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八章 京都府里的官司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距李侗被打已有十余日,李天纲在京都的别府一直没什么动静。


        

李侗被打,李天纲自然是光火之极。但他本就是个城府极深之人,如今又值能否实授江南的关键时期,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该收集的信息自然一点也不会少。


        

通过他自己的信息渠道,知道当日打人的是安乐公的独子朱平安。


        

作为大正朝的重臣,自然是知道安乐公的。


        

这老爷子与太祖相识于微时,虽没有什么能耐,在陛下面前还算得宠。在李天纲看来,这宠也很有限,要不然太祖爷不会只封他做了个安乐公,而没有实授职司。


        

安乐公爵位虽十分显贵,却无职无权。于权势上来讲,恐怕连个知府也比不上,更不要说是他这个江南巡抚了。


        

以李天纲现在的权势,以及在太祖面前的分量,别说一个闲散的安乐公,就算是那些稍微疏远一点的亲王,他都有信心去掰掰手腕。之所以能忍到今日,是因为实授之事尚未定论,他不想节外生枝。


        

今日终于有好消息传来。


        

李天纲的同乡,现任吏部右侍郎程耀文来访,闲谈之余,暗地里给李天纲吃了一颗定心丸。


        

吏部职司整个大正朝官员的流转升降,尚书韩清因病告假,署事的程耀文今日朝会之后,被太祖留了下来。太祖循例问了些吏部的政事,便将话头转到李天纲的身上。


        

程耀文宦海浮沉多年,自然听的出太祖话里话外的意思,要将江南巡抚实授于李天纲。既然天意已决,接下来便是些程序上的事情了。


        

故此从宫中一出来,便赶到李天纲的府上,既是道贺,又是表功,言下之意自己在太祖面前很为李天纲美言了几句。


        

听到这个消息,李天纲自然心中大喜,表面上却十分镇定,连连感谢程耀文提携之恩。


        

“令公子伤势如何?”正事谈完,程耀文随口问了一句。这几日里他常来李府,自然知道李侗被打一事。


        

其实这句话深有意思。


        

前两年的时候,程耀文因为与安乐公争一桩田产,吃了不小的亏,一直怀恨在心,今日故意提起这个话头,想撺掇李天纲去寻安乐公的麻烦。


        

“唉……,犬子如今还在床上躺着呢。”


        

李天纲叹了口气,“小弟一向家教甚严,犬子也算成器,没有沾染些纨绔习气,向来不与人争执。没想到才入京城,就横遇这般祸事。那安乐公之子,也太……太霸道了些。”


        

“那李兄打算就此作罢?”


        

“安乐公是皇亲贵胄,兄弟我一个外官,又能拿他怎样?”李天纲无奈的摇摇头。


        

“什么皇亲贵胄,那是他抬举自己。其实他与皇上没有半点亲戚,不过仗着自己早认识皇上几年,便作威作福。其实这么多年过去,皇上的那点念旧之心早就淡薄了。”


        

安乐公的出身,程耀文作为京官多少知道一些。不过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就不是他能了解的了。


        

程耀文面露忿忿之色,继续道,“以我看,这件事李兄不能就此罢休。你想想,要是不寻个说法,将来事情传到江南,你的颜面何存,如何御下服众?”


        

李天纲沉吟了一番,觉得程耀文的话很有道理,在京里载了这个跟头,确实于他的威严有影响。加上如今皇上亲自点头,实授之事也算是板上钉钉了,便不再有什么顾虑。


        

“以程大人之见,该当如何?”


        

“你我皆为官之人,私下报仇有辱体面。告他,去京都府告他,闹到满城风雨最好,一个二品官员之子无故被打,看他朱忠在皇上面前有什么话回?”程耀文冷冷一笑。


        

…………


        

京都城里这几日难得平静,京都府黄轩趁着清闲,与出身戏班的三姨太,在后院里研究一种新的唱腔。


        

正在兴头上,手下的班头来报,说是吏部程大人与江南的李大人来访。


        

问清了是程耀文与李天纲,黄轩先是一惊,接着便火烧屁股般的跳了起来,连忙喊更衣见客。


        

程耀文是吏部天官,手握官员的升降大权,那李天纲更是江南巡抚,皇上跟前的红人,日后说不定是要入主内阁的,这两人联袂来访,黄轩如何不惊?


        

慌忙迎到前院,李天纲二人已经在管家的引领下进了院。


        

黄轩连连请安,将二位大人迎到书房坐下。


        

“黄大人,本官也不与你客套了。今日我与李大人前来,是有一桩官司要麻烦大人。”刚一落座,程耀文就直奔主题。


        

黄轩闻言,以为二位是为哪个案子说情来了。作为京都府,说情的事黄轩早就司空见惯,只是没想到涉案这人好大的面子,居然能够同时请到这两尊大神。


        

“不知道程大人指的是哪桩案子,下官这就令人去调取案卷,只要有回旋的余地,当不令二位大人白跑一趟。”黄轩神情恭敬,嘴里的话却没有说死。


        

二人大人的面子不能不给,可要是那人真的犯了重罪,他也不敢冒着身家性命去开脱,只好说的含糊些。


        

“黄大人误会了,我们不是来说情的。今日前来,只为李大人爱子在京都被打一事,到贵府来报案,希望黄大人能主持公道。”


        

“什么?李大人的公子在京里被打了?程大人莫不是与下官说笑吧。”黄轩有些不信。一位巡抚的公子,谁敢打他?


        

“谁有功夫与你说笑?”程耀文老脸一黑。


        

“黄大人,程大人没有说笑,确有其事。”李天纲也是一脸阴沉,开口道。


        

李天纲亲口说出,此事自然千真万确。


        

黄轩闻言大惊,额头上顿时生出冷汗。


        

李天纲是什么人?他的儿子在京都被打,要是真的追究起来,他这个京都府都要跟着吃牵连。毕竟这一城的治安,是由他负责的。


        

“何人如此大胆?敢在天子脚下动武,以身试法?大人放心,下官这就出票,将那大胆的凶徒拿回来详审。”黄轩一脸的义愤填膺,随即大喊一声,“来人啦……”


        

两名捕快闻声而至。


        

黄轩匆匆从书案上取出拘票,挥笔如飞,片刻抬起头来,向李天纲二人谄笑问道,“二位大人,不知道那凶徒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京都人氏,名叫朱平安!”程耀文咬牙说道。


        

“好叻,朱平安……”


        

黄轩提笔正要往拘票上填名字,却突然整个人原地怔住,谄笑僵在脸上,手中的笔也忘了落下,浓厚的黑墨掉落在拘票上也不自知,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严重的惊吓。


        

门口两名捕快的神情也是极其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