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没人在乎的碎碎念 > 没什么好讲的,她们的故事(五)
夜间

没人在乎的碎碎念

        

我妈考上中专的那一年,我爸落榜了。我妈说她去我奶奶家看我爸,六月的天气,正是麦子成熟的时候。我奶奶一家老小都在地里忙着收麦子,只有我爸躺在床上生气呢。这样看来,我爸大概真的是我奶奶最偏爱的儿子了吧。


        

我妈毕业的时候,我爸参加了第四次高考。成绩依旧不大理想,但好歹上了个警察学校。我猜,至少在那个时候,他们的恋爱关系是公开了的。因为我妈毕业以后进了省城的工厂,她给我爸下了死命令,留不在城里,就分手。


        

后来他们终究是没有分手,我爸毕业的时候成绩不错,进了市公安局的特警队。我爸很瘦,从小身体就不好,要取得这样的成绩,大概是下了好一番功夫的。我对我爸的了解不多,第四次高考和在警校的刻苦训练,大概是他唯一一段为了我妈努力的时候吧。


        

我爸参加工作的时候已经二十四岁了,在那个年代,这个年纪还没结婚,已经有点向大龄青年靠拢的意思了。我妈比我爸小一岁,不过参加工作已经两年了。我妈说那个时候他们出去约会,吃饭看电影一类,都是她付的钱。


        

我妈应该真的很喜欢我爸吧,即使在我眼里,这个男人作为丈夫和父亲一点也不合格,但直到今天,我妈依旧相信我爸是个还不错的男人。考虑到我妈从小听过和见过的有关男人的故事,都是太姥爷和姥爷这样的,我想她的标准这么低大概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爸解决了工作,可他们依然不能结婚。一方面,两个都是从农村考出来的,家里条件也都不大好,没有办法支持他们。另一方面,因为我爸在特警队,工作特殊,那个时候不允许年轻队员结婚。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我爸从特警队调到了刑警队,我大姑夫把自己多余的一套房子借给了他们,结婚的两个阻碍,勉强解决了。


        

那套房子,位于市区的尽头,门口连公交车都没有。那是另一座工厂的家属院,那个时候工厂破产的大潮刚刚开始,那座工厂正面临着破产,这座家属院里的人各自为下岗苦恼着,没人注意到我爸和我妈,就这样搬进了什么都没有的家。


        

他们在结婚前,准备了快一年。用我妈的话来说,这个月发了工资,买个电视;下个月发了工资,再买张床。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凑起了几样家具,还没彻底准备好的时候,我就来了。


        

今天的我,很难想象以这样的条件结婚。可我妈说起这些来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笑的。我偶尔会想象,那个时候她和我爸下班了回到家里,一面做饭,一面盘算着下个月给家里添件什么,再算算还有多久就攒够结婚的钱,然后坐下一起看着用上个月的工资买的小电视,吃着我妈做的,难吃的晚饭。


        

其实从某些角度来说,我爸和我妈是很相配的。我妈能够忍受我爸的一切坏习惯,而我爸的舌头,能够忍受我妈糟糕的厨艺。只是这种相配,建立在我妈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我爸的基础上,所以我总是看不惯。


        

说回从前,我妈发现怀孕的时候,还有一件大事,她考上了兰大的夜校,专业是计算机。那时的文凭金贵,夜校虽然比不上正经的大学文凭,但也算是对她文凭的提升了。更棒的是,因为是夜校,可以下了班再去上学,完全不影响工作。


        

可是我妈没去,这里的理由,并不是苦情家庭伦理剧里常见的为了孩子放弃上学的机会,而是夜校下课就到了晚上九点多,没有公交车,我爸不能去接她,一个孕妇又不好骑自行车回来,所以只能放弃了。


        

就这样,我妈的自我提升之路,从有了我开始,就被迫中断了。


        

那年春节过后,我爸和我妈举行了婚礼。那个时候我大概两个月,还悄悄地藏在她的肚子里,没被大家发现呢。


        

结婚照上的我妈,有点婴儿肥,笑得很含蓄,但眼里的幸福很真实。她真的很天真,没有房子,没有钱,怀着孩子,没人照顾,好像都不要紧。要紧的,只是她嫁给了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想到这里,我就有点难过,年轻时一同受过的苦,本该是把他们两个人紧紧捆在一起的绳索,可现在看来,苦尽甘来的故事,大概只是少数吧。


        

那年十月,我出生了。我妈怀孕的时候,依旧要上班、做家务。因为没什么钱,也没特别补充过营养。她说我爸单位那时候刚好发了几箱苹果,她每天回家做饭的时候,都要啃上一个。后来我妈把我天生的白皮肤的原因归结于苹果,每当身边有人怀孕,都要向人家安利。


        

我妈生我那天还在上班,下班了回家正做着饭,就觉得肚子疼。我爸足足跑了两站路,才打到一辆出租车,把她送到了医院。


        

我那个时候是个省心的孩子,只花了两个小时就生出来了,六斤六两,全须全尾。据我妈说,我爸还是很高兴的,拉着我大姑他们隔着玻璃指着我头上的几根的小卷毛,说一看就是他闺女。


        

至于我奶奶嘛,就不是很高兴了。那个时候计划生育抓得严,我爸妈又都是公职人员,要是生了二胎,是要丢工作的,所以我奶奶不知道烧了多少回香,找了多少偏方让我妈喝,一心盼着我是个儿子。前两年我在家找东西,还翻出来一张所谓的“生子秘方”呢。


        

可惜,菩萨和偏方都没能改变我是个女儿的现实。我奶奶听到消息是什么反应,我不知道。不过后来我小叔二胎依旧是个女儿的时候,她直接浑身瘫软,跌坐在了地上。我想,听到我是个女儿的时候,她的反应大概也差不多吧。


        

我奶奶一直是个实干派,知道了我是个女儿没多久,就想出了解决方案。她召集一家大小,说要把我送给我二姑。我二姑那个时候离了婚又再婚了,刚好有个生育的名额。这样,我妈和我爸就可以再生个儿子了。


        

我奶奶的提议,被我爸妈坚决地拒绝了。我妈现在说起来只觉得好笑,我想他们那个时候,还是面对了好些压力的吧。就这样,不管我奶奶喜不喜欢,我爸妈就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