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神旧事 > 27.总有人要找打
夜间

魔神旧事

        

路上听说城中有一座观星台,是空灵城最高处,在台上可以俯瞰整座城池,两人就决定要去看看。


        

观星台建在内城西南方,是一座孤耸的高台,台高一百八十丈。台身上玉石阶蜿蜒盘旋而上,直达台顶。台顶建了一座阁楼,供观景人休息。


        

登上台顶,眼前豁然开朗,整座空灵城皆在脚下。


        

也是在这里,两人才真正感受到空灵城的宏大。


        

修行者本就视力强于常人数十倍,却也要极目远眺,才能隐隐约约看到边缘。城中人小如沙,密密麻麻,游走不断。


        

两人倚着楼沿,寻找西院,还有刚才去过的地方。


        

到了开阔地,末无端也觉得心情舒朗了许多,吸进一口冷风,五脏六腑都清静了。


        

正闭眼冥想,突然被人狠狠撞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儿从楼上跌下去。


        

韩语商也是吓了一跳,完全没防备有人会撞过来。两人转头一看,却是一个纤纤女子,看样子与她们两人年龄相仿。


        

那女子桃花眼,丹霞唇,生了一副好模样,正定定看着她俩。见末无端站稳了,掩嘴轻笑道:“一时崴了脚,姑娘莫见怪。”


        

末无端见是别人无意,也不放在心上,摆摆手表示没关系,继续转回头看风景。韩语商却忍不住又上下打量了女子一番。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那女子朝阁楼另一侧走过去,那边有几男几女,看样子与她是一起的。


        

韩语商皱眉,那群人明明隔得远,怎么会漏下一个到这边来不小心撞上末无端,心里起了警惕。


        

只见女子走过去,低声和其他人说了什么,其他人笑起来。有一个坐着的男子,似乎是他们中的领头,坐着笑了一下,又摆正脸好像说了那女子什么。


        

听不见,但韩语商直觉不好。


        

最不好的地方来自于那一行人的服饰纹样,大片的风卷流云,正是云霄宗的弟子。


        

自己与末无端穿着日出东山,对方也定然知道她们的来历。若是故意来撞的……


        

云霄宗、丹阳派在仙门中位列二、三,排名越是靠得紧的,越是谁也看不上谁。


        

掌门、长老修行得久了,心态平和,面上到都过得去,下面的弟子就没那么好的涵养了。


        

撞到一起,冷嘲热讽,指桑骂槐的多得是,外面遇见,一言不合打起来的也不少。


        

自己这边只有两人,吵起架来不占优势,打架嘛,好歹都是到空灵城做客的,不合适。


        

韩语商不想惹麻烦,就转头对末无端说想回去找金洛水他们,末无端点点头,二人就往阁楼外走。


        

不料她们一动,对方也都起来了,走到门口之时,刚撞人的那姑娘急急要赶她们前面去,又和末无端靠上,扑通一声,摔到了门外。


        

韩语商心内火苗腾腾地烧起来,真是来找事的!


        

果然,那女子倒地后,转过身来,满脸委屈,盯着末无端道:“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怎么推我?”


        

末无端莫名其妙,明明只轻轻挨了一下,怎么就能把她撞飞出去,自己也没伸手啊。


        

云霄宗后面几个弟子忙过来把那女子扶起,另一名女弟子转过身来指责道:“我师妹刚才不小心碰了你,你不高兴,我们给你道歉就是,何必出手伤人!”


        

末无端有点儿懵。


        

韩语商不干了。


        

“你师妹是不是不小心她心里清楚,我们有没有推她,她心里更清楚!”


        

倒地女子弱弱道:“我真没有。”


        

被人扶起来,又道:“算了,刚才是我不好,人家还回来,也是应该的。”


        

演技之拙劣,气得韩语商肝儿疼。


        

“放屁!少给我装!要找茬直说,演得让人犯恶心。”


        

云霄宗有弟子出来叫骂了,“这不是丹阳派的吗,难怪如此目中无人、不知礼数。本事没多大,脾气到不小。”


        

被人骂了师门,韩语商怒火中烧,“呸!你们云霄宗的才是不知廉耻,要打架直接动手,用这种下作手段讹人,本事大不大,打过就知道!”


        

韩语商看出来了,对方就是来打架的,不想担挑事儿的名声,才演了这么一场。


        

丹阳派与云霄宗弟子间打架的多了去了,各有输赢,今天大概是见她二人落了单,也不像是厉害的,故意要让丹阳派丢脸。


        

韩语商却不怕,自己不行,旁边还有个末无端呢,打遍丹阳无敌手。


        

对方想捡软杮子捏,捏到刺猬了。


        

全场没搞明白状况的,只有末无端。


        

怎么两句三句就要打起来了?


        

韩语商悄悄给末无端解释了两派弟子间的纠葛,末无端懂了,主动来找打的。


        

那不多说,动手呗,平时和派中弟子比试,怕伤了人,总畏首畏尾,对别派的,大概不用客气。


        

双方都想打,空灵城可不愿意。


        

巡守观星台的弟子之前站得远,见这边要打起来,急忙赶来劝阻,真打出个三长两短,他们也是要受罚的。


        

几个弟子过来,站在两拔人中间,分别劝说。


        

最后一人说道:“大家都是名门弟子,自然都不是心胸狭隘的,肯定其中有误会。还请都不要计较,就让这事儿过去吧。真要在这里打起来,想必两边长老脸上也不好看。惹真有心切磋,三日后有新秀会,那里去比,可不正好?”


        

空灵城有人来拦,再打,就是不给主人面子了,双方都不作声。


        

还是云霄宗那个一直站在后面不出声,似乎是领头的弟子出来说话了。


        

礼数很周全,先给末无端、韩语商行了个平辈礼,道:“我叫孟瑞安,云霄宗天机长老座下弟子,今日之事是我师妹莽撞了,二位姑娘别放在心上。见二位气度,身手定是不凡,我们有心见识,不知二位可赏脸?”


        

话说得温文尔雅很好听,意思还是得打一场。


        

两人求之不得,只可惜不能现在动手。


        

韩语商回了一礼,“孟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恭敬不如从命。”


        

孟瑞安看看自己身后那群师弟师妹,对之前撞倒那位女子说:“那四日后,倩怡师妹去吧。”又指了另一个,“就你们俩吧。”


        

那两人正要点头答应,末无端开口了。


        

“别别别,难得打一次,都来都来,我不怕麻烦。”


        

云霄宗众人皆是诧异,韩语商忍不住转过头去捂嘴笑。


        

见对方如此不把云霄宗放在眼里,孟瑞安也黑了脸,冷笑道:“姑娘大气,只是到时候别说云霄宗欺负人。上场前后悔,都来得及。”


        

末无端摆摆手,与韩语商边下玉石阶边说:“到时候见,都要来啊!”


        

看着二人背影远去。云霄宗弟子几乎要气死,好个大言不惭的。


        

孟瑞安极力忍着没骂脏话,对白倩怡道:“倩怡师妹可有信心?”


        

白倩怡对着二人消失的方向满脸不屑,“师兄放心,定叫她俩哭着下场。”


        

旁边有弟子嘻笑,“倩怡师妹可是清英长老的得意弟子,那两个一看就是没什么见识的,收拾她们还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