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慕君兮 > 第30章
夜间

君慕君兮

        

逸君被传沐的质问弄得有点恼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是大人物,秘密多得很,我是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小秘密。”逸君顿了顿,调整了一下情绪:“我确实不行,不过我的师父应该可以。”


        

“你还有师父?”


        

“嗯!我很多东西都是跟他学的,我可以联系他来试试。”


        

传沐神情恢复了一些:“好!”


        

“不过,他现在正在国外访问。”


        

“访问?”


        

“是的,他是大学教授,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等他回来我联系他。”


        

不知怎的,传沐在逸君眼睛里看到了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光亮,一种小女孩那种崇拜的神情。


        

正说着,逸君的手机响了,逸君接起了电话。


        

“怎么?”


        

“嗯,我跟同事在吃饭,好,你一会儿来接我吧,我把定位发给你。好好,我知道。”


        

……


        

传沐在一旁听着,发现逸君异常温柔的声音,话里话外都带着一种特有的温暖,不像跟自己说话时的谨慎和小心,表情略暗了暗。


        

“男朋友?”逸君挂断电话,传沐看似不经心地问道。


        

逸君正要答话,那边有位同事大声喊了一声:“Code,让你找的资料找好了吗?”


        

两人开始说起白天的任务,这个话题就给岔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逸君的手机又响了,这时大家都已经吃得差不多,拿着东西往外走,逸君走在最前面,似是很着急,传沐则走在最后,隔着玻璃门,他看到一个身形高挑、略有些瘦削的男人一边跟逸君说话,一边接过逸君的背包,很自然的背在自己身上,俩人站得很近,再离近些,他发现正是那天在学校被打的男生。


        

曲元看来跟这个男生挺熟,也一起在说话,传沐根本不想理,转身就要往停车场走,听到身后逸君说了一声:“沐少,谢谢请客,明天见。”


        

传沐不能装没听见,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逸君,点了点头,没有什么笑容。


        

逸君跟众人摆摆手和那个男生并排走了。


        

这边传沐刚要再次离开,忽听到其他几个人说道:“那个人是Code男朋友吗?挺帅啊!”


        

曲元说:“别瞎说,那是逸君弟弟,叫武逸群。”


        

“哦!我说呢,怎么觉得她俩有点象。”


        

“我说曲元,你不是跟Code很熟?她男朋友你见过没?”


        

“这个……”曲元支吾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们自己问Code好了。”


        

“Code应该是有男朋友吧,不然她手上为什么戴戒指?”


        

曲元没再接话,而是看向一旁沉默的传沐,讪讪的搭了一句:“周总,您……您路上开车小心。”


        

传沐点点头,向停车场走去,没有什么表情,曲元心想,“他好像不太开心。”


        

接连下来几天,逸君都没有看到传沐他们,就连基本不出差的Tony也看不到,他把大家需要完成的工作用邮件交待好之后,就没有了消息。隐隐的有点暴风雨到来前的寂静。


        

这天傍晚,快到下班时间,逸君看了看手里的工作,收拾了一下,正准备离开,手机响了,上面名字让逸君略有些意外。


        

“假小子,快来我办公室。”刚接起电话,便传来传沐急匆匆的声音。


        

逸君立刻听出他的声音有点虚弱、还有点喘,马上问:“出什么事情了吗?”


        

“别废话,快点!”电话就挂断了。


        

逸君快步来到传沐办公室,推门进去之后,发现办公室里并没有人,试着叫了一声:“沐少?!”


        

“我在这儿!洗手间!”


        

几乎能感到传沐是在咬着牙说话。逸君来到洗手间门外,说:“你怎么了?要不要打120?”


        

“你快……进来!”


        

“好!我进来了!你穿好衣服了,啊!”


        

“别废话了!我穿着裤子呢。”感觉传沐都已经没力气了。


        

逸君推开门,看到一脸难受的传沐缩着身子坐在马桶上,两手捂着肚子,脸上冒着层层细汗,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他,逸君不禁有些慌张,赶紧蹲在他跟前,急切地问:“你胃疼?”


        

“先扶我出去……”


        

逸君赶紧把传沐的左手抬起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右手搂着传沐的腰,准备好,她示意传沐配合着站了起来,连搀带扶,还有点拖拽的意思,传沐本身个子就高,整个压在逸君肩膀上,逸君感觉快喘不过气了,好不容易把他搀到沙发那里,再把自己的头从传沐的腋窝处退出来。


        

逸君喘着气,甩了甩胳膊,看着传沐两手还在捂着肚子,她站在近旁,伸手按了一下,问:“哪里疼?这里?”


        

传沐摇摇头。


        

“这里?”


        

传沐还是摇摇头。


        

“这里?”


        

看到传沐再次摇摇头,逸君转了转眼睛,猝不及防地伸手拉起传沐的手,按向下腹更低的位置,问:“这里?”


        

问话的同时,只听传沐一声闷哼,象是隐忍着极大的痛苦,咬着牙大叫:“死丫头!找死!”


        

逸君立直身子,心里有数了,憋住笑意:“再骂我,我叫全公司的人来看你。”


        

传沐瞪着逸君,两只眼睛象是要喷出火。


        

逸君收住了笑意,不管怎么样,人家都疼成这样了,自己就不能再落井下石,再说也觉得自己刚刚有点过份,马上放柔了声音:“叫120?还是叫杨助理?还是叫你的家人?”


        

传沐瞪着眼睛,心里别提有多气了,但是现在完全没有力气发火,咬着牙:“你要是敢叫别人来,我马上开除你。”


        

逸君看着眼着这个平时冷俊、矜持的男人,都已经疼成这个样子了,还在这儿硬挺。假装无奈的说:“好吧!我送你去医院。车钥匙呢?还有你的钱包呢?”


        

传沐向办公桌示意了一下,逸君赶紧拿好车钥匙、钱包还有传沐的外套,连搀带扶坐着专用电梯下楼,尽量避开其他的员工。


        

把传沐扶到车的后座,让他躺下,逸君绕到驾驶座,调整好座位,口里道念着:“向前前进,向后后退,刹车,油门。”


        

传沐在那迷迷糊糊的听着,不禁有点胆颤,出声问:“你行不行啊?”


        

逸君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传沐,抿嘴一笑:“对我不放心还给我打电话?放心吧!大哥!我的命比你的值钱。”说着,逸君发动了车子,稳稳地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