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慕君兮 > 第114章
夜间

君慕君兮

        

传沐拍拍传湛肩膀:“给大哥买杯咖啡,我不需要。”


        

传沐看其他人,发现传瀚没在,便出声问了传洲,传洲只说传瀚因为有个紧急事务需要处理,马上过来。


        

“因为度假山庄的事?”传沐语气淡淡的。


        

传洲认真的看着传沐:“你早猜到会出事?”


        

“难道真出事了?”


        

传洲略低低头,慢慢的说:“传瀚找到一家合作公司,可调查得不够彻底,那家公司已经有问题,这次是想搭着周氏周转,结果现在被几个债权人追到周氏来了。”


        

“爷爷因为这个生病的?”


        

“具体的我不知道,只听秘书说爷爷发病前见过传瀚。唉!”传洲叹口气,“传瀚太着急了,这个项目交给他才几天,就出这么大事情。”


        

传沐略点点头:“是太快了,也就3星期不到,按说传瀚不应该这样不谨慎。”


        

“你有什么想法?”


        

“大哥,应该查查之前传瀚跟周氏哪些人走得近。”


        

“你怀疑……什么?”


        

面对传洲的问题,传沐没有立刻回答,传洲慢慢的说:“传沐,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你不能再回避了。周家需要你。”


        

传沐再次沉默。


        

传洲似是感觉到什么:“爷爷找你谈过?”


        

传沐没否认。


        

“你怎么想?”


        

“大哥,我……,我不知道。有些事我不想放弃。”


        

“你之前答应过我会争取。”传洲热切的看着传沐。


        

传沐深呼了一口气,看向传洲:“大哥,我会争取,作为周家子孙,我会尽我该尽的义务,但是,有些事,我真的不能放弃。”


        

“乐家?”


        

传沐笑笑:“大哥你什么都知道。”


        

“乐八方逼你?”


        

“他没正面说,可是……,”传沐摇摇头,“算了,我自己可以处理。”


        

传洲若有所思看着传沐:“你不接受乐言,只因为不喜欢她吗?还是说……,心里有了别人?是你之前说的那个让你动心的女孩?”


        

传沐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没说什么。此时,林雪走过来,坐到传洲身边。


        

“传沐去加拿大还顺利吗?”林雪柔声问。


        

“还好!”传沐冷冷的回答。


        

“在那边挺忙吧!”此时传湛也回来,将咖啡递给传洲。


        

“还好,见了几个朋友,教授的老婆要来中国,帮她办签证忙了几天。”传沐回答。


        

之后,大家随便聊了几句。周老爷子做好手术,所幸医生说明问题不算严重,一个星期左右就能恢复,这让众人都安心不少,所有人都没有走,留着等待周老爷子恢复意识之后,彼此问候了一下,安排好一众事情,忙了一天,都有些疲惫,最后决定传湛和王子林先守着第一夜。


        

传沐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经过一天的焦虑和疲惫,他便开车驶向逸君家。


        

逸君一整天都跟谢云明忙着系统对接,中间的午饭吃的都是便当。期间出了一些差错,让逸君异常烦躁,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感觉自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


        

谢云明看出逸君似乎身体有恙,提出送她回家,逸君也没有拒绝。一路开车到了逸君家楼下,逸君感觉自己步履轻浮,眼前东西有些模糊,谢云明看到逸君虚浮的步伐,十分的不放心,下了车,扶着她,轻声说:“你今天这么不舒服,怎么不早说,还是送你上楼吧。”


        

逸君稍稍停顿了一下:“我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头晕。”说着,脚下一软,谢云明及时扶住她,伸手搂住逸君的肩膀,逸君半扶着谢云明向大门走去,刚走了两步,逸君感觉谢云明脚步一停,发现眼前站着一个黑黑的高大身影,由于他背对着楼里的灯光,谢云明一时没认出来,逸君脑子基本上已经处于混沌状态,不过还是认出是传沐,逸君一愣,下意识的推了一下谢云明扶着自己的手,结果脚步又是一虚,踉跄了一下,谢云明手快,马上上前又搂住了逸君。


        

传沐一直没有动,谢云明能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他扶着逸君向大门走去,走到跟前,才发现站在那里的人是周传沐。


        

“周总?原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传沐没有说话,眼睛先冷冷的看着谢云明,咬了咬牙,再转而定定的看着眼睛半睁半闭的逸君,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任谁都能感觉到传沐身上散发出的寒气。


        

谢云明看了一眼传沐,又看了一眼逸君,马上明白过来,想起那天看到传沐坐的车就是接逸君的车。谢云明眼神略皱一下眉:“逸君生病了。”说着,他继续扶着逸君想要略过传沐身边,向楼内走去。刚刚走过传沐身侧,传沐忽的出手,拽住谢云明,毫不客气的把他拉开逸君身边。逸君这时还仅存着一些意识,感觉身边没有了依靠,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墙。


        

谢云明被传沐的动作弄得有些气恼:“你做什么?”语气异常冷森,全没有了往日的平和与从容。


        

传沐冷冷的说:“辛苦谢教授送逸君回家,你可以走了。”


        

谢云明直直的看着传沐,而传沐没再看他,只走到逸君身边,向她伸出手。


        

此时的逸君感觉头很晕,根本没有心思看这两个男人的明争暗斗,只想早早回家,她没有扶着传沐伸出的手,转而向前一步,手扶着墙迈上台阶。


        

传沐看到逸君这样,脸色黑得可怕,谢云明将逸君的动作看在眼里,上前一步想继续扶着逸君,可传沐直接把他堵在身后,背对着他,清冷冷的说:“谢教授,我的女人我会照顾,您早些回去吧!”接着,传沐直接伸手把逸君的背包从谢云明肩上拿下来,动作虽然不粗鲁,但也够强硬。谢云明略一沉吟,看向逸君的背影,只轻声说:“照顾她。”转身便离开了。


        

逸君勉强迈了几个台阶,停下来,轻喘两下,正想继续上楼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凌空而起,然后就看到传沐阴沉、棱角分明的脸,逸君一软,头靠在传沐的肩头,传沐穿的是羊绒大衣,柔软又冰凉的感觉,让逸君觉得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