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四章 扫地大婶与猥琐大叔的战斗(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看着眼前这座巍峨的公府,再想想前世二十平方的出租屋,心里生出无限感慨。


        

“少爷回府咯……”


        

朱平安带着来福缓缓走进那扇朱漆的大门,大门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


        

安乐公被皇上召进宫里去说话,说是被留了午膳,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朱平安吩咐了来福一声,不要让人来打扰他,便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乘着这个空闲,朱平安又将脑海中的信息好好梳理一遍,终于弄清了穿越后的大致情况。


        

大正太祖皇帝以布衣之身起家,在金陵经营十余年,经过大小百余战,终于将前朝的皇帝拉下马,建立了大正朝,年号天武。


        

太祖皇帝出身民间,自然知道百姓的疾苦,实行轻徭薄赋政策,又极力澄清吏治。故如今大正开国虽不过三十余年,却是一片繁荣景象。


        

本来太祖在金陵龙兴,便定都金陵。后来北方的代国乘中原大乱之际,屡屡骚扰边疆,直到大正建国,仍是如此。


        

太祖秉承天子守国门的理念,将都城北迁,更加靠近北方边疆,便是如今的京都城。北代倒也识趣,自知在太祖头上讨不了好,便通使交好,大正北疆自此宁静。


        

眼看大正朝越来越兴旺,不承想却出了一件极烦心的事。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太祖有子十七,其中最宠爱的便是长子朱枫,在金陵称王时便封为世子,登上大宝后又立为皇太子。太祖言传身教,希望朱枫能承续大统,将来做一个太平皇帝。太子爷不负重望,文武双全,又兼仁孝。眼看大正又要出一代千古明君,谁知道,天不假年,竟然身染重疾,英年早薨。


        

太祖悲痛不已,为了对太子的一丝念想,没有将储君之位交予自己那些年长的儿子们,却立年少的朱枫嫡子朱守文为皇太孙,常常带着身边亲身训教。


        

朱平安的父亲安乐公名朱忠,是太祖未曾发迹时的伴当。后来太祖登基,对朱忠也是恩宠有加,晋封为安乐公,时常赏赐财物。


        

立太孙后,又因朱平安与朱守文年纪相仿,便赐他为太孙伴读、大内二等侍卫,可以常常在太孙身边行走。这也是太祖忆起与安乐公当年一起吃苦的时候,想小辈们能延续这份情谊。


        

“难怪自己可以这么嚣张,有皇帝与太孙这两座最大的靠山,这天下还有什么人是自己不能惹的?”朱平安心中暗暗叹道。


        

…………


        

申酉时分,安乐公回府,朱平安正打着呵欠从自己房中出来。


        

一眼瞟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身穿绣满金钱的大红绸袍,头戴八瓣富贵帽,胸口挂着四斤重的大金链子,正捋着颌下几缕短须,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副猥琐的样子,让朱平安脑子立马浮现前世电影中一个著名的中年大叔。


        

“难怪自己衣着品味如此低劣,原来是父子相承啊。”


        

朱平安微微摇头,不用问也知道,这位猥琐大叔便是自己现如今的爹,大正朝安乐公—朱忠。


        

…………


        

“今日你爹我进宫,皇上拉着我说了半天的话,竟忘了时辰,唉,看来皇上也是老了。”安乐公叹了口气。


        

晚饭后,安乐公拉着朱平安闲聊起来。


        

“没想到,那样一个英明神武的人,居然也会老。”安乐公有些郁闷,在他心里,太祖皇帝便是天上的真龙,哪会像今天这般,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老人。


        

“是人都会老的,爹。虽然都口呼万岁,哪里又真的能活那么久?”朱平安摇摇头


        

“对了,爹。你当年和老皇爷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怎么咱家会如此的受宠?”朱平安在记忆里没搜到这一段,觉得有些好奇。


        

“想当年,你爹我是文能下笔成章,武能安邦定国。我与皇上相遇之时他还是一介草民,却从此风云际会,一发而不可……”安乐公提起自己的光辉历史,不免眉飞色舞,粗短的手指连连捋着颌下的短须。


        

“那爹怎么没能在朝中做个尚书侍郎,又或者当个都统将军,只在家里做个赋闲的安乐公?”安乐公往昔还没有忆完,朱平安便不识趣的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嘛……,你爹我视功名如粪土,怎耐烦去管那些俗事?哪有这个安乐公当的清闲自在。就算是那些将军尚书,见了你爹还不是照样要拱手请安?”安乐公的脸色如常,侃侃而谈。


        

“可我听很多人说,当年你是靠什么半块饼才当上这个安乐公的?”


        

朱平安明显不想放过他,追问道。


        

“咳咳……”安乐公干咳了几声,见瞒不过去,只好说道,“这个嘛,说来就有些话长了,想当年,陛下尚在龙潜之时,我便与他相识,结伴游历天下……”


        

“爹,讨饭就讨饭,咱能不能不要说成游历天下这么清新脱俗?”没等安乐公说完,朱平安又插话道。


        

太祖皇帝年少时当过小乞丐,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也不是什么忌讳。


        

“咳咳咳咳……,”安乐公又猛地一阵咳嗽,油腻的老脸居然微微泛红。


        

“当年皇上年幼,在延州城的一座破庙里与我相识,我们便一起结伴游历……,好吧,是一起讨饭。”


        

说到经年往事,安乐公猥琐的脸上也浮起些许认真之色。


        

“有一年大旱,城中闹饥荒,,我们便分头到延州城外去讨饭,结果两天时间,皇上一粒米也没讨到,我却遇到一个好心的小姐,给了半块面饼。回到城中,皇上已经饿的只剩下一口气了,你爹我讲义气,便将这半块饼全给了皇上,救了他一条性命。那年头兵荒马乱,不久他就去从了军,你爹我仍旧在做乞丐这份很有前途的行当。”


        

“后来皇上龙兴,当年的小乞丐成了九五之尊,也没忘了我这小叫花。他派人到江湖中寻到我,带回京城,许我一世富贵……”


        

说道这里,安乐公的眼眶也有些微湿。他当初根本没想到,像皇上这样纵横天下的人物,身居天位之后还能记得微时的一段情份。


        

“原来如此……”朱平安心道。


        

太祖皇帝手握天下大权,身边的人各色人等,各有心思。只有安乐公这样无欲无求之人,又是幼年所识,才能博得皇上几分真心,这般得宠吧。


        

“抬抬脚……让让……”


        

两人正唠的热乎,府中扫地的下人却拿着一把扫帚扫了过来。


        

“我说花婶,下次能不能不要在我父子谈论军国重事的时候来打岔?”正说在兴头上,却被打断了话茬,安乐公一脸的不悦。


        

“老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和少爷扯淡的时候,都坐在门槛上,耽误我扫地。”花婶也是一脸嫌弃的说道,“再这样,我可是要涨工钱了。”


        

“我好男不和你女斗。”


        

战斗以猥琐大叔败北而告终,安乐公不情愿的从门槛上站起身,朱平安也跟着站起来,准备回房。


        

“对了,我说爹,当年你真的把那半块饼全给老皇爷了?”朱平安忽然转身问道。


        

“你爹我义字当头,那是自然。”安乐公一脸凛然。


        

“不过当年,那位好心的小姐还给了我一个鸡腿、四个白馍,嘿嘿……”


        

“你这是欺君大罪啊……”


        

朱平安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