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灿于凰 > 第二十二章 灿阳特训
夜间

重灿于凰

        

那日一众弟子见没了热闹看,便也都各自散去,回屋识字的识字,修炼的修炼。


        

而小院六人则邀请李修竹前去小院做客。


        

从而得知李修竹竟是接引师叔李秦南的族弟,前不久才过了九岁生辰,已经是练气八层的修为了。而那约战的蒋瑜,今年也是九岁,可才练气四层。


        

之前已经觉得蒋瑜很厉害的雪阳、齐棋等人,现在只觉得那蒋瑜也不过如此。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有传承记忆想要硬刚的灿阳,灿阳至始至终都认为蒋瑜不过如此。


        

除开她本身的传承记忆外,她还有筑基期的体魄啊,虽还没有炼过体,但也不是刚学了几天法术的练气小菜鸟能打伤的。


        

只是还没有机会向雪阳表现一下自己,这个机会就被迫流产了。


        

想到这个的灿阳,几次对李修竹流露出一丝不满和怨念。而李修竹也未在意,只以为是小姑娘觉得自己抢了她的宠爱罢了。


        

对此,李修竹还特意在灿阳对他横眉竖眼的时候,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他完全不知道,他的笑脸在灿阳看来,简直恶意满满,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但是在小院里,除了灿阳以外,剩余五人都对修竹表达出了满满的热情,觉得李修竹真是个好人,天赋高,性子好。


        

在解答了小院五人于功法上的一些疑问后,李修竹就在五人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而灿阳在李修竹离开后,却是一脸的愤然。


        

可是小院五人沉醉在解开疑惑的兴奋里,居然连雪阳都没发现灿阳的不同。


        

灿阳不开心了,决定露一手,让他们瞧瞧,李修竹会的她也会,还更强。


        

灿阳在院子里左右观望了一下,发现这院子确实不大,除了一张石桌外,竟然只有两棵大树。


        

灿阳大眼睛闪了闪,黑色的眼珠一转,这两棵要二人合围的大树应该也勉勉强强能行吧?


        

于是,在小院五人还在热火朝天讨论的时候,只听得哗啦一声,树叶纷纷落地的声音,然后,传来了一声“咔嚓”。


        

只见小院里两棵大树的其中一棵拦腰倒下,几乎压垮了院墙,而断开的那个截面非常光滑漂亮,剩下的树桩子则与站在它身边的灿阳手抬起的高度刚刚好。


        

小院五人表情木然,空气都几乎要凝固。


        

灿阳见他们沉默,有些疑惑,他们刚刚不是这样的,明明听到那李修竹的修为时可是对他很崇拜的。这么光滑的截面,李修竹那家伙能一个手指头戳出来吗?


        

还是沉默。


        

灿阳表示不可以,也许是场景不够直观?


        

于是灿阳觉得火焰可能更加能够给人冲击,毕竟当时她开启凤凰玉佩的时候,凤凰的尾翎火焰给她的视觉冲击可是非常直观且震撼的。


        

这般想得,灿阳也这般做了。


        

于人族修士来说,练气一层不过是强身健体罢了,至少要到四层才足够的灵力可以调动,修习一些法术。但是灿阳严格来说,并不算标准的人修,只是被封印了血脉,限制了凤凰一族一些天生的能力和身体。


        

但是她的经脉里可是有不少凤凰火啊。


        

只见,一缕金红色的火焰在灿阳的手指窜出,在小院五人惊恐的目光下,点燃了倒下的那棵大树。


        

大树转瞬就化为飞灰,而那灰烬居然还在被燃烧,不一会就变成了一缕青烟。


        

“……”


        

“。。。”


        

“???”


        

“!!!”


        

“——”


        

好了,小院五人也有反应了,就是话不成话、调不成调。


        

显然被我们灿阳小可爱这一手吓得不清,而刘墨轩和张扬心里则泪流满面了,是不是灿阳今天和那蒋瑜打一架,他们之后就不用再去挨打了呢?


        

“灿阳,你……”雪阳见此终于捋顺了舌头,想询问些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就被远处两道急行而来的剑光打断。


        

“此地发生何事,怎么院墙都拆了,树呢?”原是外门事务殿收到举报信,说隔壁院子有人破坏公物,影响大家清修。故来了两名筑基师叔查看情况。


        

没想到师叔御剑而来,没听到什么响动,树也不见了,墙也倒了,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树桩子杵在那里。


        

灿阳傻眼了,她没想那么多,这该怎么办?


        

雪阳见灿阳一脸呆滞,无奈道:“两位师叔,方才我们在院子里,嗯,讨论功法,这树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倒了,还差点伤到我们的…,额,小师姐,你看她都吓呆了。”


        

为了体现自己说的话具有可信度,雪阳还特意给两位师叔指了指站在树桩子旁一脸茫然的灿阳。


        

两位师叔一见,可不是,练气一层的小娃娃,一脸茫然无措的模样还挺可怜的。可还是有些狐疑,树呢?


        

有这么一疑问,便也问了,“那树呢?”


        

雪阳咳了咳,道:“不知道啊…眨眼连灰都不见了。”


        

雪阳表示,她也很懵啊。


        

两位师叔见这六人都有些神游,实在问不出什么,也只好放过。登记了一下此院要修葺就离开了。


        

而他们离开后,灿阳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傻事,把院墙都拆了。一脸犯错的小模样。老老实实地站在雪阳面前,低着头认错。


        

顾雪阳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问道:“灿阳,你为什么这么做?怎么这么厉害?”


        

灿阳蔫了吧唧的,但还是实话实说。


        

“我见大家对李修竹很热情,我不服气,我觉得你们问的那些疑问我也可以解答,大家不用对那李修竹那么好的。我就想着让大家瞧瞧我的厉害,我也可以帮大家早日引气入体的。”


        

“还有,”灿阳说着顿了顿,偷偷瞅了眼顾雪阳,见她还是一副严肃的模样,就又低下头不看她,接着道:“姐姐不用喊我小师姐,喊我灿阳即可。”


        

当下,雪阳听了这回答有几分哭笑不得。


        

众人也从震惊中回了神,看着灿阳的目光也变得炽热起来。


        

“小师姐啊,救救我!”


        

“还有我!小师姐!”


        

刘墨轩和张扬两人哀嚎了起来,虽然知道与蒋瑜打架不会有性命之忧,还是二打一,也许还有获胜的机会,可获胜的机会也不足两成啊,就算能赢,肯定也会先被揍的很惨的。


        

灿阳闻言瞅了眼雪阳,发现她抽动着嘴角,想来是不生气了,便嬉笑道:“好说好说,师弟们,接下来就接受你们的小师姐给你们的特训吧!哈哈哈…”


        

二人闻言,眼睛一亮。那树究竟怎么回事,在场众人谁不心知肚明,方才只是惊呆了罢了。有了这本事,还用得着怕刚学法术,练气四层的蒋瑜嘛。


        

哼哼,分分钟把他揍成猪头。


        

青梅和齐棋当然也不会错过了,两人学着张扬和刘墨轩的样子,也厚着脸皮喊了声小师姐,教教我。


        

灿阳喜滋滋地都应下了,打算对众人包括雪阳在内进行特训。


        

他们这五人与灿阳不同,灿阳经受经脉涨裂,几次生死之危和因缘际会才有了现在的力量,而他们要在练气一层达到这种程度可以说非常难,几乎是不可能的。


        

每个人和每个人之间到底都是不同的,能吃得了多少苦,能受得了多少罪,能有哪些机缘,又能否逢凶化吉、因祸得福,这些都说不准。


        

是以,灿阳并没有打算让众人能和她一样,在这个时候就能够拥有筑基期的体魄,而小院五人也知道这个道理,只要能有灿阳两三分本事也就足够了,毕竟,有些人是得天独厚的,天才嘛,这些日子在修真域知道得还少吗。


        

众人也不嫉妒,放松心态努力就是了。


        

于是,灿阳为众人制定了一系列特训计划,连时间都规划的清清楚楚。


        

如寅时起床绕明霞峰跑步,吃过早饭后回院子读书理解背诵功法,午时小憩片刻后,在院中和张扬学习打拳,练习闪躲,夜间盘腿感悟,待完全会背诵功法后,就开始引气入体修炼等等。


        

灿阳也参与其中。


        

开始的时候,只有灿阳小院这么做,后来他们在明霞峰晨跑的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大多数的弟子对此嗤之以鼻,毕竟也从来没见过除了剑修、体修以外的修士会这样去晨跑,有那个时间不如多打坐修炼。


        

可一个礼拜后,灿阳小院里居然不断有人引气入体成功,最先是雪阳,然后是齐棋、张扬,倒数第二个是青梅,最后一个才是刘墨轩,谁让刘墨轩最不着调呢。


        

两个礼拜,灿阳小院在此特训下,全部引气入体成功,且耐力、体力、闪躲技巧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在此期间,小院六人还去看望了一次林暮蔼,并告诉了他这个特训内容,只是如今也不知道他引气入体成功了没有。


        

唉,双方小院离得比较远就是不方便呐。


        

而围观的众人,特别是从世俗界接引回来的弟子见到灿阳小院这样的成果,也模仿起来,到明霞峰和六人一同晨跑。


        

只是除了晨跑,其他的特训内容他们一概不知,又没有灿阳这么一个小天才在旁边指导功法,自然就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不过此事也被五行灵宗的高层关注了,他们觉得这届弟子除开第一日的刺头真是不错,勤奋有加,值得称赞。


        

不过若是他们知晓了这晨跑事件的起头人,可能神色都会扭曲了,有天赋肯努力不错,奈何要当刺头啊。


        

而太叔无为呢,密切关注灿阳行为的他,对灿阳的身份又多了一分肯定。除了妖兽、神兽,又还有哪份传承会这般注重身体素质的?再说,那金红色的火焰。


        

太叔无为终年淡漠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