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二章 猛将兄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我有必要认识你?”见朱平安向自己发问,李侗轻蔑的一笑。


        

李侗虽然是个纨绔,却也不是无脑之人,心里早就盘算开了。


        

这京城虽大,以他李侗的身份,需要顾忌的年轻人也不是太多。要么是皇子皇孙、天潢贵胄,要么是朝中大佬子侄,如果是这些人,常年的养尊处优,自有一番气度。


        

眼前的这小子,穿的像个土财主,说话行事毫无章法,富则富了,哪有半分贵的影子?顶天是个京城富豪的子侄后代。


        

只要手中无权柄,就算是再有钱,他李侗又怎会放在眼里?


        

这时候阿全才反应过来,双手捂住半边肿脸,含糊不清的嚎叫着,“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公子你要给小的做主啊……”


        

“这个自然。从来没人敢当面打我的人,今天你是头一个,本公子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代价。”李侗冷冷的道。


        

“来福,我们在京城打过人没?”朱平安根本没有理会李侗,只是微微转头,一本正经的向来福问道。


        

“少爷,人是常常打的,这个月就已经打了两回。哦,算上今儿这是第三回。”来福指着用手捂脸的阿全,恭敬的回道。


        

“那我们有没有付出过什么代价?”


        

阿全歪着脑袋,苦思了一番,“上次我踢人的时候不小心踢到桌腿上,踢烂了一只鞋。不知道算不算?”


        

“事后人家不是赔过了?二十两银子,你也不算太吃亏。”


        

“哦。那便没了,少爷。”


        

“你也听到了,李公子。人呢,我家来福是常常打的。不过你说的代价,却不曾知道是什么。”朱平安双手一摊,无奈的摇摇头。


        

“如此嚣张的土财主,本公子还真是平生未见。”见朱平安主仆二人,一唱一和,李侗忍不住勃然大怒,“今天就算是京城,本公子也不会惯着你们,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江南省的规矩。来人啊,将这两个打人的刁民给我打断腿,扔到大街上。”


        

“是,公子。”


        

一直站在李侗身后的四条汉子沉声应道。


        

这四人是李天纲亲兵护卫中的好手,因京城鱼龙混杂,怕儿子在闲逛的时候吃了闷亏,便派来李侗身边做护卫。


        

他们四人可不同于一般的家丁帮闲,都是军中磨炼过的,往出一站,一股肃杀之气顿然而生。


        

见到对方摆出这阵势,朱平安心中暗道一声不妙,“看来这逼装的有点过了,没想到对方直接玩武力碾压啊。唉……人生难料,不成想穿越第一天,纨绔小侯爷的瘾还没足,就要被打脸了,还是啪啪的那种。”


        

他斜眼瞧了一下自己的小跟班来福,只见来福一副淡定的模样,根本没有丝毫的惊慌,心中又是一动,“这厮看来还有底牌,莫不成是个以一敌十的开挂大高手?”


        

毕竟穿越的时间太短,许多的信息装在朱平安的脑子中,一下子也记不起许多来。


        

“这位少爷,既是我家公子有命,只好得罪了。你放心,我兄弟下手都很利索,只要医治的及时,以后行走是没太大影响的。”为首的护卫面无表情,对朱平安平淡的说道。


        

接着手一挥,身边的两个护卫踏出,两步一纵,便跨过两张桌子间十余步的距离,跃升而起,提起拳头,向朱平安二人的小腿分别砸去。


        

二人来势迅速,朱平安见身旁的来福毫无动作,自己想要躲闪也是不及,只好将眼一闭,默念,“完了完了,装逼害死人啦。看来今天这皮肉之苦是受定了,只希望现在的医疗技术能将断腿接好,小侯爷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呯,呯,”


        

耳边传来两声响动,就是那种拳头砸在肉上的声音。


        

“啊……”朱平安闻声就欲发出痛苦的惨叫,“咦,不对,怎么不痛?”


        

原本应该断掉的小腿没有任何痛楚传来。


        

朱平安偷偷的睁开眼,只见一个桌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不对,应该是一个人。


        

朱平安眼中出现一个方方正正的背影,宽大厚实,给人的感觉就像……对,就像一张桌子。


        

只见这张桌子伸出两只手,那两个护卫的拳头正砸在他的手掌中。


        

“果然是有底牌啊。你这小子也不早点告诉我,让本侯爷小心肝吓的扑通……扑通……的。”朱平安带着埋怨看了一眼来福,却忘了来福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小侯爷,已经不是他原来的主人了。


        

那两个出手的护卫心中一惊,自己的拳头少说也有上百斤的力道,却被这人用手掌轻轻挡住,而且拳头还被震的隐隐作疼。


        

“居然还有帮手?”李侗冷笑一声,“就算有帮手,今天也保不了你。陶大,你们一起上,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娘都不认识他为止。出了什么事,我爹那里有我一力承当。”


        

那叫陶大的护卫首领见公子发话了,便向旁边的同伴一使眼色,两人同时欺身而上,连同之前的二人,拳头如同雨点般向那桌子般的人砸去。


        

那桌子却一步未退,只是双手快速舞动,轻描淡写的便将所有拳势都挡了下来。


        

“桌子兄,猛将啊……”


        

见对方四人的攻势完全被桌子化解,朱平安彻底放下心下来,悠闲的叹了口气。


        

“少爷,那是方正方大师,老爷说了,不能喊桌子的,你怎么又忘了。”来福在旁边提醒。


        

“对对,桌子兄是有些难听,方大师听上去又太俗,不如我们喊他猛将兄,如何?”


        

来福闻言一呆,“这……,老爷只是说了不能喊桌子,其他的……少爷高兴怎么喊便怎么喊。”


        

心中却道,少爷今日口中不知哪里来得这些怪词?


        

见四人围攻,居然还是伤不了方正半毫,李侗的眼神更加阴冷。他在江南横行惯了的,没想到到了京城,连个小小的土财主都收拾不了


        

瞥见自家少爷的神色,陶大心中一凉,为了饭碗和前程,一发狠,从腰中摸出暗藏的短刀,狠狠的向方正刺去。


        

大正律明文规定,街头斗殴不准使用军械,否则罪加一等。


        

见对方不顾大正律,居然使用军中才有的短刀,显是想要伤及己等的性命。方正手中再不留情,掌法一变,只听见铛啷啷一阵响,陶大四人捂着手臂急退,手中的短刀都掉落在地上。


        

片刻之间,陶大四人便被打折了右臂。不过四人总算是军中滚打过来的,虽痛的额头直冒汗珠,却不发一声。


        

“这?”李侗却是大吃一惊,没想,自己的这四个手下居然打不过对方一个人。


        

阿全站在旁边,更是惊的张大了嘴巴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