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神旧事 > 93.护命宝物
夜间

魔神旧事

        

他虽然与孟潇湘合作,但也见识过她的手段,知道不是易于的角色。雇个修士护身?那防着她的心思太明显了,一不小心得罪了孟仙子,那可真得吃不了兜着走。拿件宝物防身?想来想去,自己见识过的最厉害的宝物也就那片龙鳞了。


        

翁洪洋请了一位工匠,将龙鳞切割成为细丝,做成了一件贴身软甲,一刻不离穿在身上。


        

这种情况不问鬼,估计末无端再找一万年也找不到。


        

翁洪洋死的时候,软甲还穿在身上。因为他做的那些事情,儿孙们也不管孝不孝道,寿衣也没换,直接拖乱葬岗上埋了。本来挖出来即可,但偏偏他被滨州城的老百姓抄了坟鞭了尸,这死鬼死哪儿去了还真不好找。


        

还好醉意阁与翁府各派了些家丁帮忙一起找,把整个乱葬岗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一堆杂草,半拉黄土下面找到了翁洪洋已经残破不全的尸骨。


        

取下龙鳞软甲,翁家人象征性把尸体又埋了埋就算大功告成。只是在死人身上裹了那么久,那软甲的味道熏得人头疼,足足洗吐了三个浆洗妇。


        

末无端也不知是走了哪一门的大运,这边还在等着把龙鳞软甲洗干净,另一边又有好消息传过来。吴老爷子拍脑袋拍出了另一枚龙鳞的线索。


        

原来吴老爷子在卖出了第一片龙鳞之后,又积极的加入了后面龙鳞的打捞队伍之中。虽然之后的龙鳞不是他捞到的,但为了搞清楚自己有没有卖亏,他私下去打听过第二枚龙鳞卖了多少钱。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只卖了他一半的钱,他心中暗爽,翁家富甲天下的名头果然不是虚的。


        

而被他暗嘲不如翁家大方的买主,出自万岱城,也姓吴。


        

把龙鳞软甲装好,末无端即刻启程往万岱城去。


        

能买得起龙鳞的,一般来说,哪怕再过四十年,也是一城中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好找得很。末无端进了城,找人一打听,城里姓吴的有名大户,也就只一家人。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只是,人好找,门难进。末无端到了吴府,敲开门,说明来意,开门的家丁骂了她一句“有病”,就把门关上了。


        

如果是无涯境的末无端,大概会直接踹开门抢,但在丹阳派被灌输了一百多年的礼义廉耻不允许她这么做。


        

有一个词语叫作另辟蹊径。


        

吴家是做瓷器生意的,在各地都经营着高档瓷器店,万岱城里尤其多。末无端一路打听,去了最大一家,跷着脚找掌柜的,要订一批货。


        

她靠着一方小几坐下,就从袋里开始掏金子。一百锭金子,小几放不下,两个伙计又抬了一张桌子来放。


        

一百锭金子的定钱,她要打造一套全天下独一无二的瓷具。


        

头一回见这样洒钱的主,铺子掌柜亲自来应酬,又叫了两个伙计,一人拿一副纸笔,方便把这位豪气小姐的要求记清楚。


        

掌柜问,小姐是要订哪样的瓷器?


        

杯盘碗盏?


        

末无端摇头。


        

花瓶摆设?


        

摇头。


        

文房器具?


        

不是。


        

卧榻寝枕?


        

总之就是不对。


        

掌柜犯了难,要什么东西,这位财神能不能给个提示?


        

末无端开口了,“什么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得是要用龙鳞造出来的,真龙鳞。”


        

掌柜明白了,这是来找茬的,真找茬。


        

四十年前吴家买了一枚龙鳞,这事儿吧不难打听。几十年里,有想明买的,有想暗抢的,都见识过了。眼前这位姑娘不过是小把戏,多半是谁雇来捣乱的。


        

但人家是打着定货的旗号来的,开门做生意,把人直接轰出去到底还是不妥。掌柜道:“姑娘莫开玩笑,龙鳞至宝,又怎么能用来做瓷,小的不过区区凡人,接了这生意只怕要天打雷劈的。”


        

末无端笑道:“是我要做,要天打雷劈也打我劈我,与你们无关,这龙鳞瓷我是要定了的。我也不占人便宜,十万两黄金,只要你现在点个头,我付一半定金。”


        

这小姑奶奶口气之大把掌柜的也吓了一跳。这龙鳞当年买来花了黄金一万两,末无端开口就翻了十倍。


        

末无端道:“我为龙鳞而来,不惜代价,掌柜的还请好好思量。”


        

说完,打开无极乾坤袋,金子从里面哗啦啦流出来。首先得证明,自己并不是个空口白话,给不起钱的主。


        

遇到这种主顾,掌柜也为难了,哪里有拿这么多金子找茬的。可这龙鳞,他一个小小掌柜真做不了主。


        

掌柜看着一地的金子,想赚,又不敢赚,对末无端惋惜道:“这位姑娘有所不知,这吴府上是有块龙鳞,但那是我们当家的护命宝物,丢了龙鳞就是丢了命,再多钱财也真不敢卖。”


        

末无端奇怪,龙鳞坚硬,是做盾做甲的好材料,可保命,没听说过有这种功效。


        

原来,几十年前,现今的吴家老太爷,当时的吴老爷年过四十五才得了一个独生子,取名吴安康,全家待若珍宝。只是这吴安康却是真不安康。从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整日都泡在药罐子里。


        

五岁那年,有一次,吴安康病得厉害,什么药也不见效,眼看就要咽气了。大夫请了一拨又一拨都不见效。有一个修士找上门来算了一卦,说是他命薄招秽,得找个至盛至阳的宝物压一压,至于是什么宝物,越玄越神越好。


        

就在这时,传来香萍湖出了龙鳞的消息。这凡尘世俗,哪里还能有比龙鳞更玄更神的呢?吴老爷连夜赶往香萍湖求购。


        

那块龙鳞其实只有半枚,价格上自然要打折扣。买家想压价,卖家想抬价,一来一回的较量,才让吴老爷赶上。


        

之前的几位买主最高出到七千两黄金,吴老爷救子心切,直接给出了一万两,把龙鳞带回了家,拿锦袋装了,系在吴安康身上。


        

说来也真是神奇,龙鳞一系上,本来已经快没气息的吴安康第二天就没事儿了,第三天就下地蹦蹦跳跳,就这么一直健健康康活到了现在,做了吴家新家主。


        

这样的保命龙鳞,又怎么敢卖给他人。


        

末无端心中奇怪,记忆中龙鳞并没有此种功效,但也明白这样的情形确实无法强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