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七章 恶心的修仙之路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这东西非金非玉,却沉甸甸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处。”


        

第二日回到府中,朱平安便关在房中琢磨起来。


        

他觉得白须老头人不错,送的东西应该最好,便先研究起手串来。


        

琢磨了半天,除了材质特殊一些,并没有别的什么不同之处,只好先放在一边。


        

“《太上修仙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修仙秘笈?”


        

朱平安翻开那本薄薄的册子,暗暗祈祷这秘笈千万不要是什么目录,接下来还有成千上百本的详解。


        

还好,意外没有发生。


        

《太上修仙决》是虬髯大汉所留,他的宗派叫做太武宗,主修武力,《太上修仙决》是太武宗给新进弟子洗髓伐骨,打基础用的。


        

“冰寒千古,万物幽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取无弃,无物无我。”


        

开篇是一段口诀,朱平安看了半天,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便不去管它。


        

第二篇是一段吐纳练习的法门,文字到也简单。


        

“我来试试这个。”


        

朱平安按照方法,开始吐纳练气。那法子很管用,不过一刻钟,朱平安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过了一个多时辰,朱平安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从修炼状态中醒了过来。


        

“大功告成。”


        

朱平安想想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北玄仙尊那样牛逼的存在,心中异常兴奋。


        

“我放。”


        

朱平安并指如剑,向面前的屏风猛地一戳。


        

屏风没有想象中被凌空破个大洞。


        

什么也没有发生。


        

“对了,修炼一般先练的是肉身,劲气外放要到一定的境界才行。看来我太心急了。”


        

朱平安变指为掌,猛地往桌腿砍去。


        

“啊……”


        

一声惨叫,桌腿没有事,倒是朱平安的手掌差点骨折了。


        

“我去,这是什么鬼《秘笈》,难道我修的是个假仙?”


        

朱平安忍着手痛,将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什么神仙,看来还是搞传销的。”


        

无用的手串,假的修仙秘笈,朱平安对白须老头等人的身份产生严重怀疑。


        

就在这时,朱平安的脑中出现一个亮点,那亮点慢慢变大,成为一团白光,接着轰的一声炸开,充满了朱平安的脑海。


        

朱平安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忽然多了一些东西。


        

“九天异闻录?”


        

原来还是一本书。


        

尽是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朱平安对那三人彻底失望。


        

…………


        

“少爷,你是不是在床上拉屎了?”


        

第二天早上,来福到房中服侍朱平安起床,刚打开房门,便惨叫一声,差点没吐出来。一股恶臭从床上传来,来福连忙捂着鼻子退到门外。


        

昨天弄了大半天,三个家伙留得东西没有一样管用,失望之余,朱平安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来福一声惨叫,将朱平安叫醒。


        

“我去,我这是掉茅坑里了?”


        

朱平安被臭的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自己臭死的人。


        

他连忙掀开被子,只见被窝里满是黑色的污物,就像是个烂泥坑。一阵阵恶臭发出,朱平安恶心的就是一口酸水喷出,也不管自己身子光着,弹簧一样从床上跳起来。


        

“来福,快,快,赶紧给少爷我打水净身。”


        

朱平安大叫。


        

来福早就已经跑到院里,呼唤丫鬟们给少爷打水。


        

几个丫鬟提着桶飞奔过来,朱平安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连忙拿被子裹着自己。


        

“咦……,少爷怎么这么臭?”


        

走到门口,丫鬟们连忙掩鼻,一脸的嫌弃。


        

“完了,完了,本侯爷的光辉形象算是彻底毁了。”


        

朱平安跳进房中沐浴用的大木桶,一桶水顿时变的漆黑。


        

“来福,换水……”


        

院中的丫鬟们一手提桶,一手掩鼻,不停的奔忙。


        

来来回回几趟,整个公府里就连花婶都知道,少爷昨夜掉茅坑里了。


        

如此折腾了七八趟,又将大丫鬟百合私藏的香粉用了好几盒,朱平安身上才闻不出臭味来。


        

“这也太臭了,我得让老爷给我加工钱。”花婶嘀咕道。她用棉布将口鼻紧紧围了好几层,才敢进房取朱平安的被褥床垫。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因为修仙的缘故?”


        

房里那股臭味终究还是难以消除,朱平安坐在新搬的房间里,才静下心来想这件事情。


        

很明显是与修仙的事有关,可是朱平安看的那些修仙小说,都是什么满室生辉、暗香浮动之类异像的出现,自己这个也算异像,只不过实在太过恶心。


        

其实朱平安猜得不错。


        

朱平安穿越过来的地方,是异世大陆的北域。大正王朝在北域的西北角,处在整个大陆的边缘地带。自千年以来,这里的灵气渐渐枯竭,原本繁荣的修行文明也逐渐没落。故此白须老头等三人在这里寻了三百年,也没有寻到一个适合修仙的灵根。


        

灵根其实就是人身体里的一组脉络,灵气枯竭,北域之人的灵根也慢慢枯萎,脉络硬化,一代传一代,结果再也没有适合修仙的人了。


        

朱平安不同,他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身体里的脉络是完好无缺的。所以白须老头看到朱平安,一眼就知道他具有灵根。


        

可是前世的空气污染太过严重,导致这些脉络被堵塞。


        

昨日朱平安按照《太上修仙决》吐纳练习,早就在体内形成一股真气。那股真气虽然只有可怜的一点,却不生不灭,按照修仙决的引导,在朱平安体内的脉络中运转起来。


        

这《太上修仙决》有一个好处,就是不需要刻意修炼,即使是睡梦中也能自动运转。但修仙决只能做入门之用,要是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不管用了。


        

朱平安身上的恶臭污物,就是修仙决自行运转,将脉络中那些杂质逼了出来。可是这一晚上的时间,也只逼出了十之二三。


        

不过从此时开始,朱平安算是踏上了修仙之路。


        

要是他能内视,就会发现自己体内多了百余微弱的小光点,那些光点之间都有一道细线相连,循环往复,形成一组完整的脉络。


        

当然,这些朱平安自己并不清楚。


        

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公府的早晨,常常会惊现一声大叫,“少爷又在床上拉屎啦……”


        

接着便是丫鬟们一手掩鼻,一手提桶奔跑的忙碌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