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魏三载 > 第十八章 似是故人来(下)
夜间

入魏三载

        

行至皇宫正门,一声呼喊自盈盈的身后传来:“琴师姑娘,请留步。”


        

她转过身,见迎面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公公。


        

林公公走到她跟前,开口道:“皇上请琴师姑娘入殿一叙。”


        

她刚想开口问有什么话刚才为何不说,转念一想,莫非皇帝是特地回避太后?


        

想到这里,她便试探着问道:“请问公公,不知太后可在安乐殿?”


        

林公公微微一笑,低头道:“琴师姑娘如此聪慧,岂能不知太后在不在?琴师姑娘,请吧。”


        

她本来还想试探皇帝找她做什么,但见林公公如此,应该是不会正面回答她了。不过,这也足以证明,皇帝和太后各怀心事。


        

“上次多谢公公解围了。”她跟在林公公身旁走着,说道。


        

“琴师姑娘客气了,陛下对您上心,老奴自当留意着。”林公公道。


        

过了一会,林公公道:“不知那位友人可还安好?”


        

她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道:“他很好,挺好的。”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


        

“陛下,琴师来了。”林公公通报之后便退了出去。


        

安乐殿里确实没了太后的身影,只有皇帝一人坐在案前。她望着皇帝,略觉愧疚。


        

“请坐。”皇帝挥手示意她入座,神色如旧。


        

她坐到一旁,心却静不下来,之前她说是受了太守所托来见慕容白曜最后一面,如今她已自揭身份,这往大了算,是欺君吧,转念又一想,皇帝向来是宽仁之人,若是问罪,刚刚太后在时就可以说了,何必让她入瑶光寺陪母亲清修呢?


        

她终于耐不住性子,问道:“陛下此次召见我,是为何事?”


        

皇帝把案几上的一份文书递给她,她接过文书,认真看起来。


        

“慕容军反叛?”半晌,她道。


        

皇帝缓缓开口道:“慕容军是直属于慕容白曜的一支精锐,自他死后,慕容军就被遣散至各边关戍守,边关守将皆上报慕容军表现良好,并无异常。可前几日城防军来报,慕容军不知何时已经集结起来,潜藏至平城郊外,不知意欲何为。”皇帝望向她:“此事母后也已知晓,她希望太尉冯熙能出兵镇压,但朕觉得,由你出面更好。”


        

“我?”她有些吃惊。


        

“慕容军跟随慕容白曜出生入死多年,感情深厚,现如今,你是慕容白曜唯一血脉,若你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降他们,那就能避免死伤。”


        

“陛下仁慈”,皇帝的一番用心良苦她能理解,“只是,我没干过这种事情呢。”她低下头,如此重任,她担当不起啊。


        

只听皇帝道:“慕容氏世代忠良,深沐皇恩。此前慕容白曜依附于乙浑之事疑点重重,此间缘故波折,还需细查。”皇帝顿了顿,又道:“朕以为,是有人从中作祟。”


        

她望向皇帝,正对上一双真诚的眼眸。


        

皇帝这是在告诉她朝堂机密?


        

若按照她以往的作风,应该捂上耳朵了。但此刻,她只想知道真相:“陛下是说,慕容白曜是被陷害的吗?”


        

皇帝轻轻点了点头:“正因如此,朕才不想让慕容军枉命。”


        

她低头沉思,片刻,道:“我会尽力的。”


        

------


        

“哎,你说,最近这东阳公府怎么这么热闹哪?”茶肆里喝茶的人望着门庭若市的公府问旁边人。


        

“这你都不知道,如今这兰夫人啊,俨然已经成了东阳公府的女主人了。再说这东阳公嘛,从来都是高调之人,兰夫人善舞,世人皆知,得美如此,不得炫耀炫耀。要我说,大魏皇室个个都是奇葩,且不说冯太后豢养男宠之事,之前顾命大臣李惠的女儿不是被休了吗,不知怎的,竟被陛下看上了,听说已经封妃了,啧啧,这母子俩……还有那博陵长公主,听说在昌黎的时候名声差的很……”


        

盈盈自然是没有闲情逸致来听这些皇室风流韵事的,此刻,她只顾望着前方不知延伸到何处的山路。


        

“琴师姑娘,送到这儿老奴就回去了,您再往前走走就是了。”林公公手脚利落地登上马车,毫不留恋地驶离了此处。


        

说好的派兵接送呢?她只能感叹,皇帝对于“兵”的理解真是与众不同啊,行吧,她自己走。


        

之前,皇帝将慕容白曜被人陷害之事告知她,皇帝既明知慕容白曜是被人陷害的,又为何还是将他杀了?思来想去,她只得出一个结论,陷害慕容白曜之人权力之盛甚至盖过了皇帝,皇帝不得不低头。也就是说,那位陷害慕容白曜的人才是大魏真正的掌权者。如今,皇帝有心保全慕容军,她应该出一份力,何况慕容军还是……那个人的军队。


        

未多时,她走入一处杂草丛生的高地。她留心着脚下,一抬头,正好对上一人的眼。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直到越来越多的士兵围了过来。


        

她猜测这些人大概就是了,便摘下了面纱,顿时,周围一片哗然。


        

慕容白曜在战场上丢失女儿之事军中人人皆知,甚至不少人还帮忙找过,她又和慕容白曜如此相似……片刻,大家对她的身份都已了然。


        

眼见如此,她开口道:“我此次前来,是陛下的意思,来劝说各位。”


        

立刻有人愤懑高呼道:“你身为慕容氏之女,却为杀死大将军的人而来,你不感到羞耻吗?还是你也认为,大将军有谋逆之心?”


        

她环视着四周,高声道:“我知道诸位不相信将军有谋逆之心,我也不相信,而且陛下与我皆认定,将军是被奸人所害!”


        

此言一出,士兵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她继续说道:“但将军参与了乙浑谋逆之案,是不争的事实。如今陛下年少登基,朝堂政局混乱,各派势力参杂其中,倘若中间真有奸人作祟,假以时日,陛下一定会查出来,还慕容氏一个清白。诸位在这个时候更是要稳住,若是日后查出真相,诸位却因为反叛而被诛杀殆尽,那么真相也失去了意义。”


        

她环顾四周,见士兵们安静了下来,便平复了声音,说道:“慕容将军已经死了,我想各位一开始追随的也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慕容氏义气壮乾坤,忠心昭日月的家风。各位都是勇冠三军之士,拥有鸿鹄之志,才能在将军麾下为大魏建功立业,得以冠上国之精锐的封号。当年在大魏的边疆持旄节而统制一方,何等壮观!怎么一下子就落草为寇,成为亡命天涯的反贼!这是你们的初衷吗?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回想起往日跟随将军的生活,持弓登城望远,如何不令人黯然伤情!难道诸位没有这种感情吗?”


        

看着士兵们沉默了,她安抚道:“我知道诸位是因为没有反复思量,又听了外面流传的谣言,才到了这个地步。如今陛下以赤诚之心待天下之人,此次派我前来劝降诸位就足以显示诚心了。陛下轻刑法而重恩惠,数月前,南宋杀大魏子民上千的守将归降,陛下都欣然接受,更何况是你们呢?诸位的妻女仍然健在,亲友安居乐业,住宅未曾倾毁,不正说明这一点了吗?迷途知返犹未晚矣,希望诸位给陛下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静下心来,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