皇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兴奋地道:“真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啊,这海贸,竟能获利如此巨大……张卿,方才你失言啦,咱们挣了银子,偷偷挣了便是,何故当着大庭广众,告诉百官咱们盈利了十倍呢?”


        

天启皇帝对此耿耿于怀,要闷声发大财啊,朕现在挣了这么多银子,多少人会打主意?


        

还有你们张家,不知多少眼睛盯着呢!


        

张静一笑呵呵地道:“陛下,臣方才确实冒失了,不过臣这样做,自然有臣的考量。陛下有没有想过,一个东印度公司,可以获利如此巨大。咱们买了他们的股票,跟着分了一杯羹。可说起来,陛下和臣,其实也不算是最大的股东。既然他们荷兰人能开公司挣钱,咱们大明为何不可以?陛下乃是九五之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这样的好处,难道不该我们自己来吗?臣方才放出这些话,其实就是让人看到其中的巨大好处,为陛下开个公司,做准备呢。”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顿时身躯一震,眼里又开始冒光。


        

…………


        

第二章送到,老虎加油更新,争取早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