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慕君兮 > 第77章
夜间

君慕君兮

        

逸君解开安全带,没有看传沐,低头说:“谢谢你送我回家,路上小心,明天见。”


        

“等等!”耳边传来传沐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我明天要出差。”


        

逸君有点意外的看着传沐:“怎么没听你说?”


        

“刚刚决定,要去趟日本,”传沐侧侧头看了一眼逸君,“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带个礼物给你。”


        

“哦!不,不用带礼物,”逸君轻轻摇摇头,略停顿了一下,忽然脑海里跃入母亲每次在父亲出远门的时候常说的话,“希望你一切顺利,早去早回。”


        

传沐眼神略一变,眼睛越发变得深邃,过了好一会儿,传沐才开口说:“知道了!”


        

逸君打开车门,下了车,关好门之后,向传沐挥挥手。传沐则眉头一皱,落下逸君那则的车窗:“下班之后直接回家,别四处乱跑。”逸君只呆呆的点点头,看着传沐重新发动车子离开了。


        

回到家中,逸群已经回了学校,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在做着针线活,看到逸君回家,很高兴,问:“吃过晚饭了吗?”


        

得到逸君肯定的回答,秦母也没有再说什么,随口问了一句:“又去工作了?”


        

“嗯!”


        

“和谁一起?”


        

“……沐少。”


        

逸君也不想多说话,拿了换洗衣服便去洗澡。秦母则是看了看逸君没有装电脑的背包,没再问什么。这是逸君自回国之后5年来第一次说工作却没有带电脑。


        

周一,逸君跟随Tony和厉小生一同前往公共卫生部进行数据对接。他们正在数据中心忙活着,顾清林走了进来,向Tony打过招呼之后,把逸君叫到了一边。


        

“这是你上次落的数据线。”


        

“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帮我修好电脑。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今天晚上公司加班,可能没有时间。改日吧。”


        

“好吧,那就中午,反正你们也要在这儿忙一阵子。”


        

“……好吧!”


        

Tony好奇的多看了一眼,发现顾清林手里拿着什么正跟逸君说话,逸君则是笑意盈盈的听着,由于离得有点距离,Tony也只听到只言片语,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吃饭的事情。果然,中午的时候,逸君没有跟Tony和厉小生一起吃午饭,只是说自己跟别人有约就离开了。


        

逸君和顾清林到了附近的一家韩餐馆,逸君想着午餐时间不益过长,所以只点了一份工作餐,顾清林也知道逸君的想法,没有勉强也点了一份工作餐,俩人一边吃一边说着闲话,很快吃完饭,顾清林买了两杯咖啡提议去办公楼后面的小公园走走,逸君看时间还早,便答应了。


        

“上次一起聚会,有阵没见了,是不是很忙?”顾清林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跟逸君说话。


        

“是啊!你也很忙吧!”


        

“还好!最近省里一直有人来。”


        

“你很能干!”


        

“逸君,你呢?在忙什么?工作?还是约会?”


        

逸君侧了侧头,讷讷一句:“没有约会,工作的事情比较多。”


        

顾清林深深的看了一眼逸君:“你背负这么重的负担,辛苦了!女人不应该这么辛苦。”


        

逸君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淡淡一句:“承担责任不分男人或是女人,我没有觉得什么辛苦。”


        

顾清林嘴角向上杨了一下:“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还那么娇弱,总是需要我来照顾你,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么坚强。”


        

逸君抿了抿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每个人都会变,我也一样,在变。”


        

顾清林意味深长的看向逸君:“是,你是变了,变得更美了。但也有没变的,你还是喜欢喝卡布奇诺,不喜欢放糖,还是喜欢吃日式料理和韩餐。逸君,同样,那天我跟你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对你的心没有变过,我一直都有想你,希望再见到你,我对你还有感觉。”


        

逸君停住身形,神色清淡,没有答话。顾清林也站住,面对逸君,握住逸君的手,极其温柔的说:“你呢?你对我还有感觉吗?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我?我知道,当年你是怕拖累我,怕我父母不喜欢才跟我分开,可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是学生,已经有能力照顾你、保护你,我可以自己做主,你跟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障碍,逸君,回到我身边吧,我很想你。”逸君看向顾清林握着自己的手,没有惊恐,没有兴奋,逸君淡定的抬起头,向着顾清林笑了笑,握着顾清林的手用了用力,平静的说:“谢谢你!清林!我一直没有忘记当年你对我的关照。”


        

听到这话,顾清林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


        

“但……”逸君接着说:“但是,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事情。抱歉!”


        

说着,逸君把手从顾清林的手里挣了出来,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逸君!等等!”顾清林从错愕中回神,大步追上来,“为什么?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觉,你还喜欢我,我也还喜欢你,这次项目之所以让你们公司做,就是我还想再见你。回到我身边吧,好吗?”


        

逸君轻呼了一口气:“清林!别这样!谢谢你的关照。可我现在只希望我们能是普通朋友,或者仅是合作关系,我说不想考虑自己个人的事情是认真的。没有欲擒故纵,也没有欲拒还迎。”


        

顾清林深呼了一口气:“好吧!我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请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逸君轻轻颔首,没再说什么。


        

与顾清林的一席谈话,令逸君有了一丝心理负担。第一次见到顾清林的时候,逸君的心里确实起了一些波澜,让她想起自己19岁无忧无虑的日子,那个时候,自己从来没有为学费、生活费担忧过,而顾清林带给自己的快乐都是在享受生活,吃饭、看电影、学校散步。但自从出事之后,逸君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心境自然也发生了变化。顾清林说自己跟他分开是因为担心拖累他,担心他的父母不喜欢,逸君认真想了想自己当年为什么会跟他分开,后来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她知道他不会跟他一起承担这个责任”。虽然逸君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但是她很确定这一点,顾清林是一个养尊处优、很会享受生活的人,怎么会为了她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呢?再说,那个时候俩人都太小,逸君19岁,顾清林21岁,根本谈不上天长地久、相濡以沫,只共享过福,但未共患过难。顾清林说对她还有感觉,可逸君可以确认,自己没有相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