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五章 皇太孙的纨绔心思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第二天一早,朱平安便赶到了宫中。


        

他身为太孙伴读、大内二等侍卫,从幼时便常常出入宫禁,在朱守文身边伺候。


        

太孙伴读只是虚名,侍卫却是一份正经差事。朱平安急着进宫,一是这侍卫的职责总要走走过场,更主要是他想见一见那位太孙。


        

朱平安知道上午是早朝时间,太孙按惯例要随老皇爷上殿听政,便来到了宫中侍卫轮值的班房,和一班轮值的侍卫闲扯淡。那些人侍卫大都是皇亲国戚的子弟,平日是与朱平安相处惯了的,相谈甚欢。


        

眼见午时已过,估计太孙已经用过午膳,朱平安便往御书房走去。


        

来到书房外,那当值的太监见是朱平安,没有说话,只是谄媚的一笑,往里面指了指,示意朱平安进去。


        

…………


        

御书房。


        

书案后坐在个穿黄袍的少年,身材稍瘦,俊俏的面庞十分白净,却带着一丝旁人难以觉察的疲倦,正是皇太孙朱守文在批阅奏章。


        

自朱守文十三岁起,太祖便将一些简单的政事交于他独自处理,以便熟悉朝政。朱守文颇得其祖其父的真传,处理事务心思缜密、手段老练,太祖很觉宽心,最近年余更是将除了涉及边防军事的一般政务,都交给了朱守文。


        

故此朱守文虽是储君,却干了大半个皇帝的活。


        

进了御书房,见太孙正在处理朝政,虽是熟人,朱平安也不敢太过放肆,站在旁边等了一刻。


        

朱守文将手中的这份奏章批完,微微抬头,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发现朱平安站在一旁。


        

“好你个小安子,怎么来了也不向本宫请安,是不是想吓唬本宫?”见到朱平安,朱守文的情绪似乎放松了许多,和幼时一样开起了玩笑,故意将脸一沉,“你不怕本宫治你个行为不端、意图谋刺之罪?”


        

听着小安子这三个字,朱平安第一念头自然是那位七个老婆的大哥,默默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位爵爷的好运气?”


        

“殿下,臣见你操劳国事,自然不敢打扰,哪敢成心吓你?”朱平安知道太孙是在调笑自己,但也不敢太过怠慢,他再如何纨绔,在这位大正将来的国君面前,也得小心一些。


        

“哼,谅你也不敢。过来坐下说话。”朱守文展颜一笑,指着旁边的椅子。


        

朱平安依言坐下。


        

“小安子,听说你又打人了?”朱守文往椅背上一靠,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脸上似笑非笑,整个人完全的放松下来。


        

说到打人,一般的人哪里值得一国储君提起,朱平安知道太孙指的是李侗那件事。江南巡抚之子被当街打断腿,自然会传到宫中。


        

朱平安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也没有添油加醋。他知道宫中自有耳目,肯定早有人将这件事报于太孙了。


        

“哈哈,打得好。”


        

听完朱平安的话,朱守文却笑了起来。


        

朱平安一怔,他没想到太孙不断没有怪罪自己打人,反而夸奖,心道:难道这太孙也有当纨绔的心思,要抢我的饭碗?


        

“谢殿下夸奖。臣定当谨记殿下教诲,再接再厉。”朱平安心中乱想,却微微欠身,做恭敬状回道。


        

“你这个小安子,以后打人的事还是少做些。多读些书,以后本宫还要派你出去做官呢。”朱守文摆摆手,“不过嘛,这该打的人还是要打……”


        

“早就听说那姓李的小子仗着李天纲的权势,在江南横行霸道,没想到进京便遇到了你。这便是小纨绔遇到大纨绔,自然是只有挨打的份了,哈哈……哈哈……”


        

李天纲在江南署理巡抚,培植亲信、铲除异己,朱守文自然有所觉察,对他的印象极为不好。这次本不愿意将江南巡抚实授给他。


        

无奈三品以上官员的任命,仍由老皇爷决定,既然是祖父的旨意,朱守文虽心有不甘,也不好违抗。


        

朱守文虽是储君,却还年少,自然有些少年心性。这次朱平安打了李侗,间接的打了李天纲的脸,心里便觉得非常爽快。


        

“不过你还是要当心一点,李天纲这厮不知道使了什么坏,最近在皇爷爷面前非常得宠,小心他去皇爷爷面前告你的御状。他毕竟是一位封疆大吏,儿子被当街打了,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朱守文的笑脸上现出一丝担忧。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关心朱平安这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多谢殿下提醒,臣一定会小心的。”朱平安见太孙关心自己,心里也有些感动,表面上却做惶恐之状。


        

朱守文习的是帝王之术,哪里会看不出朱平安是故作姿态,其实根本不害怕,便微微有些诧异。他总觉得朱平安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他转念一想,立刻便明白了,“李天纲再受宠,不过是个外臣,以皇爷爷的性格,又哪里会为这些小事,和自己微时的小伙伴翻脸?”


        

朱守文以为,朱平安就是想通了这里面的关节,才会肆无忌惮的暴打李侗,“没想到几日不见,这混小子竟然有些长进,能想到这一层。”


        

“总还是得有些准备。你去皇爷爷那里给他请安吧,也好先堵堵他的嘴。等我这些奏章处理完了,你过来陪我一起晚膳。”


        

“谢殿下指点,臣告退。”


        

“对了。殿下,臣还有一件事情要奏,以后能不能不叫臣小安子?”走到书房门口,朱平安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小安子这个叫法总让朱平安觉得下身有些发凉。


        

“本宫准了,小安子。”朱守文想都没想,随口答道。


        

“好吧,殿下。”朱平安心中一苦。


        

…………


        

从御书房出来,一路上朱平安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今的局面和真实历史上的某个时期何其相似,太孙将来肯定是要做皇帝的,至于能做多久,就难说得很。


        

“看来适当的时候得给他提提醒,要特别注意他那几个叔叔。就怕他和那位主一样,不肯听人言呐……”朱平安有些担心。


        

来到泰和殿,朱平安给老皇爷请过安,便坐下陪他说话。


        

太祖一生征战,自有一股肃杀之气,再加上久居大位养成的气势,一般臣子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对着朱平安这个晚辈,太祖却像个普通的老人,和蔼异常,扯了些闲话,又勉力他要上进,将来好辅佐太孙。


        

其实朱平安在京都的一些所作所为,太祖都有所耳闻,不过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小辈胡闹,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朱平安往日打的大都是权贵子弟,太祖本是苦出身,内心里对朱平安的作为竟然还有几分认同。


        

对于当街暴打李侗之事,朱平安含糊提了几句,太祖听后不咸不淡的责骂了几句,也没太在意。


        

眼看到了晚膳时间,朱平安便向太祖告退,赶到太孙的寝宫蕴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