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九章 黄轩的祖宗(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黄大人?”


        

“朱,朱,朱……”


        

黄轩“朱”了半天,才定下心神,“大人说的那人叫朱平安?”


        

“怎么,有什么问题?”李天纲脸色阴沉的问道。


        

程耀文在一旁冷眼相看。


        

“莫不是安乐公家中的独子?”黄轩擦了擦头上细密的汗珠,怀着一丝侥幸的问道,想听到否定的答案。


        

“正是此人。”


        

黄轩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这京都府的差事,黄轩是三年以前从前任手里接过来的。上任之初,黄大人也算励精图治,好好的整肃了一番,京都府的治安也是焕然一新。


        

直到遇到那位小侯爷。


        

开始黄轩为了博得个不畏权贵的清名,打算好好整治一下那位爷。在接到几桩首告后,也曾出票拿人,却连朱平安的面都没有见到。


        

黄轩大怒,进宫面见太祖,将朱平安连同安乐公告到了御前。没想到太祖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弄出人命没有”,便让他退下了。


        

黄轩这才认识到,这安乐公连同他的儿子是碰不得的。


        

再详细了解了一下前任被撤的缘由,表面上是为了一桩匪案,实际上与那位小侯爷大大的有关。


        

黄轩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从此,朱平安三个字在京都府里成了禁忌,没人会提。


        

这些以往的事黄大人不愿意想,可眼前的麻烦还是要解决。


        

“大人请看……”黄轩苦笑一声,指着靠墙书柜上的一排案卷,“从这里到这里,一共三十七宗案卷,都是关于那位小……朱平安的。”


        

看着那一排排的卷宗,黄轩心里发苦。


        

小侯爷人拿不到,可该了的事还是要了,该平息的民愤还是要平息,要不然自己这个京都府的位子也算是做到头了。自己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又从私囊中拿出多少银子,给那位爷擦干屁股,才勉强还能将京都府这个位置坐下去。


        

“黄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凶徒打了人,你这京都府拿不得?”李天纲也看出来蹊跷,脸色更加阴沉。


        

“这个嘛……”黄轩捻着颌下的几缕长须,做沉吟状。心里却道,“拿人?我把他当祖宗供着,不求保佑,只要他不找我麻烦就千恩万谢了,还敢去拿人?”


        

“李大人,不瞒您说,不要说拿人,就是下官拿着名片去求见,只怕也见不到那位小侯爷。”


        

“那朱平安如此恶行跋扈,安乐公也不管管?你京都府依律拿人,我想安乐公也是皇亲贵胄,总还是懂得国法森严的吧。”


        

“安乐公听说平日家教也是极严的。不过又听说,安乐公五十头上老来得子,最是护子心切,旁人若是得罪了安乐公,他只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如若是牵扯到小侯爷的事,这个嘛……”


        

“黄大人,你这京都府职司一城之治安。今日我与李大人前来首告,你却这般推阻,难不成是想要枉法?”程耀文冷冷一笑。


        

黄轩大怒,心道,那李天纲远在江南,不知道这京城的水有多深还好说,你程耀文久在京都,难道还不知道?今日这般所为,就是想要我老黄背这黑锅了。不过我这个三品官是皇上钦点的,你程耀文虽是吏部,却也管不到,那李天纲更是远在江南,就算是今日把你二位都得罪了,这个锅也是不可能背的。就是想背也背不动啊……


        

“程大人既然这般说,那下官斗胆问一句,当日朱平安打了李公子,可曾有人看见?”心中打定主意,黄轩的态度也有些硬朗起来。


        

“自然有人看见,李大人的手下,那曲馆听曲的茶客们都亲眼目睹。”


        

“二位大人为官已久,自然知道,按大正律,李大人手下的口供是做不了数的。那些茶馆的茶客们,程大人要是有兴趣,可以差人去问问,只要有一个看见且愿意出面作证的,下官立即出拘票,亲自带队去公府拿人。”黄轩冷冷一笑。


        

“这……”程耀文闻言一怔。他当然清楚,要去找证人是不可能找得到的,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输了那桩田产官司。


        

看着脸色几乎沉出水来的李天纲,黄轩轻叹一声,“李大人,听下官一句劝,要是令公子伤势不是十分要紧的话,这件事最好就此作罢。至于汤药费嘛,下官这里愿意出几两薄银,作为令公子恢复之用。”


        

心想又要出血,黄轩一阵肉痛,“罢了,就当初一十五给祖宗上香了……”


        

李天纲心中大怒,不过他久在官场,从黄轩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今日想要在京都府讨个说法是不可能了。


        

“黄大人,就伤势而言,犬子倒无大碍,就不劳大人费心了。几两银子的事,李某虽为官清廉,倒也还出得起。只是那安乐公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如此纵子行凶,兄弟我好歹也在朝为官,实在难以咽得下这口气。”


        

“别说是一口气,说句不恭敬的话,李大人,遇到那对祖宗,就算是打落了牙齿,只怕也只好和着血吞下去。”听李天纲话里的意思是不要银子了,黄轩心头一松。


        

“要是大人实在不甘心的话,可以去安乐公府上寻他理论理论,说不定大人一番义正言辞,他服软认错也未可知。”黄轩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


        

“这滑头平日一定是收了朱忠无数的好处,才会这般袒护。”出了京都府,程耀文忿忿的说道,“本官职司吏部,来日定要在皇上面前参他一本,让他这个京都府做不成。”


        

李天纲一直沉默,这时也没有接程耀文的话茬,开口道,“我觉得那黄轩说的也有几分实话,指望京都府去提人,只怕是提不到的。看来是我小看了这个安乐公,说不得兄弟我只好亲自去一趟公府,寻他理论一番。”


        

“如此也好,你一个二品大员,找上门去当面质问,他只怕也不好搪塞。兄弟我部里还有些公务,就不陪大人你了。”程耀文一听李天纲要去公府,嘴里打着哈哈,连忙开溜。


        

“这个老滑头。”


        

李天纲也不去管他,对站在轿旁的亲随吩咐道,“打道回府,排起依仗,跟着我一起去安乐公府。”