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慕君兮 > 第45章
夜间

君慕君兮

        

“逸君,给。”杨建华递给逸君一块毛巾。


        

逸君笑笑,说:“谢谢!”


        

逸君接过毛巾,拿下帽子,拢了拢被汗水浸湿的头发,用毛巾擦了擦。传沐坐在逸君斜后方,正好看到她的背影,脖子上的汗水盈盈闪着光。


        

“建华,怎么这么一会儿不见,变成稀有动物了?”杨宇哲看着杨建华黑着的一只眼圈,止不住的笑。


        

逸君有些害羞的吐了下舌头,一脸关切的问杨建华:“你还疼不疼?”


        

“没事,你别在意。”


        

“建华现在心理甜着呢。”苏西意会的一笑。


        

传沐不自觉得喝了一口水,将目光别向别处。


        

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根子绝对没有清静。


        

“逸君,热不热?”,“逸君,喝水还是喝可乐?”,“逸君,吃点水果吧!”


        

传沐虽然刚才打了三场,仍然觉得身体里燃着一团火,不巧,杨宇哲又点了一把:“建华,腻够了没?跟你的Code分开一下,去陪沐少来一局,我们都被他虐过了,就剩你了。”


        

杨建华正开心地跟逸君说话,全没注意杨宇哲的话。逸君确听到了:“嗯!叫你去打球呢!”


        

杨建华回头看向大家,才发现传沐已经站起身,直接向场地走去,根本没给杨建华反驳的机会。


        

所有人都被场地中的两个人吸引了目光。传沐一身白,杨建华一身黑,有种武士对决的感觉。


        

杨建华先开场,动作娴熟漂亮,球在空中舞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对面传沐向右侧移了几步,高大的身躯略一跳动挥拍而出。


        

“砰!”


        

声音很大,球速比刚才快了许多,“咻”的一声飞了回来。


        

“漂亮!”传湛轻声称赞。


        

逸君不懂网球,但也能看出来几个回合过后,传沐完全占据主动权,几乎让杨建华全场跑动接球,这样相当耗费体力。


        

尤其是几记抽杀,杨建华几乎蹲身去救,完全来不及。


        

杨宇哲在一旁调笑,说:“终于,我们全军覆没!”


        

不过杨建华的球技也不错,至少比他们几个人顶得时间更久一些,三局结束,至少没有一局是0分收场。甚至有一局,比分咬得还挺紧,直打到11比9才结束。


        

乐言大声向场内赞叹:“沐哥哥!真厉害!”


        

传沐扭动脖子,看向休息区的人,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偏偏他最在意的那个没有,她在跟服务员说话。


        

“沐少!今天……怎么……这么凶悍?”杨建华腑下身,双手撑在膝盖上,连不成句的说。


        

传沐冷冷的说:“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


        

“她?”杨建华抬头看了一眼传沐,“你说逸君?”


        

传沐神情更冷,心里念道“逸君,逸君,叫得可真亲。”


        

杨建华看着传沐黑着的脸,有点不知所以,想了想,“难道沐少在吃醋?”杨建华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他依旧记得传沐说逸君时那个嫌弃的眼神。


        

“沐少,你也别那么多的偏见,逸君虽然不象一般女孩那样,少了点女人味,可是性格挺开朗、健谈,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了。”


        

传沐听了不置可否,二人走回休息区,杨宇哲坏笑:“建华,你也成功被虐!”


        

“是啊!是啊!”,“传沐今天真不是盖的……”,大家七嘴八舌聊起天。


        

逸君话不多,礼貌地在一旁当听众,只是在大家夸奖传沐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并向他友好的一笑。传沐根本没看逸君,更是没说话,站在一旁,但是眼角的余光总是闪过那个淡紫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服务生送来大家点的餐点,可乐、咖啡、水果拼盘、各类坚果,还有冰啤酒。


        

“沐少!喝点啤酒?”Tony问道。


        

传沐还真想喝点冰的降降无名业火,刚要接过来,耳边却传来很小的声音,“还是不要喝冰啤酒吧,对身体不好。”不知何时,逸君来到传沐身后,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传沐身体一震,伸出去的手缩回来,看着Tony:“不了,我这几天胃不舒服,不喝了。”


        

Tony也没勉强,把酒递给了一旁的传湛。


        

传沐转过身看向逸君,逸君象是早有准备,递给他一杯热卡布奇诺。


        

传沐看了一眼逸君:“你刚才点的?”


        

逸君道:“是啊!喝点热的,对身体好一些。”


        

传沐拿着咖啡坐向一边,默默品尝,嘴角带着不易觉察的笑。


        

吃着、喝着、聊着,又打了一会儿球,时间也差不多,在户外呆得够久,大家商量着去吃饭。


        

于是众人收拾好东西纷纷向更衣室走去。


        

男更衣室


        

“健华!你今天好像格外开心。”杨宇哲轻佻的说。


        

杨建华捋捋头发,“哪有?”


        

Tony也拍了拍杨建华:“我们还真没想到你会约Code出来,之前说你对她有意思,你还不承认。”


        

“不过说真的,”杨宇哲认真的看着杨建华,“你确定Code没有男朋友?我可看见她手上戴着戒指呢。”


        

“对啊,我也看到了,”Tony在一旁附和。


        

“没有,她没有男朋友,”杨健华认真的说。


        

传沐刚才一直没说话,看似不经意,低着头整理衣服,其实一直认真地在听他们聊,这会儿听到杨建华的话,手里动作略略放缓。


        

“是的,她没有男朋友,我听曲元讲的。”


        

“那戒指是怎么回事儿?”杨宇哲奇道。


        

“曲元跟我说,那是她爸爸留给她的,她戴上是为了纪念她爸爸。”


        

“Code的爸爸过世了吗?”说话的是Tony。


        

“这个嘛……我没问过。”


        

传沐想起他问逸君她爸爸的事情,她也没有明确说过,正愣神,传湛从里间出来,轻唤:“哥,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传沐回了回神,摇摇头,心里充满了问号,“假小子没有男朋友?那录音里的声音是谁?那天打电话的又是谁?为什么自己问她男朋友的问题,她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她不是说电话里的人是她男朋友?不对……,自己那天的说法是‘电话里的男人’,该死!又被她钻了空子。死丫头,私生活真混乱!”传沐不禁在心里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