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妄轮回志 > 2045 戏如人生
夜间

无妄轮回志

        

2045 戏如人生


        

善意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恶意则相反。——黑暗森林法则。


        

在无法明确对方善恶,以及无法明确对方是否明确己方善恶,以及无法明确对方是否明确己方无法明确对方善恶的前提下,不主动发起进攻,就算是最基础的善意了吧。


        

从某种角度上讲,博士是善意的,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李鹤的救命恩人!


        

如果这位博士能够再正常一些,把李鹤当成一个人类,而不是一件作品去观察、研究、实验的话,李鹤其实不介意坐下来好好谈,感谢感谢,交流交流,给你想要的,取我所需的,大家各有诉求完全可以相互合作。


        

李鹤一开始呆在房间里并没有太多反抗和排斥,也是存着好好沟通的念头,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速度和普通人的差距有多大,如果那位博士先生需要他去做什么,他是可以考虑并答应的,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哪怕切点零件给博士拿去研究都可以,反正在这世界李鹤他要么死要么走,回到轮回大厅后一切都会修复。


        

砸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告诉那个救了自己的人自己醒了,要谈赶紧谈,别把门关着。


        

没别的办法,他身上光溜溜,房间内也是光溜溜,在金醒来之前他已经翻遍了每个角落,并没发现有什么通讯呼叫的方式,所以在不想继续被动等待的前提下,砸墙,算是他呼叫外界的办法。


        

事实上,他的办法也确实奏效了,房间门被打开,有美女助理穿着短裙白大褂踩着高跟鞋走进来。


        

而至于美女助理进房间后,李鹤无视她的制止依旧坚持砸出第二床,不是他傲娇,只是因为他自己的小心思小计划里,还有“亮肌肉”的一个环节,目的是为了给接下来的沟通争取到更多谈判的筹码。


        

大致意思是:虽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也不能毫无底线服从你,你我双方可以是合作关系,我甚至可以让利更多,但不能是主仆关系,你不能命令我。


        

可在那之后,李鹤发现,人家对他似乎连主仆关系都谈不上,无论是碰谁谁炸的电击器,还是高温切割的夺命激光,都不像是好好谈的架势,完全是一副对待小白鼠的姿态:你要听话!不听话就痛到你听话!


        

在整件事情上,李鹤认为双方彼此都不算错,或者说是不需要去区分对错。


        

要说错,他砸墙破坏人家的东西,当然是错,但美女助理出手就伤人张口就要断腿,又能有多正确?


        

只有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谈诉求和利益。


        

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无非就是李鹤想要谈合作,可惜对方要的是服从,双方在问题点上没谈拢。


        

已经第二次任务的轮回者,算不上好人,而能把身体换来换去的怪物博士,估计连人都算不上。


        

这样两个非好人与非人生物的谈判最终没谈拢,那么死伤就在所难免了。


        

所以,李鹤和博士之间,没有对错,有的只是谈判破裂。


        

只是因为谈判过程中发生了许多巧合误会意外等等因素,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恰如人生,人生就是拥有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才会变得戏般美妙迷人。


        

同理可推,眼前的爱德华,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是善意的。


        

他并没有主动攻击,只不过是演了一场戏,假装委曲求全,带着李鹤走进埋伏点。


        

这个埋伏点其实对于爱德华他自己来说同样具有极高的危险性,因为子弹不长眼睛,除非他能在过道拐弯处妙口生花说服李鹤独自前进放他离开,否则,只要进了埋伏点就难保流弹敌我不分。


        

这不,眼下就有极其难以分清敌我的火箭弹埋头冲过来。


        

过道这种狭小的空间,几枚落点明确的火箭弹,只要能炸开,不用去管什么爆炸当量或者冲击波碎弹片等,只要是这附近的人就绝对死的很不完整。


        

火箭筒老手爱德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的下场。


        

在生命最后的几秒时间里,爱德华的目光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视线无聚焦地四处游弋。


        

据说人在临死前,脑海中会浮现人生跑马灯,过往一幕幕会在眼前像演一场无妄轮回的戏一般滚滚而过。


        

爱德华似乎也看到了他想看的画面,张开嘴笑起来。


        

但下一秒,他的笑容突然顿住,透过跑马灯画面,他看到对面一个门被砸开的房间中,好整以暇地站着一个人。


        

一个曾经明明已经重伤逃逸却依然用能量武器杀死他本来数量就不多的心腹手下的人。


        

一个打破他宁静和谐富裕享乐的生活,使他无比后悔早知今日当初应该直接杀掉而不是为了贪图博士的奖励抬去实验室的人。


        

一个害他被博士“秘密通讯”“临危受命”“强制执行”,好不容易才能够“胆战心惊”“费尽心思”地带进埋伏点最终却连自己的命也赔进去的人。


        

一个他原本以为和他一样,必死无疑的人。


        

真是如戏一般的人生啊。。。


        

这一刻,他的心底浮起大量复杂的情绪,他觉得原本该死的人能活下来,那像他这种本不该死的人当然更不能死才对。


        

他的双眸蓦地绽放出有如实质的光彩,从原本认命等死的绝望中突然看到了一缕希望,直接导致身体潜力百分之一亿爆发。


        

他四肢着地手脚并用飞速冲向对面房间,同时面红耳赤地向那扇门里的人呼喊着:“救命!拉我一把!”


        

人体的潜力真是可怕。


        

生死关头,爱德华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数米距离眨眼间就被窜过,跟这种速度相比,还在半空中摇曳着尾焰的火箭弹看上去就慢太多了。


        

火箭弹还在几米外,而房间却已近在咫尺,甚至只需要一个跳扑就能滚入房内逃出生天。


        

戏里的主角永远都是火焰追着屁股,在最后一秒扑进安全地带幸存下来,爱德华想不到自己居然也会有如此激动人心的一次经历,他为自己没有消极地呆在原地等死,而是果断做出决策并且完成得如此出色的这番表现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你当我没听到那声‘行动’吗?”


        

一个声音从目标方向传来。


        

后腿开始发力,爱德华脑中划过一串问号,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地飞扑而起向房间跃去,同一时间里,万众瞩目的火箭弹终于冲到他身后的位置落地开花。


        

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李鹤进入百倍增速的状态,如同曾在电影中看到过的那种“子弹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慢下来。


        

他看着朝自己飞扑而来、面带无限欣喜的爱德华,拖着跪坐在一旁还处于迷茫状态的金,后退了几步让出空间。


        

然后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他看到被自己砸烂的门锁,想了想,抓起不再远离手边的铁床架挡上去。


        

又回身把房间内沉重的上下铺铁床拖过来,翻倒推上去。


        

李鹤在百倍增速,两百倍增力的状态下,下手总是很难控制力道,早已严重变形的铁床架,以及刚刚新加入的上下铺,在门口像被史前巨兽蹂躏过,被恐怖的怪力挤成堆,上下铺已经不再是上下铺了,它和老资历的铁床架融合成一个新的形状,如果此时从门外可以透视看进来的话就会发现,上下铺和圆形铁床架全新融合的那个形状,像极了爱情。


        

如一张平底锅煎出来的荷包蛋。


        

门,被挡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堵完门,李鹤将房间里的另一张完好的上下铺同样翻倒底部朝外,然后拖着残枝败柳般模样的金一起,躲到上下铺的后面。


        

做完这一切,李鹤突然感到身体一阵乏力和剧痛,神经传感的速度完全没能跟上他行动的速度,直到此刻才开始向大脑汇报这个肉体破音障的无知人类身体各处受损的情况。


        

“咚!”


        

门外传来一个物体狠狠撞击在门上的声音。


        

紧接着,连绵的爆炸轰鸣声响起,一时间天摇地动,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晃,沉重的荷包蛋挡住的铁门被冲开一道半人宽的缝隙,一些碎肉残肢从从缝隙中挤进来落到地上,被冲击波带着滑出许远。


        

有几块看不出原型的肉块,在墙上弹了几次后,很巧妙地一路带血滑到李鹤两人躲藏的位置附近。


        

李鹤左手抵着上下铺抵挡混乱的冲击波,扭头看到肉块,想起自己曾说过的诺言,对肉块点头说到:“谢谢你的付出。”


        

旁边的金终于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看到那些碎肉,又听到李鹤说的话,脸色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冲一旁吐了一地黄水。


        

当爆炸声结束,余波也渐渐消散后,过道里的枪声也随之消失。


        

惯性思维下,那些埋伏的警卫们自然而然地认为,目标已经被火箭弹撕成碎片了,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再浪费宝贵的子弹。


        

尽管可以报销。


        

李鹤松开抵住的上下铺,对身旁的金说:“你躲在这里等我,注意安全。”


        

金下意识地抱紧手中的FN2000,问道:“你要去哪?”


        

“我要去收个思维。”李鹤站起身,走到门边,抽起全新形成的荷包蛋在手里试了试。


        

他对这几乎成了一扇加长型门板的武器很满意,不止重量增加变得更结实,而且提在手里的攻击长度也增加到了三米左右。


        

外面的枪声停止后过道显得很安静。


        

头顶响起怪博士似乎百忙之中抽空发出来的喊叫:“一群蠢货继续开枪不要停!那家伙没死!”


        

警卫们闻声纷纷一惊,立马举枪重新布置弹幕。


        

却见过道中出现一张前进的荷包蛋。


        

不对,出现一扇移动的钢铁门板,就这么顶着弹雨的叮叮当当火花四溅,一步步靠近。


        

安安稳稳躲在后面的李鹤对手里这荷包蛋简直越看越喜欢,有了它,他就可以节省许多体力,并且趁这机会恢复一些之前连续超速的亏空。


        

有人开始慌了,回头大声喊道:“手枪子弹打不透,火箭筒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