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神旧事 > 11.无涯境其一
夜间

魔神旧事

        

十五年前。


        

滨州水泽丰美,是有名的渔米之乡,富庶之地,素来有滨州粮起,天下无饥的美誉。


        

可自两年前起,竟再也没有落下过一滴雨水,河流湖泊渐渐干涸,农田龟裂,莫说粮食,连根野草都活不下去。


        

请了无数仙门名派做法祈雨,仍是日头当空,一丝风云也招不过去。


        

后来云霄宗的天机长老整整观天掐指算了七日,说是有灾星降世,断了此地生机,需以灾星祭天,才能再降甘霖。


        

两年前的三四月开始没有的雨水,灾星恐怕就是那时出生的,再多的,这位天机长老也推算不出了。


        

可那段时间滨州降生的孩子何止千万,难道都要拿来祭天?


        

一时间,滨州动乱,分成了三个派系,一些没在当时生下孩子的,主张以所有孩童献祭,拯救更多人,那些在当时生下孩子的,死命要护住孩子,斥责其他人草菅人命,一些拿不定主意,既找不到办法,又害怕染了无辜血腥。


        

一月之中,抢杀幼儿的,为子复仇的,烧杀掠夺的四起,卷入其中的云霄宗虽斥巨资运来大批粮食,但毕竟杯水车薪。天灾之下,人祸迭起。


        

后有一黑色巨龙自天际而来,随有滚滚黑云,于滨州上方盘旋,暴雨即至,解滨州之困。


        

一个偏僻的村子,村头末家阿娘生有两子三女,其中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在灾荒中饿死了,最小的女儿末小花也饥病交缠,眼看就要咽气。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末小花正是两年前四月出生的,生来就瘦小,许多人都说养不活的,可她硬生生撑到了现在,比末大花、末二花、末二壮都要撑得久。


        

闹祭天的时候,末娘子没有把末小花交出去,但也没找大夫给她治病,那些抢孩子的人眼看这娃儿活不长了,也懒得再费心,等着她自己死了干净,后来,孩子还没死,天龙就降雨来了。


        

雨水来了,可粮食不是一下子就长得出来的,饥荒还在继续。末娘子仍然抱着末小花,拖着末大壮在屋里饿肚子,指着男人能在外面刨块树皮。


        

大雨还在继续,一位白衣男子推开门进来避雨,盯着末小花看了半响,不知从哪里掏出一袋白米,要换这个小女娃子。末娘子没有犹豫,接过米,就把末小花递了出去。小女儿活不成了,但家里其他人还要活。


        

待那白衫男子走了,末娘子才发觉,那人在她面前站了多时,她竟一眼也没看清那人的相貌,知道见到的不是普通人,便想那末小花或者也能活下去,但与她,已是没有关系了。


        

……


        

今日饮欢要从山下回来了,末无端托他带东西,早早就跑到第五方云天流花瀑去等,等得不耐烦了,便招了舞翩儿、涟琳、漱心几个在瀑下水池里捉鱼。


        

鱼是这方云天仙长,尊星殿的归中仙放养的,平日里哪个仙童敢打主意?但有末无端带头放肆,那就不一样了,不捉白不捉,不吃白不吃。


        

饮欢到的时候,鱼骨头都丢了满地了,火上还烤着几只。饮欢发愁,“要死,仙师的灵鱼,你们好歹下手缓着些,不出两日,就要叫你们吃绝了。”


        

末无端喊饮欢一起来吃,饮欢连连摆手,“饶了我吧,你们吃了就算了,我要是回去叫仙师发现身上有灵鱼的气息,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末无端呸了一口鱼刺,道:“几只小鱼,也不知道有什么稀罕的,也就是‘龟’,才把鱼看得这样紧,瞧你吓得那样,看我塞你嘴里,让他算账冲我来。”


        

饮欢听到“龟”字,本来要数落末无端几句,好歹是他仙师,可一听末无端要把鱼塞他嘴里,忙连退几步,“别别别,你可别害我,你背后有神尊撑腰,我可没有。”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只毫毛笔,黄金镶翠玉,十足的富贵喜庆,还有一册本子,一起塞给她。


        

末无端接了,把笔揣好,招了众仙童一起翻看本子,笑道:“离那只白玉笔实在素净得让人难受,又太老旧,我今日回去,就给他换只新的。”


        

舞翩儿吓得险些被鱼肉呛死,“停停停停停!神尊的名讳,你敢说我们可不敢听,我就这几百年的道行,可别全都折了进去!”


        

末无端无奈,“我说你们,都是怎么回事,个个都教我叫师尊,偏偏那位不喜欢听,让我叫本名。我就活了十几年,叫了那么多次,也没见把我折回娘胎里,都怕什么呢。”


        

几位仙童心道:当个个都有你那么好的运气,神尊亲自抱回来养在膝下,那真叫一个捧在手里怕丢,含在嘴里怕化,这是什么天家至宝转世的待遇。


        

虽个个心中腹诽,但到底不敢对那位神尊有什么微词。


        

其实离纠正了末无端很多次之后,已经懒得去管她怎么称呼自己了,师尊也好,老头子也好,离也好,随她去叫。末无端嘛,叫什么全凭心情,也不一定的。


        

那本子原来是无涯境外市井小说,书皮上“情比金坚鸳鸯录”几个大字,这一本是下册,几个童子与末无端挤在一起,边看边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沈老爷还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沈小姐和那个孙书生要私奔了,啧啧啧。”


        

“颠鸾倒凤?大晚上的养鸟玩儿吗?可真风趣。”


        

“沈小姐去当首饰了。”


        

“沈小姐去当衣服了。”


        

“沈小姐去卖土豆了。”


        

“土豆还是烤着好吃,蘸点儿盐……”


        

“沈小姐生孩子了。”


        

“沈小姐她爹死了。”


        

“沈小姐继承了她爹的财产。”


        

“两人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沈小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孙书生,看完了也没明白。”


        

“也许有……才华?”


        

“拉到吧,连作个教书识字的先生都没人肯请。”


        

“那或许长得好看。”


        

“那些都不重要,你没看人家后面写吗?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争了半天,也没个结论,天色已经见晚。


        

末无端把书藏怀里,伸脚把鱼骨头踹池中就算毁尸灭迹,挥挥手告别散伙,召了小嗷就回了第七方云天。


        

小嗷是师尊坐骑,是一只雪白的巨虎,肩部生出一对巨大翅膀,本来没有名字,末无端来了后总陪她玩耍,年幼的小无端就随口给这只威武巨兽取了这么个名字。


        

第七方云天只住着末无端与师尊离,几位仙童按时来打扫侍候,并不住在那里,所以异常冷清。末无端喜欢热闹,大多数时间都往外跑,离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