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成弥勒怎么办 > 第143章 失算
夜间

穿越成弥勒怎么办

        

失算,有点失算了,早知道多提一个要求,限制杀生丸不要对犬夜叉拔剑就好了,弥勒大感失算,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子弥大人,你怎么能这么做?唔!”就在弥勒感觉有所失算时,突然双间中间的鼻端上,多出了一个东西,同时冥加的指责声响了起来,话刚说完,老跳蚤便被弥勒伸手压扁。


        

“冥加爷爷,你回来了啊!”弥勒把老跳蚤拍扁,放下手掌,待他在自己手心里恢复后,用两个指头捏起对方,放在眼前打量。


        

对于自己的失算,弥勒是有点愧疚的,但对于总是临阵脱逃的冥加,他感觉自己任何情绪都是多余的!


        

“我什么时候有,离开过!”冥加被捏在指尖,面对修验者,试图为自己辩解,但话音随着弥勒的指尖用力,忽圆忽扁。


        

“冥加爷爷,杀生丸真的能遵守诺言,帮助白车大叔的村子么?”戈薇凑上前询问,弥勒这才放开冥加,老跳蚤在他手心里,瞅着面无表情的修验者,抹着额上的汗回答:


        

“相比起这个村子,戈薇小姐,你还是多担心一下犬夜叉少爷吧!一旦杀生丸少爷拿到宝刀,肯定会拿手持铁碎牙的犬夜叉少爷来试剑的。”


        

“那杀生丸真的能庇护我们的村子么?”白车也上前,提出了关心的问题。


        

“这就要看杀生丸少爷的态度了,如果他许了诺,就肯定会做到的,说不准,他现在已经去找万骨坊们的麻烦了。”冥加嗡声嗡气的回答。


        

“杀生丸答应稍后会让仆人过来,从我这里取走锻剑用的材料清单,顺便送来一枚法螺,说可以让村庄有危险时吹响,但是,只限于危险的时刻。”弥勒肯定杀生丸会践诺后,便自抬头冲白车等人说道。


        

“子弥大人,您千万不能给杀生丸少爷打造剑刃啊!”冥加听弥勒的话,不由再次大呼起来,额头汗迹更重。


        

“交易已经答应了,我不反悔,如果杀生丸挥剑相向,我会站在犬夜叉这边的。”弥勒见冥加真的担忧,也作出了诺言。


        

“那杀生丸少爷会毫不犹豫,连你一起斩掉的。”冥加对于弥勒的鼎力,并不看好,杀生丸本来就是犬怪,翻起脸来,是不会认人的。


        

“那这么说的话,琥珀是不是不用再被流放了。”珊瑚含泪向弥勒问道。


        

“如果您有所担忧,就让琥珀跟在我们身边吧!”弥勒看珊瑚满脸泪迹,有些怜惜,向着能作主的白车问道。


        

“那就拜托您,子弥大人,感谢您对我们村子的帮助。”白车心乱如麻,眼下的种种情况,早就已经超出他能掌握的局面,他只能听从安排。


        

“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本来就是盟友,情况演变成如此,更要尽力互助。”弥勒连连摇头,同时施以话语安抚。


        

“既然情况已经不可改变,那么我也无能为力,子弥大人,请把天印霜取出,让犬夜叉少爷尽早恢复,然后再由我来劝说他尽快逃走吧!”冥加见众人都说定了,有些无能为力,向弥勒进行请求。


        

“已经好了么?”弥勒看向远处简易的窑坑,外面的湿泥经过火烤,已经干了,里面的天印霜,这就成了么?


        

“当然,快去把天印霜拿出来吧!”


        

在冥加的指挥下,弥勒扒开了窑坑,从里面取出漆黑如炭的猴子头,然后取来小碗,将完全炭化的皮肉剔下,拿去给重伤昏睡的犬夜叉食用。


        

不得不说,这天印霜或许真是一味灵药,重伤昏睡着的犬夜叉在吃下灰炭般的焦肉后,竟然真的醒转过来,不再复先前的重伤昏迷,精力恢复,等到傍晚时分,已经可以自由行走,等从冥加这里听到情况后,却是不屑,毫不在意:


        

“我已经学会风之伤,杀生丸那家伙要来就来吧!”


        

“犬夜叉,你真的确定自己已经学会了风之伤?”弥勒微眯了眯眼睛。


        

“切,那还有假,要不,就是不会风之伤,杀生丸那家伙也视我为耻辱,早晚会想砍了我,所以呢,你们不要多心了。”犬夜叉面对弥勒的怀疑,很是不愤,想起身来一记风之伤,但顾忌一旁戈薇的虎视,无奈坐定下来,宽慰白车、珊瑚和琥珀。


        

“受过一场伤,犬夜叉倒是会安慰人了呢!”旁边抱着木盆从瞳子身旁走过的七宝,非常惊讶于犬夜叉的话语。


        

“吔,犬夜叉以前难道不够温柔么?”瞳子闻言侧过目光,看着可爱的小狐妖,有些惊奇,她看到犬夜叉时,这家伙虽说偶尔有点暴躁,但其实本性蛮温柔的。


        

“他啊!以前就是个笨蛋,又暴躁又花心,常常弄得戈薇伤心,还……”七宝放下木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得到戈薇示意的犬夜叉,伸手把他抓到面前,捉头握脚,然后向两边扯,弄得小狐妖一阵哇哇大叫。


        

面对犬夜叉孩子气的动作,还有七宝那被扯得一阵变化拉长的身体,众人都不禁失笑,弥勒见机,让珊瑚去帮忙找来纸笔,把需要炼剑的东西写在上面,然后出村等待邪见到来。


        

弥勒站在一片青草如茵的山坡上,等待着邪见的到来,不过邪见没来,反倒是珊瑚从后面跟过来了。


        

“子弥大人,你在等待那个杀生丸!”女青年不复昨夜战斗时,骑乘云母的英姿飒爽,有些言不由衷。


        

“不,是他的仆人邪见,珊瑚,你是有什么事找我?”弥勒不会没眼色,他和杀生丸的交易,可是清楚告诉了众人的,虽说珊瑚当时在抱着琥珀哭,但不会不知道。


        

“谢谢你。”珊瑚脸色微红,弥勒这次不单是帮了村子,更是帮助了她和琥珀,虽说以前说有回报,但是,付出真的很多。


        

“不用。”弥勒笑了笑。


        

“总之就是感谢就对了,你不要多想。”珊瑚见青年修验者的脸,想起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由脸色愈红。


        

“嗯,不多想。”弥勒不说什么,只是顺话点头,看着她不言不语。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珊瑚有点吃不住,直接转头就走,步伐有些慌乱。


        

“待会见。”弥勒扭过头去,望着蓝天,心中若思。


        

“子弥君!”呼唤声从身后响起。


        

“瞳子?”弥勒扭头看向款款而来的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